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还要再爱你一次 > 第一百零五章 他的软肋、死穴

第一百零五章 他的软肋、死穴

 热门推荐:
    内心老是纠结着、内疚着,又想着能拖一天算一天,特别是昨晚见过待她当亲生女儿的皇贵妃之后,不再似两三个月前那般有勇气了,很容易就想当鸵鸟当蜗牛。

    温齐萧不管她是怎么想的,这次他是铁了心要将此事讲个明白,也不给她躲避的机会,微微下压上半身,直接说道“此事关系到你我以后的幸福,我不得不说清楚讲明白。我讲完了你要生气的话,打我也好,骂我也罢,一切由你处置,我绝不还手顶嘴。”

    秋淋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心虚的别开脸不敢看他。

    温齐萧接着说道“我以前所说的那个故人不是别人,正是我那已经失踪了十三年的王妃,一个跟你长有一张一模一样脸蛋的人。

    我是真心爱你的,我爱的是你这个人,我爱的是你的这个与众不同的灵魂,并不是因为你的这张脸,你只不过是凑巧长了跟另一个人相同的脸。你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你就是你自己,你就是秋淋!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人!”

    温齐萧一直盯着秋淋看,她所有的反应哪怕是细微的反应都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从最初的恐慌到惊愕再到不知所措,直到最后小声哭泣起来。

    这下换成温齐萧慌乱起来了,他想不明白为何秋淋会是这种反应,难道不应该是愤怒、是难堪、是委屈的吗?

    现在看起来委屈好像是有的,但其他的呢?预想中哭喊、挣扎、反抗之类的统统都没有,只有轻声的哭泣。

    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啊?

    温齐萧惊慌失措的扳过秋淋的脸,轻轻地拭去她脸上的泪痕,颤着声音说道“你别这样好吗?跟我说句话吧,哪怕打我几下也成。”

    秋淋揪紧了他的衣襟,带着哭腔问道“我到底有什么好的,能让你爱我爱得那么深?”

    见她终于说话了,温齐萧一直悬着的心往下

    放了放,抓起她的一只手放到唇边试探地亲了一下,说道“因为你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人,不是你我谁都不爱!”

    “呜呜呜……”闻言,这下秋淋哭得更厉害了,大颗大颗的泪珠就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滚落下来。

    温齐萧这下是彻底的不知所措了,手忙脚乱地擦拭着她的眼泪。

    这解释也解释了,表白也表白过了,怎么反而哭得更凶了?这下要怎么办才好啊?

    带兵打仗上战场一点都不怵的人,在秋淋的眼泪面前反而却怕了,被这两行清泪这么一冲刷脑子就成了一团乱麻,想理出一个解决方案都难,一点点头绪都没有。

    最后一狠心,也不过三七二十几了,一手绕到秋淋的背后抱住她,一手固定住她的脑袋,低头贴上那两片殷红的鲜艳欲滴的唇瓣,用力吸允着那可口的美味。

    秋淋最开始还反抗挣扎了几下,慢慢的也软了下来,双手环上他的脖颈,最后开始给予他回应,将他的舌头轻轻地咬了几下,与之纠/缠在一起。

    她的行为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于是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才结束,他抵着她的额头,大气粗喘地着问道“可以吗?”

    情到深处自亦浓,温齐萧对着心上人的回应自是有了本能的反应,但他不想自己只顾自的感受而伤了秋淋,这事还是得征求秋淋的意见,得尊重她的意愿。

    秋淋迷迷糊糊中被他这一问给问清醒了,不敢看着他那期盼的眼神,她断然拒绝了他“这一阵子会很忙,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还是等过一阵子吧。”

    温齐萧想想也是,万寿节马上就要到了,秋淋作为云雾阁的阁主本身事务就多,再加上来参加万寿节的各国使团来访也比较多,顺便来找云雾阁谈生意合作的也会很多。

    就昨天他们刚到客栈下榻,就已经有闻讯而来的使团递来了拜帖,这往后的一段时间里怕是有秋淋他们忙的了。

    想到此他开始有点心疼秋淋了,但他又帮不上她什么忙,只能是看着她受累,唯一能为她做的也就是让她多休息、能休息好。

    但让他老这样忍着难受也不是事啊,他可不能老亏了他家的老二不是,便跟秋淋要时间“那什么时候才可以?”

