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1号婚宠:老公,忒给力! > 第48章恼羞成怒了吗?

第48章恼羞成怒了吗?

 热门推荐:
    “怎么,恼羞成怒了吗?不应该啊,即将成为宫太太的人,不应该横着走路了吗?”顾嫣然笑着说道,眼里满是讽刺的意味。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一直以来惯会做那些狗仗人势的事情。”顾晚冷笑着说道,她现在只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无比的恶心。

    “顾晚,你还真以为你自己能够成为宫太太了?你还真是天真的很啊。有我在,你认为你还有这个机会吗?”

    顾嫣然轻蔑的看着她,有她在,她绝对不会让顾晚成功的成为宫太太。

    他们所有的对话都落到了宫墨寒的耳中,他双眉紧蹙,一只手狠狠的攥着,听到顾嫣然那样的姿态和顾晚说话,他甚至想让这个女人立马永远都消失。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男朋友是宫明睿,现在你这样和我说话合适吗?如果让他知道的话,你觉得你的下场是什么吗?”顾晚冷笑着说道。

    她现在觉得多看她一眼都是一种很恶心的事情,这个人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把戏她看得多了,当真是一个恶心至极的人。

    “呵呵,宫明睿吗?我现在已经对他失去兴趣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所以没关系啊,你去告诉他又能如何?”

    顾晚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她真的非常的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她这样恶心的人。

    做出这样道德沦丧的事情,她竟然还能说得如此的风轻云淡,当真是个恶心至极的人。

    “顾嫣然,你真的恶心到我了,你这种女人就注定只能被人抛弃。”顾晚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知道顾家人一向都是如此的恶心和狠毒,可是今天顾嫣然的话还是再次刷新了她对她的看法,果真是小人到了极点。

    顾嫣然双手紧握,睁大眼睛狠狠的瞪着顾晚,刚刚顾晚的话真的碰到了她最不愿意被人提起的事情,那就是‘抛弃’。

    “顾晚,你也别给我嚣张,我看被抛弃的人是你吧,我顾嫣然一直以来都是只能抛弃别人,还没人敢抛弃我!”顾嫣然几乎是怒吼出这句话的,整个人都是一种疯癫的状态。

    宫墨寒再也坐不住了,手机一直再开着扩音,直接乘着总裁专用电梯就下去了。

    他现在恨不得立马到那个傻女人身边,他急切的想要确认她的安全,虽然心底的这份担忧他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顾嫣然,你今天过来找我只是想跟我说这样无聊的话题的吗?”顾晚直接忽略她疯癫的状态,淡淡的说道。

    她实在不想再在这里跟她说这些废话,他刚才所说的被人抛弃,也并不是什么空穴来风,或者只单纯用来刺激她的话,而是顾嫣然几年以前就和男人厮混的那些事情,那些事情她都知道。

    顾嫣然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刚才有些激动的情绪,“顾晚,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宫明睿分手吗?”

    顾嫣然嘴角划过一抹得意的笑容,好像刚刚愤怒的人不是她一样。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我也没有兴趣要知晓你的事情。”顾晚淡淡的说道,她现在当真是不想听顾嫣然在这里废话了。

    顾嫣然并没有因为她的疏远而表现的不开心,反而是笑着说道“那是因为你已经和宫明睿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所以我就和他分手了。”

    顾晚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她的确是介意她之前抢走自己男朋友的事情,虽然自己事后也的确想开了,那个渣男,根本就不值得自己伤心难过,可是她的确是对自己造成过伤害。

    顾晚至今都难以置信,她刚刚听到了什么?顾嫣然的意思就是说,她是为了伤害她才抢走了宫明睿?

    “顾嫣然,这就是你对感情的态度吗?看来你为了折磨我还真是舍得下血本,你真的是在拿一生和我做赌注啊。”

    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赌注,偏偏她选择了最偏激的方法,正如她选择了最糟糕的方式去生活一样。

    “没错,我就是为了抢你的男人,原来的宫明睿是,现在的宫墨寒也是,只要有我在,你就永远都别想得到最好的!”顾嫣然得意的笑着,表情狰狞可怖。

    顾晚皱眉,倒是觉得很好笑,她从来不知道顾嫣然竟这样的恨自己?她和她之间竟然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而她这个当事人竟然一无所知?

