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1号婚宠:老公,忒给力! > 第326章 对你无话可说

第326章 对你无话可说

 热门推荐:
    顾晚保持着这样的一个状态,待在下面,滴水不喝,更别提饭了,谁劝也不走,就这么跟那些人杠上了。≈1t;/p>

    “宫太太,我们去休息一下吧。”医院的护士小姐,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哪里来的人,把手住楼梯口,不让顾晚上去。≈1t;/p>

    然而,他们也只是拦着顾晚,其他想要上去的病人家属,或者是医生护士,他们都会让开路来,护士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1t;/p>

    只能尽量看着一下顾晚,然而顾晚对此十分坚定的拒绝了,“我不休息,我要在这等着。”≈1t;/p>

    “你等什么呢?不如先休息一下?”护士还是极力的劝导。≈1t;/p>

    顾晚也只是摇头。≈1t;/p>

    除此之外,这些人想要将顾晚赶出去,离开医院,离得越远越好。≈1t;/p>

    可他们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再怎么说,顾晚是宫墨寒的夫人,身份在那里,他们也不好造次。≈1t;/p>

    他们可以阻止顾晚上去,然而,并没有办法阻止顾晚继续待在这里。≈1t;/p>

    拦着顾晚的人,都是轮流换岗,顾晚一个柔弱的女孩子,竟然硬生生的扛了下来。≈1t;/p>

    大概,谁也没有想到,看似柔弱的身体里,居然会有如此强大如斯的力量,可真是让人意外。≈1t;/p>

    如果他们那些人要是知道顾晚已经连续不断的为照顾宫墨寒强撑了几天几夜的话,他们怕是会羞愧难当,一个女孩子尚且如此,作为男人的他们又以各种颜面来轮休呢?≈1t;/p>

    实际上,支撑着顾晚的,不过是她的一颗对宫墨寒的担忧的心。≈1t;/p>

    “宫墨寒,你到底怎么样了?”顾晚烦躁的原地踏步,不停的自言自语。≈1t;/p>

    顾晚在不知道宫墨寒的情况下,一分钟都安静不下来,看到上去人都想让他帮自己看看宫墨寒,然后告诉自己情况。≈1t;/p>

    可这明显是不现实的事情,莫雪融在上面,怎么会容许这种事情的生呢?≈1t;/p>

    不大现实也不大可能。≈1t;/p>

    顾晚甚至屡次想要硬冲上去,却都被莫雪融的人给拦了下来,“诶诶诶,我说宫太太,你可好好在下面呆着吧,别到时候我们兄弟动起手来拦了您,您怪我们冒犯了那就麻烦了。”≈1t;/p>

    果然是莫雪融的人,说起话来,都和莫雪融一个德行,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的。≈1t;/p>

    顾晚顿时就暴躁的不得了,如同癫狂了一般,“你们一个个的凭什么不让我上去,我和宫墨寒夫妻本是同林鸟,他还没醒,我怎么能独自下来?”≈1t;/p>

    “这是你们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负责完成任务。”莫雪融的人十分漠然,并没有多说,依旧是牢固的把守着门。≈1t;/p>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上去?上面的可是我丈夫啊。”顾晚到最后,甚至都崩溃到眼泪都不能自己,“求求你们让我上去好不好?好不好啊……”≈1t;/p>

    然而,莫雪融的人,从一开始的还会搭理几句,到后来是全程都不应声,视若无睹。≈1t;/p>

    顾晚的悲伤、痛苦,仿佛就成为了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一般。≈1t;/p>

    ……≈1t;/p>

    幸亏楼上检查的护士看不过去,告诉了顾晚,“宫墨寒如今的现状还好,差不多可以办出院手续了,宫太太您可以先休息休息,办手续的时候,我再告诉你。”≈1t;/p>

    “宫墨寒醒了?”顾晚闻言,才不至于那么的悲伤,眼睛里顿时如同亮起小星星一般,瞬间明亮了起来。≈1t;/p>

    顾晚想着,自己总算是有个盼头了。≈1t;/p>

    “已经醒了,各项身体指标恢复正常,所以,宫太太您可以放心休息了一下了。”这些天顾晚的劳累,护士还是看在眼里的。≈1t;/p>

    即便,她没有资格在宫墨寒面前说些什么,害怕惹祸上身。≈1t;/p>

    顾晚却没有听护士的话去休息,“我要在这里等着他。”≈1t;/p>

    “宫太太……”护士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他的话却直接被顾晚给打断了去。≈1t;/p>

    “护士小姐,谢谢你,但是这事我也已经决定了,你不必多说。”顾晚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坚定,这让护士也不好再说些什么。≈1t;/p>

    于是乎,护士也只好叹了口气,便离开了。≈1t;/p>

    毕竟,以顾晚如今的状态,怕是去休息也没有心思休息,除了在这里等着,顾晚没有其他安心的法子。≈1t;/p>

    周围的那些莫雪融带来的人,也是见怪不怪了,反正他们上面的要求也只是拦住顾晚不让她上去而已。≈1t;/p>

    至于其他的,她想在这待着,那便让她在这儿待着呗。≈1t;/p>

    一天一夜过去了,顾晚一直在下面等着宫墨寒出院,不吃不喝活生生的等了一天一夜!≈1t;/p>

    每一次在顾晚感觉她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都紧紧咬着自己的因为缺水已然干裂的唇瓣,告诉自己,“顾晚,再多坚持一会儿你就能看见宫墨寒了。”≈1t;/p>