    秋淋拢了拢他被她抓乱了的发丝,似给他一个答案又似给自己下了个决心“等过完万寿节吧,忙完这阵子就好了。”

    等过完万寿节,时机也应该是差不多了,各国使团的生意该谈的也都谈得差不多了,等有时间空闲下来再说明一切真相,然后让孩子们认祖归宗,一家子团聚。

    到时候哪怕他有天大的怨言也有时间慢慢处理,而现在事太多了,都凑到一起,有些事真的是急不来。

    温齐萧得到了确定的时间,也就不再为难她了,只是短时间内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有些失望,但不妨碍他讨些小福利“那我每晚要抱着你睡觉!”

    秋淋立马反对道“不行!这儿是客栈,人多眼杂,还是注意点为好。”

    温齐萧很无奈,谁叫秋淋有所顾虑,现在还不想对外公布的呢,就是他很想时时刻刻跟她在一起也不得不听她的话。

    这个福利争取不到,又开始要别的福利,温齐萧自从秋淋确定了关系后就脸皮厚得很,秋淋都不知道他竟然能这么的缠人,还带点霸道,一点都没有以前的那种冷酷。

    最后温齐萧如愿的得了些小福利,两人腻歪了一会,他的心情终于是好了起来。

    “等忙完这阵子我也有些事情要跟你说。”秋淋趁着他心情好先打点预防针,免得以后知道所有真相后反应太大“不过先说好啊,我的身上还有很多的秘密的,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我,那以后你知道后可不能对我发脾气,也不能不理我,更不能不要我,能做到吗?”

    温齐萧闻言皱了皱眉头,疑惑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能严重到让我发脾气,不想理你,甚至是不想要你?这得是干了多大的伤天害理之事啊?”

    秋淋恼怒道“哎呀……我就是打个比方么!你到底答不答应?你不答应的话那咱俩也就算了好了,我还是守着我的秘密自己过吧。”

    “呵呵呵……好好好……我答应你!你要怎样我都答应你!”温齐萧宠溺的答应道,对于秋淋的任何要求他都能答应她,他看不得她不开心,只要她高兴就好。

    秋淋就是他的软肋、死穴。

    得了他的保证,秋淋也放心了一半,便不顾他“可怜兮兮”的眼神快速起床穿衣,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不能再在这腻歪了,正事要紧,谈情说爱的事可以慢慢来,不急于一时。

    秋淋刚穿好衣服梳好发型还未洗漱,房门就被人敲响了,苏云的声音也在门外响起“秋淋!你起了吗?上午约了人,你速度快一点,快到约好的时辰了。”

    “好!知道了!等我一会,就快好了!”秋淋对这门外说道,手上加快了速度,三下两下的就收拾妥当了。

    拿起温齐萧送她的那把折扇就往门口走去,手刚放到门栓上又停了下来,转身跑过来拉下温齐萧的头,快速吻了一下他就放开了他,哄道“乖,啊~我有事就先走了,中午你不用管我们了,你招待好我哥他们就好了。”

    就用一个蜻蜓点水式的吻想来打发他,温齐萧根本就不会满足,一把抓回她又亲了一下这才算了,怕这小迷糊忙起来给忘了下午的正事,提醒她道“那你别忘了下午要进宫的事,皇后娘娘的邀请不能不去。”

    秋淋应了一声就走了,温齐萧也快速收拾好自己,当他从秋淋的房里出来时正好碰到了郑阳跟魏王,郑阳跟魏王明显的楞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若无其事的打过招呼也往外走。

    等秋淋忙完事之后已经是午后了,应酬完饭局就又往皇宫里赶,等她到御花园的茶会时正好茶会刚开始一会。

    所谓的茶会其实就是一种联系、巩固感情、关系的一种手段,同时有时也是另一种变相的相亲方式。皇后会邀请一些官员的家眷跟子女或者外宾来参加,聊一些朝堂上不是很方便处理的话题,从而从另一个角度另一种方式来帮皇帝解决一些问题。

    当秋淋一进场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向了她,秋淋也快速的扫视了一下会场。

    会场就设在露天的御花园里,皇后跟皇贵妃的位置设在四面通透的大凉亭里,下面的三面围着中间的空地摆了三排的案几,第一排都是坐了一个人,中间还空了两个位置没有人坐,第二排跟第三排都是坐了两个人,男女有别分开坐,男与男坐,女与女坐。

    今天是多云,日头不是很大,时常还会被云朵遮住阳光,再加上有微风拂过,倒是一点都不热,闻着这周围奇花异草的香味倒也是挺舒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