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此道非仙亦非魔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安沧的计谋,不得已为之

第四百五十四章 安沧的计谋,不得已为之

 热门推荐:
    信中书道:“晚辈柳先河,领苏信等五名冥榜后继者敬上。久仰尊者威名,不甚向往亲睹风采。奈何尊者身居他城,不便叨扰。今闻尊者神功大成,天威赫赫,故冒死三邀,斗胆请教。吾辈求道心切,无畏一死,望尊者颔首以答。”

    冥榜生死战,这一规矩自然是有的。缘由冥榜强者不可互相厮杀,但有仇怨者,可互相提出挑战,被挑战者最多能够拒绝三次,每拒绝一次,三个月内不可再次挑战。而对于前三强,则可以五人为单位,同时对其发起挑战,只要排位在其之后即可。

    这么看来,邦枯已经替自己拦下了前两次,的确是尽力了。

    生死战的规矩自设定以来,在中阴界鲜有人主动发起,此番一下子来了五个,说其中没有猫腻,谁又会信。

    百里歌寒声道:“十之,是安沧在背后搞的鬼。”

    子虞点了点头,说道:“据送信之人所说,这五人皆属真罗门城,他们来挑战你,就是来送死的。”

    百里歌疑惑道:“明知不敌还来送死?安沧打的什么鬼主意?”

    “据邦枯城主猜测,是想逼你亮出自己的底牌。”

    百里歌哑然失笑道:“对付这几个,还用不上我的底牌吧?”

    子虞摇头道:“这五人只是充当前锋,他们的排名在冥榜第十一至第七,而第六至第二的最后一次挑战书,应该不久也会送达。”

    百里歌冷哼道:“看来安沧是狗急跳墙了,也不知他许给高御雀和赵邝什么承诺,能拉拢这两人。”

    子虞忧心道:“师弟,听闻这两人每一个都不好对付,高御雀更是在近几年内极有希望晋阶一脉冥修,这太危险了。”

    百里歌笑着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道:“你家男人,你还不清楚么?自打你认识我以来,何时见敌人比我弱过?况且现在,我的实力可比他们都强。”

    “一码归一码。”子虞搂着百里歌小脸微红,轻声道,“这一次他们是有备而来,而且人数众多。有心算无心,于你不利。”

    “放心吧。”百里歌微微一笑,下一刻,六道身影齐聚,缓缓同其凝成一具,“我乃万古尸身,如今又有中阴界的原始道意在手,他们想要我的命,除非各个都有安沧的实力。”

    子虞惊呼一声道:“你悟道了?”

    百里歌笑着点了点头道:“无尽之道,勉强散气。”

    生死战的开启时间,在收到挑战书后十日内举行,地点就位于冥宗堂外的荒芜之地。现在距离开始时间还有七日,百里歌并不急着前往,而是先走了趟阳罗门城的城主府。

    邦枯这些日子确实忙的焦头烂额,在见到百里歌时,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哎呀!老弟,你怎么来了!”他抛下手头的案卷上前迎接,在场的几个军官模样的人马上退了出去。

    百里歌关心道:“大哥,听说安沧现在发疯似的攻打阳罗门城和索罗门城,战况如何了?”

    邦枯叹了口气道:“那老小子有一手啊,多年来,冥榜强者大多出自真罗门城,如今开战,我们倒是吃了大亏!”

    百里歌惊讶道:“侵略索罗门城的都是冥榜强者?”

    邦枯恨恨道:“这家伙是钻了冥榜规矩的空子,面对那群人,普通修行者不是对手,我又不能对他们出手,实在可恨至极!”

    “可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邦枯面有难色地看着百里歌道:“还不是……被威胁了。”

    百里歌一窒,当初百里明月出言一年内要安沧的性命,本是想吓唬对方,却不想将他逼到了这种程度。

    邦枯苦笑道:“他每占一座城,必然屠城。想必他是想拉所有人陪葬。”

    屠城!

    百里歌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从未想到安沧竟然能疯狂如斯!

    “有什么办法,能杀了他!”百里歌的眼中已经流露出了浓郁的杀机。

    邦枯摇头叹道:“除非令妹出手,我和蓬老哥若是对他发难,冥榜即刻便会将我俩打得魂飞魄散。”

    “除了明月,我呢?”百里歌沉声问道,“我不是城主,冥榜中的地位也不及你们,能动他么?”

    “你?”邦枯愕然,“老弟,你可别犯傻了,安沧可是二脉冥修,你同他虽然差了一个小境界,这小境界的跨度远不是你能想象的!而且击败一个冥修容易,要想杀了他,简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百里歌冷冷道:“万歌可以,我也可以。就算他不来找我,这笔账,我也迟早要和他清算!老哥,你就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办法?”

    听他将万歌都搬了出来,邦枯这会儿彻底是打消了劝他的念头,只见他叹了口气道:“也罢,办法,的确有一个,但是,很危险!”

    “大哥请讲!”

    邦枯盯着百里歌,正色道:“叛出冥榜。”

    他说道:“冥榜,传闻其主导者乃是冥界,具体用来做什么,没人知道。而历史上,也有叛出冥榜者,其方法,就是起誓放弃使用小神通。”

    良久,只听百里歌诧异道:“就这些?”

    邦枯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道:“什么叫就这些?那些小神通何其珍贵,更不用说你那个枉死小神通,凭借那一招,想必你在混沌流域那边都能横着走了吧!”

    百里歌笑道:“枉死小神通确实厉害,我也有些不太舍得丢弃。”

    邦枯白了他一眼道:“那不得了。”

    百里歌摇了摇头道:“对我来说,小神通也好,绝世功法也罢。假如这些东西只能呈呈威风,在关键时刻却派不上用场,留之又有何用。”

    邦枯瞪着眼睛,焦急道:“那可是小神通啊!小神通!你抛弃之后,可就再也拿不回来了!我知道你想杀安沧,但这时候万不可意气用事!”

    百里歌看向邦枯道:“我知道小神通的珍贵,但再珍贵,也比不上人命。用中阴界无数性命来换我这几个小神通,我办不到。大哥,我意已决,生死战,我不去了,但那些冥榜强者,谁要是助纣为虐,我就杀谁!”。

    说完,只见他毫不犹豫地起誓道:“我,百里歌,在此起誓,放弃所有……”

    话音未落,只听的殿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友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