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1号婚宠:老公,忒给力! > 第272章 空空荡荡

第272章 空空荡荡

 热门推荐:
    宫墨寒的别墅里,全部都是回忆。

    顾晚犹记得,第一次来到宫墨寒别墅的情景,那时候,别墅里还不是这样子的。

    有很多因为莫雪融而存在的东西,死的活的多有。

    后来,慢慢在顾晚渗透下,这些有关莫雪融的东西全部都消失了。

    顾晚甚至有一段时间,会因为这个不大的改变,欣喜不已。

    然而,顾晚也是在此刻终于明白,有些东西不是让它消失了就会忘记,她顾晚虽然可以赶走莫雪融,但是,顾晚也是此刻才明白,莫雪融还是会在宫墨寒的心中,怎么也赶不走。

    顾晚走到院子里头的时候,她还想起来,自己那时候才刚来,宫墨寒家里的仆人就全部在院子里集合,站的整齐,喊她“宫太太”,声音是那么的嘹亮。

    想起来就觉得非常的不好意思,那时候顾晚是什么样子的表情呢?

    大概是面上平平静静,甚至看不出来一丝半点的不对劲,最多只是耳朵上有些红,可是实际上呢。

    顾晚心里却是那么的不好意思,甚至有些不知道应该站在哪里。

    可是当她将头转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宫墨寒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甚至还有一些得意。

    顾晚的心当时就定了定,她居然莫名其妙的就安静下来。

    后来,慢慢的也习惯了在宫家别墅的生活,竟然不觉得是寄人篱下。

    反而出乎意料的有一种“家”的感觉。

    是了,就是家的感觉。

    顾晚向来都是一个没有什么归属感的人,自从母亲离开过后,总有一种在哪里都是漂泊的感觉。

    可是啊,宫墨寒也是这些顾晚孑然一身的这些年里,第一个对顾晚说“我们回家”的人。

    顾晚当时就觉得心里十分感动,甚至泪奔当场。

    宫墨寒可能是觉得莫名其妙的,可是顾晚却是觉得异常的感动。

    即便现在想起来,也仍然是有所触动,却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一种心境了。

    很多事情,心情生改变,那么很多东西,也都是不一样了。

    就像现在顾晚眼里的泪水,已然烈日给蒸的干净。

    在这样的天气下,顾晚的内心,却感觉到莫名的一片冰冷。

    顾晚向前行走着,走到门口的时候,就仿佛眼前出现了幻想一样。

    身形欣长的男人站在门口,弯腰抱起一个长相颇为清新的女子,弯腰的弧度,看上去简直就是人类最为完美的一个姿势——为心爱的女人而折腰。

    不过,顾晚想起医院里的情形,宫墨寒和莫雪融简直就是一对璧人,顿时就觉得看到他们当初的情形,就全都就是假的如同逢场作戏一般了。

    他们曾经那么亲密又如何,宫墨寒转身还不是可以换作别人。

    顾晚从门口进去,亲手将门口的幻象打破。

    她明显是不想看到了,可是到了客厅看到桌子居然也想起来,宫墨寒为她温柔的擦去粘在嘴角的饭粒,那时候的顾晚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顾晚摇头,想要忘记当初的甜蜜,想要将当初那么愚蠢的自己从脑海当中给甩出去。

    甚至就连顾晚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她就那么容易的沉浸到一个男人给的腻歪当中,将自己原先并不打算交出去的心,就这么给交了出去。

    几乎可以说是当初有多么的甜蜜,那么现在就有多么的绝望。

    顾晚再抬眸的时候,眼前依旧是那一张桌子,桌子上那一个温柔的男子,愚蠢的、被蛊惑的女人都不见了。

    正当顾晚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候,眼前再次出现了另外一个场面。

    宫墨寒坐在沙上,她坐在餐桌上狼吞虎咽。

    顾晚知道那是最近生的一件事情。

    那时候,他们刚刚和好,一夜的缠绵过后,再醒来,依旧是黑夜,顾晚的床边并没有宫墨寒。

    顾晚慌神的功夫还没有过去,就闻到了楼下饭菜的香味。

    顾晚跟着味道下来,看到宫墨寒指示自己吃饭,她也早就饿了,也就没有矜持,直接大口大口的扒饭。

    顾晚现在站着旁观者的视角,看着便觉得自己很蠢、很傻,难道都没有现宫墨寒正在看着自己笑么?

