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1号婚宠:老公,忒给力! > 第46章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第46章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热门推荐:
    “如果你不想收我的律师函的话,就立马和我的未婚妻道歉。”宫墨寒抬眸,眼睛里刚刚的柔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凌厉和冷淡。

    顾晚一愣,眼睛里闪着亮亮的光。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宫墨寒会这样替她说话,她以为他刚刚已经足够维护她了,可是没又想到他现在竟然会要求刘海星对自己道歉。

    毕竟她这样一个毫无背景可言的人,若真的和刘海星起了起了冲突的话,她也不会占到上风的。

    其实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尤其是在母亲死后,她必须坚强,必须成为弟弟的依靠,所以以前收了委屈,要不就是自己讨回来,要不就是默默的忍受着。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的维护她。

    虽然她并没有说什么,但是要是说不感动是假的,心里像是流过了一阵暖流。

    “主管,你看我这样的要求合理吧?”宫墨寒将视线转向了一直在旁边站着的主管,笑着说道。

    主管只觉得背后冷,这件事情又怎么牵扯到自己的身上了呢,明明是尽力想撇开的事情,他却偏偏给自己出了这样一个难题。

    “这…这…既然刘小姐说她说错了,道歉自然也是应该的。”

    在刘海星和宫墨寒之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而他也只能选择后者。

    刘海星怨恨的看了顾晚一眼,看来她今天是真的讨不到便宜了,可是从小就骄纵惯了的她,很难做到这样向别人低头,尤其还是一个她没看上眼的人。

    “对不起。”刘海星不甘不愿的说道。

    听着她略带不满的道歉,顾晚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可是她并不打算再多说什么,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一个插曲,现在也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她自然不会再咄咄逼人。

    “我们回去吧,直接定刚才的那套婚纱就好了。”顾晚有些倦怠的说道,本来今天过来挑选婚纱,她就有些情绪,可是万万没想到又会生这样倒胃口的事情。

    宫墨寒温和的点了点头,绅士的拉起了她的手。

    皮肤生碰触的那一刻,顾晚只觉得浑身都战栗了,不自觉的怔了一下。

    宫墨寒一愣,他感受到她的异样,以及刚刚他牵起她的手都时候,她的排斥,可是他也只是顿了顿,牵紧了她的手。

    “主管,直接将婚纱给包起来,送到我公司就好。”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顾晚无奈的问道,他牵着自己的手就往外走,可是关于他要干什么的事情,自己却是一无所知。

    顾晚直接甩开他的手,“现在婚纱也挑选好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去上班了。”

    她昨天就因为他的问题没去上班,现在找她预约的客户已经排了好几队的人了,她怕她自己不上班真的会砸了自己的招牌。

    “怎么,今天我也是花钱请你出来的好吗,你打算旷工?”宫墨寒挑眉问道。

    有时候他真的很想把她的脑袋打开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和他在一起是多少女人求也求不来的事情,可是她却偏偏想方设法的要逃离自己。

    “算我说错了好不好,我今天就先不收你的钱了,而且如果你下次找我看病的话,我一定会给你打五折,所以你就放过我吧,好不好?”顾晚委屈巴巴的说道,仿佛和他在一起,真的是一件很让人感到委屈的事情。

    “顾晚!”宫墨寒恶狠狠的喊道,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怒气。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竟然说自己去找她看病?

    宫墨寒勾唇一笑,慢慢的靠近她,另一只手直接拥住她的腰,不让她有所动作。

    “我是不是有病,你不是最了解的吗?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再试试?”宫墨寒笑着说道,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部,引的她一阵战栗。

    “不不不,你没病,是我说错了。”顾晚连忙摆手说道,她想躲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会在让自己狼入虎口…

    宫墨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每次一看到这个女人一副嫌弃的表情看着自己,就觉得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今天我答应晓天,要和你一起去看他的。”宫墨寒平静的说道。

    “晓天?你什么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好了?”顾晚疑惑的说道,最近她的确是有几天没去看过晓天了,可是这几天的时候也不至于让他们关系飞展吧…

