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寰宇乱劫 > 特科有叛徒 一百五十三、主角定律

特科有叛徒 一百五十三、主角定律

 热门推荐:
    这天,市某国际几场,一群打扮特殊的人,引起了众人的兴趣。

    说他们打扮特殊,但也不是什么奇葩。

    这群人当中,走在前面的四五人,大约四十来岁,各个穿着道袍,手拿桃木剑。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好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道士,拖着大堆的行李箱,正往登机口进发。

    还没走到登机处,就被几个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给拦了下来。

    “几位,你们这是?”

    为首的道长上前一步,口诵道号,曰“这位施主,在下等乃是天师道弟子,这次是应邀参与一个国际文化交流会。”

    “原来是这样啊!”工作人员说道“不过几位道长,你们穿成这样,会造成众多围观,会造成大家行动上的阻碍。希望各位,能跟我去把衣服换了。”

    “这个嘛……”道长有点犹豫。

    “怎么?不方便吗?”工作人员说着,扫了一样老道身后的众人。

    只见在众人的最后,有一名年轻的道士,低着头,推着行李。被工作人员这么一看,身子又往后缩了缩。

    “好吧。”估计是怕工作人员看出什么异样,道长立即同意到。

    工作人员将众人领导一间大的会议室,说道“几位道长,你们就在更换衣服,我还有事,先离开。你们换好衣服后,就先离开吧。”

    “您有事就先走吧,不耽误你工作了。”

    那工作人员离开后,众人就听到,外面有锁门的声音。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下,眼中只有警觉,并没有惊讶。

    “”一声响,众人面前的会议桌忽然爆炸。

    滚烫的气浪,冲击着众道士站立不稳。金属制成的桌子,瞬间分解成无数碎片,射向四方。

    但这一切,早在算计之内。

    在公开露面的时候;在现身机场的时候;在与人对话的时候;在进入房间的时候,一切可能的结果都在意料之中。

    别人看不出来,但这些道士,却一直保持的阵法的位置。藏在袖子内的手,要么夹着符咒,要么暗扣法诀。

    所以,在爆炸的瞬间\刹那\同时,众人已经运起法术,形成保护罩。

    虽然气浪冲击这众人节节后退,但碎片始终没有冲破他们的护身罩。

    叮叮当当……

    碎片落地之声不绝于耳。

    就在众人后退的同时,身后墙根凸起,十多名蒙面刺客突然冲出。

    那场中道人也是感觉灵敏,在刺客显露杀气的时候,立即身形移位,躲过一轮刺杀。

    暗杀失败,刺客立即再次隐遁到墙体内。

    “东瀛忍术,末等伎俩尔,看贫道的。”

    一个体态有些胖大的中年道士喝道,手中一张蓝符贴在墙上,口中念咒……急急如律令。

    只见墙体一阵抖动,数名此刻从墙内被轰了出来。

    虽然有些狼狈,但这些刺客都是训练有素,立即重新组成攻势。

    就在这时,头顶的灯光瞬间全灭,周围也陷入一片漆黑。黑暗中,自然有利于刺客行动。

    不过这些道士,在平时训练的时候,就有黑暗中与妖魔鬼怪打斗的经历,再加上多年的配合,以及整体实力高于刺客。因此,一时半会,双方也就僵持在那里,谁也讨不到半点便宜。

    激战正酣的时候,忽然大厅的等再次亮了起来。

    但这一次,亮起的,不再是温和的白光,而是诡异的血红。

    众刺客们,在黑暗来临的一刻,已经用头罩将眼睛蒙住。此时光明再现,他们立即将头罩拉回,视线丝毫不受阻碍。

    但那些道长们,可就没这方面的准备了。

    突然耀眼的红光,让他们本能的闭上眼,精神不集中之下,攻势难免受挫。

    而这红光,不仅仅是颜色诡异这么简单,更散发着一股邪力,将众人的力量压制住,使他们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

    打斗多时,终于有些人支持不住,身上出现了不少伤口。

    “对方有备而来,先助林凡脱困再说。”

