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祭言师 > 第一百一十章 大势已去

第一百一十章 大势已去

 热门推荐:
    有了阎勍和阴兵阴将的加入后,魔兵很快被消灭了一大半,而天麟他们也顺利的找了罗伊和郑子呤他们。

    “师尊!”天麟一见到罗伊后,便像一个小孩子见到父亲一般,罗伊见到他们几人安然无恙,心里顿时心安了不少。

    “这里如此危险,你们为何来此。”

    “是一秋带我们来的。”

    “见过上仙。”由于半神还抱着一秋,没办法给罗伊行礼,只好开口问个好了。罗伊也向半神点了点头,算是答复。

    “一秋怎么样?”郑子呤见一秋一直把头埋在半神的肩膀上,不肯抬头,便出声询问。

    “她只是在担心姑姑,没什么大碍。”在狐仙一族的时候,半神便对他和宁司南他们就没什么好印象,但是经过这么多了事情之后,半神便对郑子呤改观了。

    “那就好。”郑子呤听到半神说一秋没事,稍稍的放下心来,但是,一想到苏诺还在和无恙并肩作战,他的心便一刻都放不下。

    “有无恙天君在,苏诺她一定会没事的!”罗伊见他们几个都皱着眉,一脸沉重的样子,便只好开口安慰他们道。虽然罗伊这么说,但是他们都知道,这种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说不准的。

    苏诺处理好白露的事情后,便拿着追忆,与无恙并肩作战。本就不是无恙对手的夜九,几乎处于下风,如今又多了苏诺的加入后,渐渐地败下阵来。

    三人过了几招后,夜九就被无恙踢中一脚,夜九受力地往下掉去,随后,苏诺又补了一掌。这一次,夜九真的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夜九从半空中狠狠地掉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巨响,无恙和苏诺缓缓地从半空中落到地上。他们看着趴在地上的魔王,确认他确实受了重伤后,这才收回了佩剑。

    就在此时,魔兵们也都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天兵天将们见魔王已经无法动弹了;便立即拿着神器上前,将魔王给控制住了。

    受了重伤的魔王缓缓站了起来,高傲地他不能容忍自己在任何人面前低头,即使浑身都疼痛不已,但还是强迫着自己站了起来。

    “你已经大势已去,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无恙见魔王还在强撑着,出声说道。

    “呵,那又如何,你敢杀本王吗?”夜九笑的很猖狂,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你是在亵渎天庭的威严吗?”

    “没错!本王就是藐视天庭,如何?你又能拿本王怎样?”

    “那就试试看,本天君能拿你怎么样!”无恙说着,随即抽出佩剑朝着夜九砍去,就在无恙的剑快要砍到夜九的时候,无恙的剑身被暗器打偏了,无恙因此没有砍到夜九。

    无恙转过头,看着苏诺,只见苏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几支用冰幻化而成的冰柱。苏诺也看着无恙,只是眼中多了一丝哀伤。

    “无恙,你不能杀他。”

    “为何?”看样子,无恙是忘了夜九是谁了。

    “他是你姑姑跟上任魔王的孩子,也就是你的弟弟。”苏诺将真相告诉无恙后,无恙大惊,不敢相信地看着夜九。可夜九却依旧一副狂傲的样子,他挑衅地看着无恙,嘴角扬起一抹邪邪地笑容。

    “难道?”沉睡了万年的无恙这才渐渐想起,万年之前,姑姑为何会自愿跟他上天;承担了一切责任,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无恙想到这里,他才恍然大悟,原来姑姑不是为了包庇魔王,而是为了她的孩子。

    “呵呵~怎么了?无往不胜的无恙天君,你怎么不动手了?”夜九笑的诡异,即使这场大战到最后就只剩他一个人了,他也像往常一般,那样的高傲,那样的自负。

    无恙直直地看着夜九,看着那张有几分与伊诺相似的脸,无恙下意识的紧紧地握住剑的剑柄。

    “姑姑怎么可能?”无恙突然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这事实,他从小最敬爱的姑姑啊!怎么可能养育出这样的一个魔王出来呢?

    “无恙,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他真的是你姑姑的孩子,也是你的弟弟!”

    “姑姑怎么可能会养育出魔王呢?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了?堂堂的伊诺公主养育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对你这位无恙天君打击很大吗?”夜九可以说真的非常挑衅了,果然,无恙闻言,顿时有点怒从中来。

    “闭嘴!不许侮辱我姑姑!”苏诺看到无恙这个样子,可想而知已经仙逝的伊诺公主对他来说,是有多重要。不知为何,苏诺的心里竟然有少许酸楚。

    “无恙天君,就算你再怎么气急败坏,你也改变不了本王就是你侄子的事实!”

    无恙闻言,竟无法反驳夜九的话,渐渐地他也冷静了下来。想到刚才自己的失控,心里突然涌出一丝愧疚,他将视线移到苏诺的身上,只见苏诺眼中竟流露出一丝的哀伤。

    无恙心里一痛,他觉得自己很该死,他怎么能让她有那种眼神。苏诺收回视线,将视线放到了夜九的身上。

    “白露已经去了,她也什么都和我说了,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夜九听到苏诺说白露已经牺牲了,他的瞳孔突然收缩了一下,脸上的神情也稍稍的变了变。

    “你把她杀了?”夜九说的很沉,让人听不出他此时的语气是什么样的。

    “不是我。”

    “呵~死了好,本王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一个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她早就该死了。”夜九说的很风轻云淡,好像白露死了,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苏诺闻言,忍不住的走上前去,扇了夜九一巴掌。奇怪的是,夜九竟没有作何反抗,反而笑的更开心了。

    “若没有白露姐,你早就死了。”苏诺觉得很痛心,谁都可以说白露,唯独夜九他,不行!

    “呵呵呵~那本王还要谢谢她了?”夜九说的很淡然,可眼底却闪过一丝让人捕捉不到的悲伤。

    “放弃吧!你们设计了这么多事情,无非就是想知道是谁杀了你的父母,有时候,不知道真相比知道真相还要好。”

    “本王做了这么多,就是想知道真相,你现在却告诉本王,不要知道真相,你不觉得你很好笑吗?”

    “真相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为了一个真相,牺牲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你觉得公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