    顾晚看着自己就觉得非常的好笑,她再想甩头将这些影像全部都从自己的脑海当中剔除出去,可是怎么样都不行。

    一气之下,顾晚便逃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去。

    逃,却是是逃。

    顾晚刚才逃跑的姿势,就像是后面有什么在追赶一般的,不停的跑。

    不停的跑,根本就没有一个停歇的时候。

    直到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头去,顾晚这才背靠着门,顺着瘫倒的坐到了地下去。

    原以为这样终于能够得到一方宁静之地,却没有想到,进入房间,看到眼前的床,想起来的却也依旧从前的场景——

    她闹着要去睡书房,宫墨寒偏偏不依着她,坚持让她睡在这里,却没有想到她顾晚有那么绝,居然再搬来了一铺床睡在宫墨寒的床旁。

    再后来,宫墨寒又让仆人将床搬了出去……

    如此循环往复,恰好就是感情缓和、分裂、再和好的见证。

    然而,如今的顾晚看到这一切的见证,都觉得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哀伤。

    “为什么?”顾晚将自己锁了起来,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伤心的情绪肆意流淌,“为什么宫墨寒你要让我喜欢你之后,再让我这么伤心难过?”

    声音在空气当中回荡着,回应顾晚的没有别人。

    只有顾晚自己嗡嗡作响的脑袋,除此之外,压根儿就没有其他别的声音。

    就这样,顾晚将自己锁在房门里头,不吃不喝,有人敲门顾晚也绝对不可能开门,即便,顾晚就是坐在门口的一块地上,她也不愿意抬手。

    门外听到门的里面,并没有声音,便在敲动了几下之后,朝着门里喊着,“顾小姐,你在吗?”

    “……”顾晚丝毫没有意思一毫,想要说话的意思,只是呆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

    “啪啪拍——”门外敲门的声音,似乎非常的固执,一点儿都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没有得到顾晚的回应,就再一次的敲响了门。

    “顾小姐,你在里面吗?我刚看到你回来了。”是仆人的声音,宫家的仆人总是对顾晚很是关心。

    可是,顾晚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宫家的仆人关心她,是因为宫墨寒,所以给了她一个面子。

    所以顾晚依旧是没有回应他们。

    没有听到动静,渐渐的外面的声音也消失不见了。

    顾晚所在的房间里,又重新回到了寂静,顾晚也终于忍不住的哭出了声音来,哭的撕心裂肺、山崩地裂……

    而另外一边的宫墨寒。

    看着顾晚离开的背影,久久都不能回过神来。

    他恨顾晚的离开,也恨自己为什么总是不能控制好自己,让顾晚伤心的离开,更加恨自己为什么在顾晚离开的时候,不伸出手挽留她,哪怕说一句话也好。

    没有办法,人总是这样。

    在遇到事情生的时候,压根儿就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话,可是啊,事情过去了,就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

    顿时就什么也都知道了。

    很是奇怪,也很是烦躁,此刻的宫墨寒就是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当中。

    不过,宫墨寒在深呼吸了几下之后,毅然决然的跟上去,追上顾晚,大不了就是掀翻了这座城市也要找到顾晚,跟她好好的解释一番。

    毕竟啊,毕竟宫墨寒清楚今天的一天已经够愧对顾晚了,怎么能让顾晚一个人再去伤心难过呢?

    宫墨寒不舍得,更加不忍心。

    宫墨寒挪动了脚步,向着顾晚离开的方向赶去。

    然而,就在宫墨寒还没有迈出一步的时候,就听到了身后病房里头,来自莫雪融的呻吟的声音。

    “啊……墨寒……墨寒,你在哪里……”莫雪融呻吟的声音,简直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

    宫墨寒顿时就停下了脚步,在回头,与不回头之间,纠结了三秒钟,还是转身回到了莫雪融的病房。

    他进入病房,薄唇紧抿,看着莫雪融躺在床上直打滚的模样,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

    于是乎,宫墨寒问出了声,“怎么了?”

    没有办法,宫墨寒问出了这句话的时候,就表明宫墨寒已然输了,他终究还是逃不脱莫雪融的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

    宫墨寒离不开身,也不过是因为莫雪融刚好抓住了宫墨寒看似高冷,实则心肠很好,并且顾念旧情的毛病。

    这也恰恰就是宫墨寒被莫雪融成功拖住的原因之一。

    只见莫雪融委屈巴巴的撅起了嘴巴,糯糯的说道,“我手好疼啊。”

    “手好疼?”宫墨寒的眉头不自觉蹙起,这不应该啊?

    然而不一会儿,宫墨寒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就将眉头舒展一来。

    “嗯。”莫雪融看到宫墨寒的动作,有些奇怪,然而,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没事,你这是麻药的劲儿刚刚过去,这属于正常现场,不用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