    为首的道长一声令下,其他人立即明白。

    但见众人忽然提升功力,将进攻而来的刺客震退,同时双手掐决,运用符咒,打向同一个地方。

    原来众人在来机场之前,就已经研究过这里的地形图,不论在那个位置,都准确的了解到最佳的安全撤离地点。

    一时间,就看到有形剑气,法术灵光,一齐打向一面墙。

    “”的一声中,墙面被打出一个大洞。

    “快逃。”道长高声喝道。

    只见两个道士为林凡开路,抵挡拦路的刺客,一路拼着浑身是伤,也终于将林凡送了出去。

    众人的目标,本来就是林凡,见林凡逃了出去,他们也无心恋战,急忙跟着往洞口追。

    但林凡不是你想追,想追就能追。

    这边龙虎山的天师,可不答应。

    没有内心的顾忌,精神集中下的道士们,立时组成阵法,将一众刺客困在当中。

    虽然头顶的邪光还是在压制他们的能力,但也能保证这帮人不能及时的去追击林凡。

    只要林凡能从这个房间逃出去,那么问题就不大了,因为外面早就有人准备好接应了。

    目标既然不在了,众刺客也无心恋战,战斗中忽然口中发出尖利的啸声,趁着众人捂住耳朵抵挡声波的同时,连忙打出一片烟雾弹。利用掩护,顺着墙上大洞逃离现场。

    劲风吹散烟雾后,众道人也跟着追出去。

    外面,早已一片狼藉,原本人头攒动的机场大厅,现在已经没多少人了。全都是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在收拾现场,将一些被波及的无辜人员抬上担架。

    看到这些无辜的伤员,以及他们不断的呻吟哀嚎,众位出家人心中极为不忍。

    原本只是想着让林凡有机会逃走,却没想到害了周围其他人。

    照这情形,他们想到的,对方也想到了。自己这边有接应,他们那边也做好了埋伏。

    林凡一逃出来,双方就在外面打了起来。

    看现在的情况,林凡应该被特科的人保护着离开了。

    当初他们便与特科说好了,带着林凡在机场现身,引蛇出洞,等林凡被特科的人接走,他们便不管了。

    本来,他们便是方外之人,不愿多管红尘事。要不是张云雪出面,他们还在山中清修。

    哎!

    为首的道长,叹了口气,便领着众人上前帮忙救治伤员。

    哪知,众人刚上去帮忙,情况突变。那些原本躺担架上的,倒地哀嚎的,被人搀扶的伤员,忽然眼神一变,在众人猝不及防之下,发动进攻。

    众道士哪想到有这么一出。原本被自己扶着的伤员,突然反手钳制住自己,发起攻击。

    还好反应及时,在受到不伤皮肉的一击下,众人都险险的躲过进攻,从新站好姿势,准备反击。

    而那些保安、伤员,也各个都手拿武器,将众人围了起来。

    只听到一个得意的笑声,从最外围传了过来。

    “不错,不错,虚虚实实,让人摸不到头脑。先是带着林凡来这里招摇过市,让我们主动进攻。半路送他离开,让特科的人接应。若是我埋伏的人全力追击,那就中计了。因为那个逃走的林凡是假的,不管我的人最后能不能追上,结果都是全军覆没。而真正的林凡,其实还在你们当中。”

    随着说话声的接近,围拢的阵式让开一条路,五个人出现在道士们的眼前。

    为首之人,便是他们今次行动的目标——。

    在他身边的,正是本市特科科长祝嘉良。

    在他们的身边,站着两个黑衣人,他们的肩膀上,还搭着昏迷不醒的巩康时。

    只见得意的走到巩康时身边,说道“真的以为我相信这家伙吗?按照他的情报布局,只不过是为了迷惑你们,在最关键的时候进行反击。”

    说着话,朝一旁的祝嘉良一使眼色。

    对方立即明白,猝然发难,一掌拍向一个胖大的中年道士。

    那道士猝不及防之下,被一掌轰在墙上,身后立即出现一个蛛网一般的裂痕。

    而与此同时,他身上的幻术被解除,现出林凡的真身。

    能一眼看穿幻术,并能靠着纯武力将其打破,这个祝嘉良的实力,不容小觑。

    “速战速决!”

