顶点小说 > 嫡女当谋 > 第三十五章 听墙

第三十五章 听墙

 热门推荐:
    这几日皆是风平浪静,宫中也并未传来任何消息。内里派遣人过来请示过姜宏一次,也只是为一些还未到位的赏赐。

    过几日就是姜之湄的生辰宴了,她的生辰宴五月初八,自她在庄子里便开始打算了。

    不久前回府之后,文氏在料理了一杆子杂事儿后,便也开始同她商量说起来有关生辰宴的打算。

    这是她十三岁的生辰宴,本是想着要给姜之湄大办一场,按照以往的规格置办。

    恰好那几日又得了姜宏凯旋的消息,生辰宴后过不了几日,姜之湄的哥哥姜修瑾也要回上京了。

    文氏信神佛,之前家里总是有人病,自家女儿还被噩梦缠身,她便动了想要办一场红红火火的喜事儿,正巧也除除所谓的晦气。

    姜府也是许久未与别人人情交往来回了,正好也是一个好时机,非是私下往来。

    只是这个决定被姜之湄给否决了。

    姜之湄明面上冠冕堂皇,义正言辞,说的是想着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及笄了,到那时再大办就好,不必在今年,放在这个点儿上,不然也太过引人注目了些。

    毕竟姜宏刚凯旋归京,得了圣上许多赏赐。而她也在海棠诗宴上大展风头,夺了女子魁首,此时正是惹人眼红的时候。

    而且前段日子里,在庄子上为父祈福的事情并着姜大姑娘当街撞人后怜悯乞儿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不久就传来了姜宏就打了胜仗的消息,外面传的神乎其神,说是姜家姑娘能带来好运。

    姜之湄生怕有别有用心的人用这个名头给她招来什么不好的事儿。

    现在想想忠亲王对她有了兴趣,怕不是也与这有些关联。忠亲王手上现在还指不定握着那个副将,虽然十二回来后说那人早已半死不活,但是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她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

    除去这些,姜之湄从心底来讲,还有一点就是现在的她着实不喜欢应酬,这并不是说她不喜欢热闹社交,而是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圈子里,她还有许多人并不认识,交往起来颇为费力,她这段日子也在努力的去记人,只是多多少少还有一些遗漏。

    生辰宴过后便要去书院了,在此之前她不想出一点纰漏。

    听着姜之湄一条条的分析,文氏也被劝服了。毕竟这是女儿的主场,也都随了她去了,并着又觉得女儿长大懂事了不少,心里甚是宽慰,就想着在其他方面多补偿些。

    这日姜之湄起了个早在院子里做拉伸,她已经连着做了许多日了。

    春日里的清晨略带一丝寒意,但更多的还是被春日露水沾湿的温润的空气浮在面上让人神清气爽的舒适。

    潇湘阁有一个大大的后院,院子里的一角种着一片潇湘竹,一早起来全都被轻纱笼罩着,婷婷袅袅随风而动像是轻舞的女子一般。

    姜之湄穿着一身湖绿色的纱裙,在后院的一小片空地上压腿。

    小小年纪身子也够软,姜之湄从小学舞,早起的拉伸和瑜伽于她而言早已成为一种习惯,只不过若是有事耽搁了就放在那里了,等闲暇来了空得了就又可以练起来。

    刚做完一套拉伸,姜之湄起兴儿了,记起来一支舞。

    “姑娘这跳的是什么?可真好看。”

    云雪是个闲不住的,一早便要跟着来,姜之湄不习惯这种时候身边有太多人,便只带了她一个丫头过来。

    这个身子到底还是没有自己的用着方便,虽然很多动作都还记得,却始终不好使展出来。她已经连着做了好些时日的基础训练了,今日才跳上这么一曲。

    姜之湄一个转身,得空回答:“《雨霖铃》”

    云雪在一旁看着自家姑娘,青衣墨发,衣衫飘逸,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玉手,起承转合间,纤足轻点,衣决飘飘,在一旁的竹子掩映下如误落凡尘的仙子,看得她都呆了。

    一曲终了,姜之湄收手抬眸。

    见云雪在一旁呆愣愣的模样,不禁轻笑:“这支舞还配的有曲儿,你可要听?”

    “要的要的!”

    “让我来想想啊……”

    她思虑一会儿,这才一个转身准备重新再跳一遍,刚刚不过是回忆,这次配上歌儿来再试一遍。

    十指纤纤从眼眸划过,轻抬玉臂,右足为轴,转身回眸,舒展长袖,娇躯随之旋转。

    忽而一定,檀口微张,开始唱了。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

    此时此景如梦如幻,应是良辰美景,却不知从哪里传来的一声瓷器落地的声响,打断了姜之湄接下来的舞步,云雪也被这声响一惊,有些不满的嘟囔道:“这大清早的!”

    姜之湄停下,扭头转向这声源发出的方向——是与自家有着一墙之隔的别院。

    潇湘馆在东院的最东侧,这一墙之外就是别家的府邸了。

    之前选了这儿晨练,是因为这隔壁一直未有人居住,几竿竹子隐着一道青瓦墙,比别处幽静些。

    今日突然这般吵闹,不知是不是有新来的人家给搬了进去。

    她正想着,蕙兰便到了后院来通传道:“姑娘,该去用前院用早膳了,夫人那边来催了,说是用罢后要带着姑娘一起去选生辰宴上要用的头面和首饰。”

    一面说着一面往姜之湄那边走,拿了一旁小丫鬟端着的帕子给姜之湄擦汗道:“今儿个估计有些赶,一个月前在锦云楼里面做的衣裳也好了,今儿个得让姑娘去是一是看看有哪些地方要改改。”

    姜之湄应了一声好,又回头看了一眼那面墙才离去。

    刚刚那声响来的有些格外突兀了,之前她都没有听到有任何声音。

    墙里墙外一双人。

    此时,一封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趴在墙边的自家主子。

    说趴着其实也不大合适,只是一封的那个视角看过去是那样子罢了。

    燕文景一身玄衣,斜倚在墙头侧耳双手抱胸听着一墙之隔的动静,看似漫不经心却又眼眸深沉,嘴角似笑非笑。

    而此时他那双过分好看的眸子,正酝酿着料峭寒意朝一封这边横扫过来。

    刚刚那一声响正是一封发出的,他端着一副本要收到库房的茶具走进来找主子验看,没想到进来后竟然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主子竟然在那儿听墙角?

    他没有看错吧?应该?

    这样的一幕着实是一封这辈子头一次看到,不然也不会惊讶到手里的茶具都给摔在了地上。

    他还后知后觉,在主子那一记冷眼扫过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儿。

    “主、主子,这套茶具好像被人动了手脚,有些不对劲……”

    一封赶紧给自己找理由,刚刚那眼神着实可怕。

    燕文景一言不发又给了他一记冷眼,而后转身往后院去了。

    一封连忙收拾了刚刚的那套茶具,起身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