    宫墨寒自顾自的往停车场的方向走过去,他自然不会告诉她,他们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好的,更不会告诉她,她们之间存在着怎样的交易。

    其实在几天以前他就和顾晓天做了一个交易,那天在他和顾晚吵过架以后,他生气的来到了顾晓天的病房,只是因为顾晚说了一句,“你不了解我。”

    宫墨寒至今都有些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去这样主动的想要了解她,为什么想要去了解她的喜好,然后将她的这些喜好一一的记在心里。

    “喂,你等等我啊!”身后的叫喊声瞬间将他拉回了现实,回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继续走着。

    他知道她是一定会跟上来的,但凡是提到她弟弟的事情,她所有的原则底线都可以暂时不提。

    宫墨寒意外的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在意这个女孩子了。

    顾晚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和他一起去医院看晓天,毕竟她之前和晓天说过,自己会幸福,自己和宫墨寒之间也会好好的相处,所以就算是为了不让这件事露馅,她也会过去。

    顾晚一路小跑的跟上他,“嘿嘿,一起过去啦。”

    宫墨寒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平时没看她这么对自己笑过,而每次她对自己示好的话,也肯定是有目的存在的。

    “你到底什么时候去医院看晓天的?”顾晚抬头看着他问道,意外现他真的比自己高很多,至少说话的时候还需要抬头去看他。

    “这和你有关系吗?”宫墨寒冷冷的说道。

    “当然有关系了,他可是我弟弟哎,所以关心他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我必须要保证接近他的人都是好人,而不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顾晚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丝毫没有注意到宫墨寒越阴沉的脸色。

    直到上车的时候,顾晚依旧在叽叽喳喳个不停,像是打开了话闸一样,有着说不完的话。

    “你和晓天还说了什么事情了?”顾晚一副审讯的表情看着他,生怕他把自己的弟弟教坏了一样。

    宫墨寒只觉得很无奈,虽然她弟弟的年龄说不上大,可是也是接近成年的年纪。

    而且通过和她弟弟的谈话,宫墨寒现他和顾晚一样都尤其的聪明,所以顾晚的这个担心还这真是有些多余。

    宫墨寒挑眉,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或许自己可以好好的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多了解她一下,毕竟她平时半个字都不愿意和自己多说的状态。

    “你和你弟弟的感情很好吗?”宫墨寒淡淡的问道。

    “当然了,我弟弟是我唯一的亲人,你说感情好不好?”顾晚理所应当的说道。

    顾晚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小时候,他比我矮很多,就是小小的,只能跟在我屁股后面乱跑的时候,就知道把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

    记忆拉回当初,那个时候多好啊,有身体健康的弟弟,有爱她们的妈妈,有无忧的生活,可是现在这一切她都没了。

    “如果没有你弟弟,你或许会生活的更好…”

    宫墨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说出这样一句话。

    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有些感激顾晓天的病,如果不是如此,她或许早就已经从自己的身边逃走…可是又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未免有些太疯狂了。

    顾晚一愣,嘴角带上一抹苦笑,这样的话,她听的已经够多的了,再次从宫墨寒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她并不感到奇怪。

    她的弟弟在拖累她,这是一般人都会认为的,更是一种‘人之常情’,可是他们都不了解她…

    “其实,晓天从来都不是我的负担,而是我的动力,是我为之奋斗的目标,如果没有他,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的我。”顾晚定定的说道。

    她和弟弟之间的感情,她并不期盼所有人都能够了解,但是她还是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他们都不是她,不会了解和体会她和弟弟之间的那种感情,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从不要求别人的理解。

    “如果没有他的话,或许我早就死了,在妈妈死的那一天,我也就死了,而不是委曲求全的在顾家待着这么多年,而不是努力的想要好好的活着。”

    从妈妈死的那一天,顾晚心里萌生了另一个新的想法,只有她活着,她的弟弟才有可能活着,如果她死了,她的弟弟一切都完了,所以无论怎样,她都会好好的活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