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1号婚宠:老公,忒给力! > 第152章 是时候东山再起了

第152章 是时候东山再起了

 热门推荐:
    护工只有刹那的呆愣,不一会儿就反应过来,点头应道,“好的,顾小姐,我这就给你找一个轮椅过来。”

    “……”顾晚内心里是崩溃的,她也只是背部受了一点伤而已,需要轮椅这么夸张的东西么?

    不过顾晚没有反驳她,毕竟人家能够让答应她,没有阻碍她就已经是好样的了。

    那么,护工想要稳妥一点又如何呢?只要能让她顾晚出去透透气,那么全依着护工又能怎样呢?

    于是,顾晚便微笑颔,“麻烦你了。”

    护工垂间,满是笑眯眯的模样,顾晚的客气,和其他的那些千金小姐相比一点都不一样,可以说是很温和了。

    护工也是第一次接触到如此和善的小姐,难免对她喜笑颜开了,她心中不自觉的想到,难怪宫墨寒先生会喜欢这个女子。

    这种性子,换成另外的一个人,也很难不喜欢吧。

    护工如此想着,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的,她中规中矩的点头,“这是我应该做的。”

    话音落下,护工便想要出门去了,却未曾想被风澈之和顾晓天二人联合堵在门口。

    这两个自护工出现以后,便没有在说过话的男人,却在此时动了,并且是恰恰正好挡在门口。

    护工低眉顺眼,“二位先生,请行个方便,让个路吧。”

    可她对面的两个男人,一个将头抬起,看向天花板,假装没有听见。

    这是顾晓天的做法,他不想让也不好意思拒绝,便抬头看天,典型的奶油小生性格。

    而风澈之则使用出他的惯用脊梁,挑眉一笑,极尽风华,这个动作如果是换一个男人做出来的话,恐怕是轻浮的很。

    可风澈之不同,他只会让人觉得魅力无限,风澈之如此之后,摇了摇头,接踵而来的一句便是,“不让。”

    “……”护工无奈,显然这两人是没事找事不想让她出去的咯,她可不会自恋到以为他们是因为自己。

    护工心里明白,是因为身后的顾晚。

    随即,护工转头看了看顾晚,向她投去求助的眼神。

    顾晚一双眸子,沉静的望了望门口的顾晓天一眼,目光便落到了风澈之身上,红唇颤动,“你们这是做什么?”

    顾晓天心中莫名的“咯噔”一下,虽然顾晚没有看着他说,落在他身上的也只有一眼,然而,顾晚的这一眼里,便让顾晓天感受到了顾晚的失望。

    于是,顾晓天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便再也不敢妄动。

    而风澈之却没有这个顾虑,顾晚原本就拿他当朋友,不过在风澈之看来,那不过是顾晚不愿意承受自己对她的感情罢了。

    所以啊,风澈之他行事顾忌也就少了许多,他只管考虑顾晚,不考虑那么多。

    因此,风澈之并没有答理顾晚的话,反而是眸光锁定护工,语气凉凉,“你是宫墨寒派来的没有错吧?”

    “没有。”护工搞不清楚顾晚是什么意思,然而她还是如实回答了。

    “那么,他就是让你这么照看顾晚的么?”风澈之语气越森冷的难,大抵是将在顾晚这里的求而不得的怨气,放在了护工身上。

    “还是说,是你玩忽职守,并不愿意尽你的本分?”风澈之话音一转,在护工头上扣下一顶更大的帽子来。

    护工见状,眉头一皱,连呼吸都窒住了,比之顾晚的进退有度,落落大方,是第一次碰到。

    那么,这么难缠而多变的风澈之,大概也是第一次碰见了。

    明明他在顾晚面前还是那么和颜悦色的模样,怎么到她的头上就一下变脸了,度之快堪比六月的天、孩子的脸。

    护工眉头微微皱起,“宫先生事先就对我交代过,一切以顾小姐的意愿为先。”

    她的态度不卑不亢,声音掷地有声。

    顾晚听到这句话,蓦然回,心中顿觉十分温暖。

    她也没有想到,一向冷面冷清的宫墨寒说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而风澈之顿时心中气氛蔓延,明明他只是想要以顾晚的安全为先,所以质疑了一番宫墨寒派来的护工,想要铩一下他的锐气。

    却未曾想居然会被宫墨寒摆了一道,这样两相对比起来,顾晚必定是又要恨死他了。

    风澈之默默咬牙切齿,心中暗暗腹诽,这个该死的宫墨寒,居然如此心机。

    与此同时,在办公室里加班加点工作的宫墨寒,忽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宫墨寒剑眉微挑,摸了摸鼻子,“怎么回事?”