    一声令下,所有人发动进攻。

    原本,这些道士就已经在与刺客一战的时候,消耗了一半的实力。如今面对对方最完整的实力,最猛烈的攻击,众人根本难以招架。

    不多时,已有多人负伤昏迷。

    随着战斗力的不断减少,林凡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他虽实力不差,但为了防止情绪失控,他只有拼命的压制自己的力量,以躲闪为主。

    还好现在主攻他的,并不是祝嘉良,不然他早就失守被擒了。

    但即便这样,他的身上也多处负伤。而看到保护他的众人,一一被打倒,更让他的情绪开始不稳定了。

    就在祝嘉良击飞一名年轻道士后,出手准备扣住他咽喉的时候,忽然一声长啸,震得人头皮发麻。

    这啸声尖锐刺耳,比刚才那帮刺客的啸声,威力强了许多。

    转眼间,大厅周围,以及头顶的玻璃,全部碎裂。

    就在众人运功抵御这啸声的时候,头顶一阵耀眼的金光。

    但见一只巨大的金色佛手,从天而降,轰破屋顶。

    如来神掌!

    这是林凡第一个想到的。

    佛手越来越近,众人的压迫感也越来越重。

    祝嘉良无奈,只得放弃擒拿林凡,而全力抵御这强大的攻击。

    “!”看到这巨大的佛掌,不由得骂了一句。

    原本,他是指望魔门军师被打伤,魔门与特科暗中妥协无望的情况下,由他们出兵牵制特科总部的高手。

    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做到忍气吞声,坐山观虎斗。

    或者说,他们根本不在乎林凡,只是让自己来吸引众人的目光。而他们只要找到玉佩,便能使用……

    如此说来,自己不是成了别人的马前卒甚至是炮灰。

    想到这,先生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逃跑的行为已经呼之欲出。

    原本,输的一无所有、落荒而逃的想法,就是在他的计划行列。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强烈的冲击下,四周的墙体建筑不断的损毁。祝嘉良被这一掌轰的,连连后退,一直退到的身侧。

    “先生,您赶紧先走,对方有备而来,我未必能撑多久。”你别看祝嘉良平时一副嘻嘻哈哈,只想着保住自己位置的样。但实际上,他是个很重情重义的人。

    对他有知遇之恩,将他一手提拔到今天这个位置。

    虽然只是想着利用对方来获取自己的利益,但祝嘉良却是抱着牺牲自己,也要换取他逃走机会的决心。

    在提醒准备逃离之后,祝嘉良又再次冲了过去,迎战佛掌的主人。

    佛手金光散去,大厅中,多了两人。

    一男一女。

    男的五十多岁,长相很平常,自带一股沉稳的气息。林凡看到他,就觉得这事不会有太大的逆转。

    而另一名女子,二十多岁,打扮干练,一双眼睛,有神的盯着场中。

    他一出现,便来到了林凡身边,看样子,是为了保护林凡,不落入对方手中。

    陈阔龙男,岁,首都异能部成员,佛修高手,实力三品四十八级。

    祝嘉良一边出手,一边心中想着陈阔龙的资料。

    但像他这样的高手,特科高手都是严格保护的,根本很难得到其具体的情报。

    没有情报,找不出弱点,只能硬拼,给先生争取时间。

    但祝嘉良这个级别的,根本不值得陈阔龙出手。所以,他只一只手,使出五成实力,便把对方压制住。

    就这样,他还抽空看了一眼林凡。

    怎么又是他,难道他是主角麻烦制造机

    作者说明一下,所为的主角麻烦制造机,乃是主角定律之一。就是不管是谁,只要一成为‘主角’,就代表着其即使是乖乖呆在家里,也会有麻烦找上门来把其卷进去。更有甚者,如《名侦探柯南》中的江户川柯南、《金田一少年事件薄》中的金田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