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1号婚宠:老公,忒给力! > 第191章 一碗海鲜面

第191章 一碗海鲜面

 热门推荐:
    果然是这样,猜也会猜的到,莫雪融会是这样的反应,也不枉这些年,顾晚杀时间,看的那些没有营养的宫廷剧。

    时间浪费了一大把,别的没有学到,谢谢心计、桥段、套路,倒是学的一套一套的。

    就知道莫雪融没有那么简单,顾晚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只听得莫雪融的声音依旧没有停下来,话还在继续说着……

    也好,顾晚想听听,莫雪融除了那些假装柔弱,搬弄是非之外,还有哪些本事。

    “……只是可惜了这一碗药膳了。”莫雪融语气里的低沉还有可惜的意味,恰到好处。

    似乎一点也不没有矫揉造作的感觉,所有的都是刚刚好的击中宫墨寒的内心。

    他也没有想到莫雪融为因为一碗粥而难过,而不是先就纠结自己身上的那些烫伤。

    虽然都是轻伤,然而女人不就是哪种一点点小伤就吹胡子瞪眼,大惊小怪的生物么?

    说实话,宫墨寒对于哪种女人可不感冒,反而喜欢那种遇事淡定、大事不惊怪,小事不慌张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他宫墨寒。

    然而,宫墨寒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说的这样的女人,似乎是按照一个什么样的模板,来说的一般。

    是了,就是默默咬紧牙关,没有说话的顾晚。

    一开始,宫墨寒还会嫌弃顾晚这样的性子太闷,全然没有其他的女人哪种柔柔弱弱的,风一吹就会折断的感觉。

    可是,后来啊,宫墨寒就因为顾晚的不一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才会在小小的身体里,拥有那么大的能量。

    也就是如此,一段感情的伊始,往往是因为兴趣。

    但是,现在,宫墨寒的心中感觉对顾晚非常失望的宫墨寒,哪里会注意到顾晚。

    即便,心中是想要看看顾晚的,然而他有气,还是故意不去看向顾晚。

    他反而还柔声对莫雪融说,“没关系,粥撒了,厨房还可以在做。”

    说话间,宫墨寒的眼风还顺带扫了一眼,门口两个干杵着那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反应的仆人。

    仆人接触到宫墨寒的眼神,立马如同触电一般,慌慌张张的点头,“是是是,宫少说的对,厨房还能再做,要多少有多少。”

    这话是说给莫雪融听的,仆人惯会看人眼色行事,现在宫墨寒冷顾晚,而善待莫雪融,仆人自然也是会跟着风向走的。

    没有办法,不能说他们墙头草,这也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然而,他们都没有现,甚至没有一个人现宫墨寒收回目光时,微微眯起的眸子,在顾晚的身上有一刹那的停留,然而,也只是一刹那而已。

    莫雪融本该高兴的。

    为这一刻,仆人没有再冷脸对她,为这一刻,自己的扬眉吐气,为这一刻,她终于如愿自己处于宫墨寒的怀里,而顾晚在一边。

    可是,莫雪融却不知道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大概是因为,并没有打击到顾晚,顾晚依旧是背对着他们,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莫雪融心中有些失望顾晚的反应的同时,也在暗地里嘲讽了一下,顾晚必定是在强自称样子罢了,心中必定是很累的。

    “不用麻烦他们了,”莫雪融瞥了一眼顾晚过后,顿时觉得很是无趣,便收了性质,“我也是刚刚看见晚晚端着,一时嘴馋罢了。”

    顾晚没有想到,莫雪融兜兜转转一圈,最后还是把话题重新又引到了她的身上来。

    也不知道莫雪融这是什么意思,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过,顾晚还是比较期待宫墨寒的反应的。

    顾晚终究还是有些心中意难平,既然已经知道,宫墨寒在他们之间是侧重于莫雪融的,她还是想知道,到底侧重了多少。

    只听的宫墨寒低沉的、熟悉的笑声,倏忽之间,在有些沉闷的房间当中响了起来。

    莫雪融也有一刹那的恍惚,有多久,宫墨寒没有这么对着她笑过了呢?

    大概是很久很久。

    顾晚心中苦涩,原来连这种笑容,也不是她顾晚的专属福利,顾晚的失望更甚。

    如果说,之前宫墨寒的责怪可以解释为是莫雪融暗中使计的话,那么顾晚还可以自圆其说,是莫雪融的原因,导致了误会的产生。

    可是现在,就连顾晚自己,也不知道应该给原谅宫墨寒找个什么样的借口。

    心神不宁间,只听的宫墨寒继续开口说道,“我当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嘴馋而已。”

    “嗯?”莫雪融顿时就迷茫了,不知道宫墨寒这是什么意思,也听不出宫墨寒这是褒义还是贬义,抑或是,宫墨寒还是在为顾晚讽刺她么?