    宫墨寒不知道是,打哈欠是有人在背着他的地方骂了他。

    顾晚轻呼一口浊气,对着护工挥了挥手,“好了,你可以出去找轮椅了,没事了。”

    这一次,大概是风澈之受到了暴击,并没有再阻止护工,而顾晓天自然也不敢,他向来都是跟随着姐姐的心意的,一开始拦住也只是一时脑热罢了。

    如果姐姐愿意要的话,他便是将这条命给了顾晚,也说不定是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只不过,顾晚不需要他的命,而是让他好好的活下去,那么,顾晓天也必定是为了姐姐认真、努力的生活的。

    护工试探着迈出了一步,看见没有人阻拦,她便赶紧跳出了门了,以防他们反悔,那就不太划算了。

    等到护工走后,顾晚、顾晓天以及风澈之他们三人,相对无言。

    他们不知道护工什么时候会回来,也不知道在此时此刻如此尴尬的时间里能够说些什么。

    他们仿佛约定好了一般,齐齐的望着门口,等着护工进来。

    三个人也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姐弟和朋友,默契是默契的不得了,都是同时决定着安静的不说话。

    良久良久……还是顾晚率先打破了沉默,她清咳几声,“咳咳。”

    顾晓天回眸,将目光落到了顾晚的身上,眼神中紧张的很,“姐姐,你这是这么了,是不是倒春寒,感冒了?”

    风澈之也该视线放到了顾晚身上,虽然沉默着没有说话,然而眼里还是难掩着他对于顾晚的关怀。

    “没有没有,”顾晚面对顾晓天的问话,连忙摆手,她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用来吸引注意力的方式,居然会收获到意料之外的关怀。

    不过,也是。

    风澈之和顾晓天二人都是她顾晚身边最亲近的人,关怀即便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却也还是清理之中。

    顾晚心中清明,清楚着,知道着,并且记得。

    在顾晚摆手之后,顾晓天脑海中如同一团乱麻一般,根本就解不开,面上的疑惑也是一眼便可现。

    顾晚在心中情不自禁的慨叹了一番,所幸,顾晓天的纯真还没有被全部泯灭,他即便是在心智上成熟了很多。

    但是,面部的表情还是如同一张白纸一般,隐藏不了太多的情绪。

    也或许是说,顾晓天即便是变了很多,内敛了不少,然而在她顾晚的面前,依旧是当初那么羞怯清秀的少年郎。

    “我只是想要咨询你们一件事情。”顾晚想通了这一切以后,便将她这个问题暂时放到一边。

    “嗯好,姐姐你说就是。”

    顾晓天率先接口,他对于姐姐的疑问很是好奇。

    如果能够解决,他当然是希望自己能够帮姐姐解决问题,在顾晚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自己也是好的。

    顾晚点头,她知道顾晓天必定是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

    只是,风澈之就不一定了。他还是有脾气的,顾晚偏头看向风澈之,然而挑眉。

    风澈之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真的是拿顾晚一点办法也没有,风澈之如此想着,话说出口,“顾晚,你说。”

    顾晚得到风澈之的回答,心中顿时有了底气,她知道风澈之这么说,便是将自己的话放在了心上,那么自己待会儿提的问题,风澈之也必然是会尽心尽力的回答的。

    “我最近有些闲的慌,每天没有着存在,我想我应该是时候东山再起了,重新将我的咨询店开起来,不然,我不知道我人生的意义在哪里。”

    顾晚沉默了一会儿,慎重的将这段说说出来。

    实际上,也确实如顾晚所言,一个人一旦习惯了什么,就必定很难割舍的掉了。

    而顾晚显然是习惯自己的工作,并且热爱了,她离不开。

    顾晓天是明白姐姐的执拗的,也明白她想要的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她喜欢的东西,也向来是会一条路走到黑的。

    这便是顾晚。

    顾晚会说出这一段话,顾晓天一点儿也不觉得纳闷。

    风澈之也对此便是非常理解,只是他对于顾晚重新站起来的度,表示惊叹。

    之前,他也劝过顾晚重头再来,只不过,顾晚那时并没有这么强烈的意愿。

    那时,风澈之便明白了,顾晚没有想清楚之前,谁也帮不了她,不用去拉她,也不用去扶她,静静的等待着,顾晚自己站起来就可以了。

    然后在前边等着顾晚,便是对于顾晚而言最大的鼓励了。

    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风澈之心里为顾玩开心的,程度可以说是一点儿也不亚于顾晓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