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此道非仙亦非魔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生死战开打,又得演戏了

第四百五十六章 生死战开打,又得演戏了

 热门推荐:
    百里歌大胜而归,邦枯和蓬迁大喜过望,邦枯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拉着百里歌的手连声道谢。

    也不是邦枯欣喜自己的疆土保住了,而是此人对下辖子民皆是视如己出,见不得死得如此不值而已。

    而百里歌却像是做了件毫不起眼的事一般,随意地摆了摆手道:“这些都是小事,只是我的实力已经暴露,再要对付安沧,却有些棘手。”

    邦枯和蓬迁相互看了眼,前者大笑道:“老弟放心,我们早已放出消息,说是真罗门城入侵屠戮,引起那位强者强烈不满,故而出手给了他们一个教训。”

    百里歌疑惑道:“这……他能信么?”

    蓬迁拍着他的肩膀道:“小友这是当局者迷啊。安沧这人,极为自傲,除了自己谁都不相信。如此似是而非的消息一旦被他知晓,依他的性格,有九成可能会信。”

    “那也有一成可能不信呢?”

    蓬迁笑道:“那一成,不是已经被你给破了么?”

    “我?”百里歌纳闷道。他记得自己也就飞到上空,降下寂灭雷霆,如此而已。

    邦枯笑着提醒道:“你化身七人,并已神奇的空间之术,同时在阳罗门城和索罗门城出手。这种手段,中阴界内谁能办到?”

    百里歌恍然大悟。

    蓬迁接着说道:“如今局势,安沧只知大能在此,却不知其真实身份,更猜不到你同她的关系。敌在明,我在暗,我们更有利些。”

    邦枯点头道:“不错。安沧生性谨慎多疑,此番后定然不会再打屠城的主意,所以会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对付你上。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基本上能猜出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百里歌接过话道:“两轮生死战,刺探出我的实力,然后……直接对我动手?”

    蓬迁呵呵一笑,道:“就是如此。狗急了也会跳墙,放弃小神通对你动手,这种事放在现在的安沧身上,绝对做得出来。”

    是啊,算算时间,安沧距离“死期”也就不到两个月了,既然明知自己要死,那就没有什么可顾及的了。

    “仅仅因为我将他儿子的排名给挤了下去,竟然不择手段地想要我的命,这人心眼儿也太小了些。”百里歌苦笑道。

    邦枯冷笑道:“他那压根儿就是没心眼儿。这人自打重伤万大哥后,最忌恨他人踩在他的头顶,你挤下他儿子的排名没什么,但你偏偏是真罗门城的人,所以他要杀你,与其说是气不过,更多的应该是想了解这块心结,好安心上路。”

    百里歌愕然。

    蓬迁又补充了一句道:“而且你忘了?第一次在冥宗堂的时候,他还在你手上吃了不小的亏呢。”

    百里歌哈哈一笑,他知道,蓬迁指的是施展刀山小神通那次,安沧分身被迫砍掉了一部分自己的魂识。

    又过了一夜休整,第二天一早,邦枯和蓬迁便陪着百里歌奔赴冥宗堂。原本城主主持这种生死战,派个分身前往即可。但现在安沧犹如一条疯狗,他们谁也不敢托大。

    冥宗堂外,五个气息内敛的强者已然在了,看样子,应该是来了许久。

    见到邦枯和蓬迁,那五人先是冲着两人恭敬行礼,随后,皆是目光灼灼地看向了百里歌。

    百里歌也注视着他们。

    这些人都是中阴力修行者

    能从冥宗祠十八宫中活着出来的,其实都不简单。在不动用寂灭雷霆的前提下,其实对付起来并不容易。

    “阁下便是百里歌?”其中一人朗声问道。

    百里歌冲他抱了抱拳道:“正是。”

    “在下……”

    “诶,不用自我介绍了。”百里歌说道,“你们既然敢联合对我发起挑战,想必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我没有记住将死之人的习惯。”

    他如此狂妄,也是出发前邦枯和蓬迁所交代的。冥榜强者大多自负,谦虚反倒会让人看不起。而且这么做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迷惑安沧。

    安沧身为二脉冥修,以百里歌现在的实力,对付起来颇为棘手。虽说还有寂灭雷霆作为杀手锏,可也难保对方没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招。因此,必须先要示敌以弱。针对安沧那多疑、自负、谨慎的性格,见百里歌如此狂傲,自然在印象上会先轻视三分。

    果不其然,没待对面那五人怒极喝骂,安沧轻蔑的声音便从旁传了过来。

    “看来排名第一已然让你忘乎所以,自以为是。也不知你是对自己太过自信,还是自负呢?”

    百里歌哈哈一笑道:“看来城主大人已然觉得在下自负,那在下便在此献丑一番,还请城主指教。”

    安沧冷哼一声,不再看他。

    邦枯对其怒目而视,背在身后的一双拳头已经被捏的“咯咯”直响。

    蓬迁这时开口道:“生死之战,双方各安天命。既然人都齐了,那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五条人影瞬息而动,率先出手!

    这五个冥榜强者都来自真罗门城,看起来,为了今天的决战,相互间早已演练多日。中阴力法门多走诡异的路子,功法套路绵绵不绝,运用在这五人手中,更是发挥到了极致,四面八方都有源源不断的黑色雾气汹涌而来,将百里歌死死锁定在了原地。

    “雕虫小技。”只见百里歌冷冷一笑,一只手掌泛起金光,轻轻往自己身上一拍!

    “不灭手印!”安沧皱着眉头,暗暗有些吃惊,心道这么早就用这种保命手段,莫非这小神通并没有什么限制?

    他暗中往邦枯和蓬迁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两人也是满脸错愕,神情中更是夹杂着一丝焦虑。

    安沧心头冷笑:“原来还真是自负,难不成他以为凭这一招短时间内就能连杀五个冥榜强者?”

    不灭手印一出,神鬼莫侵。百里歌任凭攻击落在自己身上,双臂一探,一手扯住一人的手腕,一拉一推间,那两人的手臂一下子就被撕扯了下来!

    百里歌丢掉断臂,顺势再一伸手,死死掐住那两人的脖子,他爆喝一声道:“下辈子,要记得什么样的人,千万不能得罪!”

    “咔啦!”

    两声脆响,那两个冥榜强者的脖子生生被捏成了一团肉泥。

    甩掉粘在手掌上的碎肉,百里歌抬起头看向剩下的三人,突然露出了一抹病态的笑意。。

    只见他露出了白森森的两排牙齿,脸上神情渐渐古怪。

    “这种感觉,还真是怀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