    如此循环往复,顾晚坚持了很多个“一会儿”,再一次感觉自己已然到了身体的极限的时候。≈1t;/p>

    终于看到了楼梯上下来熟悉的人影——那人身形挺拔俊俏,五官线条坚毅,浑身散着冷气。≈1t;/p>

    不是宫墨寒还有谁,顾晚刹那间豁然开朗,非常开心的迎了上去,“寒,你终于醒啦!”≈1t;/p>

    顾晚大概是被这些天积累的难过,以及突然感觉到的开心,冲昏了头脑,所以她忽略了宫墨寒自始自终都黑着的脸,以及宫墨寒身后跟着的莫雪融。≈1t;/p>

    只见宫墨寒看到顾晚,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亲昵的拉过顾晚,将她拥入怀中。≈1t;/p>

    甚至看都没有看向给顾晚,只是冷漠的回应了她一句,“是啊,我终于醒了,真是托你的福了。”≈1t;/p>

    在宫墨寒的意识当中,他是以为顾晚这么多天故意不来见自己,而今,得知她醒来的消息又巴巴的凑上前来。≈1t;/p>

    对于顾晚如此行径,宫墨寒难免是失望至极,所以,说起话来自然也是夹枪带棒的。≈1t;/p>

    顾晚面对宫墨寒的冷若冰霜,有些不明所以,她隐约觉得似乎是有什么不对,“寒,你什么意思?”≈1t;/p>

    宫墨寒听到这句话后,嗤笑了一句,并没有回答,他以为这是顾晚明知故问。≈1t;/p>

    所以,宫墨寒什么都没有说的路过的顾晚。≈1t;/p>

    而此刻,顾晚自然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她好歹在这里等了一天一夜,宫墨寒就这么说了一句,就离开了,算什么事啊。≈1t;/p>

    顾晚感觉自己的心都是痛的,太阳穴处“突突”的跳着,她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在宫墨寒的身后控诉,“宫墨寒,你说清楚!”≈1t;/p>

    宫墨寒听到顾晚的声音,停下了脚步,似乎在思考着他应该怎么回应顾晚。≈1t;/p>

    跟在宫墨寒身后的莫雪融,此刻也是紧张兮兮的,眸光一眨不眨的看着宫墨寒。≈1t;/p>

    莫雪融十分担心宫墨寒会回头,会放下,会“原谅”顾晚。≈1t;/p>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她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1t;/p>

    顾晚的眸中带泪,已然模糊,依稀只见宫墨寒的背影,倔强而又坚挺。≈1t;/p>

    “顾晚,你自己做出的事情,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宫墨寒没有回答顾晚,反而,将问题丢还给顾晚,顿了顿,再说,“我对你无话可说!”≈1t;/p>

    莫雪融闻言,满意的笑了,这就是她想要达到的效果。≈1t;/p>

    “……”顾晚听了宫墨寒的话,瞬间瞪大了眸子,满是不可置信的样子。≈1t;/p>

    宫墨寒的话犹自在她的耳旁回响,“我对你无话可说!”≈1t;/p>

    “……无话可说……”≈1t;/p>

    顾晚不相信,这个对她“无话可说”的男人,就是自己全心全息去爱的男人?≈1t;/p>

    这个对她“无话可说”的男人,曾经为了自己而笑的男人?≈1t;/p>

    这个对她“无话可说”的男人,就是那个把自己的事情当做是他的事情的男人?≈1t;/p>

    顾晚怀疑了,动摇了,不敢相信了!≈1t;/p>

    “不,我不相信。”顾晚小跑着上前两步,想要抓住宫墨寒问个清楚。≈1t;/p>

    然而,却被半路出现的拦路虎莫雪融给硬生生的推开,“墨寒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要纠缠什么?”≈1t;/p>

    莫雪融趁着现在宫墨寒对顾晚有意见,使劲膈应顾晚,莫雪融觉得痛快的很,先前的那些委屈、恨意似乎在此刻都泄出来来,简直就是扬眉吐气了。≈1t;/p>

    但是,让莫雪融没有想到的是,顾晚被她这么一推,居然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1t;/p>

    “啪”的一声,是人倒在了地上的声音。≈1t;/p>

    莫雪融动手推的,她用了多大的力气,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虽然力道是有点大,但是也不至于把人给推倒吧。≈1t;/p>

    她似乎被吓到了一般,后退了几步,故意哆哆嗦嗦的说道,“不……不会吧,顾晚晕倒了。”≈1t;/p>

    宫墨寒冷哼一声,“装模作样!”≈1t;/p>

    话音落下后,宫墨寒便离开了,甚至没有看地上的顾晚一眼。≈1t;/p>

    莫雪融看到这样的情况,心中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对着顾晚的倒下的地方,吐了一口口水,便跟了上去,“墨寒,等等我!”≈1t;/p>

    在宫墨寒的意识当中,他已然将顾晚视作拜金女了,他有事的时候,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无碍的时候,立马又跑到他的面前来寻找存在感。≈1t;/p>

    骄傲如宫墨寒,怎么能够容忍顾晚如此?≈1t;/p>

    他在气顾晚,又何尝不是在气自己以真心换到狼心狗肺?≈1t;/p>

    如果他看了的话,大概会现顾晚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的累倒了。≈1t;/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