    只片刻之间,莫雪融便想到了无数的可能性,由此可见,女人的联想能力可不是盖的。

    然而,顾晚现在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想要继续听下去了。

    后续进展,又和她顾晚有什么关系呢?

    一直以来,不都是宫墨寒和莫雪融两个人的事情么?在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当中,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人吧。

    顾晚如此想着,便有一些自暴自弃的感觉。

    宫墨寒向外做出了一个手势,便见外面就有一个仆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正想要一走了之的顾晚,微微动了一下,却因为闻到了某一种熟悉的、渴望的味道,停下了脚步。

    “墨寒,我都说了不用麻烦了,再说,现在也不是吃早餐的时间了。”

    莫雪融看到托盘便下意识的以为宫墨寒是叫人重新做了一份药膳来。

    其实,莫雪融一点儿也不想吃药膳粥,她身体好着呢,之前想吃,跟顾晚抢食,也纯属是因为心中不痛快,想和顾晚抬杠罢了。

    这样的莫雪融,自然是不会对药膳粥,有什么想法的。

    说话间,莫雪融的眼神,接触到宫墨寒的眼神,只见他的眼神深沉,让莫雪融感觉,宫墨寒似乎在看着她,又似乎不是。

    让莫雪融有一种莫名的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样的宫墨寒实在还是有些太陌生了。

    “这不是药膳。”宫墨寒没有多说,对着仆人淡淡的招了招手,仆人便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按照常理以及之前的预设来说,仆人的这个托盘是要停在顾晚的面前的。

    可是,为什么突然生了变化,仆人自然不会多问,依着宫墨寒的意思办事不就是了。

    药膳?顾晚听到这两个字,心中也是冷笑。

    怎么可能会是药膳呢?这个味道,对于吃货顾晚来说,她一闻就知道是什么了。

    “哦?那是什么?”莫雪融心中好奇,她也是没有想到,宫墨寒会为她准备口粮,自然也是想不到盖子里面的是什么。

    宫墨寒轻扯嘴角,余光瞥见,顾晚停留下来的脚步,“你自己打开看看。”

    “好。”莫雪融点头,不难看出,她多少还是有些雀跃的。

    在莫雪融的意识里,宫墨寒为她准备口粮,这算是一个值得纪念的进步了。

    在莫雪融打开盖子的一瞬间,香气四溢,顾晚也在此刻,转过了身子。

    顾晚眼神定定的望着盖子里的大碗,果然……是她魂牵梦绕的海鲜面。

    宫墨寒原来知道,可是他却将她喜欢然而一直没有吃到的海鲜面,拱手让给了别人,并且就当着她顾晚的面。

    这是不是一种示威?

    不管宫墨寒是什么意思,顾晚就觉得是了。

    “哇哦。”莫雪融也瞥见了顾晚转过来的身子,顿时脸上就洋气了更为幸福的笑容,“莫寒,你这个朋友真是够意思,下班回来居然还给我带好吃的。”

    “喜欢就好。”此刻的宫墨寒甚至觉得从莫雪融嘴里冒出“朋友”这个词,听上去还蛮顺耳的,于是,又补了一句,“你也说了,朋友,应该的。”

    可是,莫雪融就听着不那么顺耳了,朋友?这可不是她真正想要的,也不是她想要展示给顾晚看的。

    莫雪融心中冷笑,“啊,莫寒,你没有给晚晚带啊?”

    莫雪融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这也是莫雪融想要的效果,她在心中默默打着自己的算盘。

    ”顾晚不要以为你装模作样,就可以掩饰心里的落寞了,很累了吧,这下,我戳破了窗户纸,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掩饰。”

    宫墨寒闻言,眉梢微笑的挑了挑,斜睨了一眼顾晚的方向,在看到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时,甚至连一点儿歉意都没有。

    宫墨寒瞬间气极,自己做错了事,难道没有一点意识的么?

    “没事,不用,做错事的人没有资格吃。”

    宫墨寒语气冷冷的,却是落地有声。

    顾晚听了宫墨寒的话,也只是撇了撇嘴,丢下了一句,“我没有做错事。”

    她便转身离开了,宫墨寒看着顾晚的瘦削却挺直的背影若有所思。

    “顾晚,你何必这么倔呢?到底还是恃宠而骄了。”宫墨寒低喃出声。

    “嗯?莫寒你说什么?”莫雪融大概是一时没有听清宫墨寒说的话,有些疑惑的问了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