    “但愿你可以成功吧。”顾晚笑着说道,仿佛顾嫣然的话没有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

    宫墨寒直接将车飙升到最高,听着顾晚没我任何波澜的声音,他心里莫名的烦躁,她当真就如此的不在意自己?就如此迫切的想要逃离自己的身边吗……

    “顾晚,我会让你后悔的!终有一天,我会让你跪着求我!”顾嫣然狠狠的说道,说着就直接带着怒气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顾晚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

    自从顾嫣然和她妈妈到了顾家以后,她们相处的确是不太和平,也会产生很多的矛盾,可是她终究是不记得顾嫣然为什么会如此恨她。

    自从她和她妈妈到了顾家以后,她所有的生活都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就算是恨,也不应该是她恨顾嫣然吗?

    顾晚轻轻的叹息,恨到要拿自己的一生去毁了她,真的值得吗?

    宫墨寒到的时候凑巧看到顾嫣然上了一辆计程车,心里怒不可遏,甚至有些想要杀了面前的女人,可是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嘭…”宫墨寒直接一脚踢开顾晚诊所的门,带进了一阵风的同时,带进了一身的冷气。

    顾晚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站起身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过来了?”

    顾晚此刻的心情有些失落,虽然刚才顾嫣然的那些话她并没有太听进心里去,可是心里还是会不自觉的的泛起一种淡淡的忧伤。

    宫墨寒定定的看着她,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脑子一片空白,之前想好的所有的质问和询问,一时间什么都没了。

    宫墨寒直接将她庸俗怀中,无论她多么的想离开自己,多么的想逃离自己,可是现在他只是迫切的想要确认她的存在,感受她的温度和气息。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顾晚有些不适应,他的力气很大,大到自己没有任何办法抗拒。

    顾晚只能呆呆的站着,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甚至连呼吸都变得非常的小心翼翼。

    “你…你到底怎么了?”顾晚小心翼翼的问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宫墨寒,完全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豹子,受伤但是浑身竖满利刺。

    宫墨寒并没有回答她,这个拥抱也是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开。

    “刚刚顾嫣然来过。”这是宫墨寒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你,你怎么知道的?”顾晚睁大眼睛看着他。

    顾晚想了想说道“你刚跟碰到她了?”这大概是她能够想到的唯一的解释。

    顾晚并不知晓,刚才她和顾嫣然之间所有的对话都被宫墨寒听到了。

    宫墨寒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他并不想让顾晚知道他听到她刚才说的那些话了。

    宫墨寒更想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不那么难过。

    “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顾晚愣愣的看着他,她总觉得今天的宫墨寒好像有些不正常,整个人都很受伤的样子。

    宫墨寒皱了皱眉头,很多话现在他都无法说出口,无法给她什么承诺,但是刚才顾嫣然对顾晚说的那些话,他不会忘记。

    “你…你刚才还没有告诉我,你和宫明睿到底是什么关系…”宫墨寒的眼神有些闪躲和回避。

    他觉得自己就是在自虐,明明很不希望她提起那个人,自己却偏偏要问出口。

    “我不是说了吗,我们就是农夫与蛇的角色,没什么特别的关系。”顾晚不以为然的说道,对于宫明睿这个人,她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恶心至极,人渣垃圾就是她对宫明睿的评价。

    “你和他原来是恋人的关系?”宫墨寒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企图从她的眼睛里看出点别的东西。

    顾晚眼目低垂,不自觉的咽了咽嗓子,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们…我们…”

    顾晚一时间根本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她和宫明睿的关系,她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合理的解释。

    宫墨寒只是皱眉说道“你实话实说就好,我不会介意。”

    他既然敢说出这句话,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与其听到她精心编制的谎言,他更愿意听到实情。

    自己的那个弟弟除了不理会公司的事情之外,其他的好像也都还可以,可是每一次他提到他的时候,顾晚的态度总是会生巨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