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写推理小说 > 第180章 朋友多的好处

第180章 朋友多的好处

 热门推荐:
    

    “苏作家看起来真是太年轻了。”

    

    “我要是有苏轩冕作家一半的才华,那得做梦都要笑醒。”

    

    “你们都是看苏轩冕君小说,才喜欢苏轩冕君的,而我是听了苏轩冕君的演讲才喜欢的,从演讲能听出来,苏轩冕君是个很有想法的人。”

    

    会场嘈杂,在主要舞台那边,按照流程今晚的主角苏轩冕就要登台了。

    

    雪山信已经完全进入了看书模式,所以对外界的事情,并不关注,继续看下去他了解到,其实英国女士德贝纳姆小姐,和从阿巴思诺特上校,两人并不是熟人,只能说是旅途中遇到的老乡。

    

    如此一来,雪山信再次更正了对阿巴斯诺特上校的评价,他蛮横的坐下,如果是认识,那只能够说上校对朋友态度不行,但不认识只是老乡,就代表这个人性格蛮横。

    

    上校和英国女士聊天,当波洛这个外国人不存在。

    

    “虽然这本书没写时代,但按照作家的习惯,以及目前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也是一两百年前,一两百年前的英国……的确是很高傲,瞧不起其他国家。”

    

    阿婆出生于德文郡,在巴黎求学,沃林福特去世,简单的说是根正苗红的英国人。

    

    所以她在书中写当年英国的自傲,是没问题的,但苏轩冕作为华夏人这样写,哪怕是事实,实际上也稍有不妥。

    

    苏轩冕早就意识到了这点,但关键是还无可避免,因为这个前期小剧情,是人物性格的塑造。

    

    [阿巴思诺特上校说到了旁遮普,还间或询问了对方几个关于巴格达的问题。很明显,她在那儿当过家庭教师。谈话中他们发现了几个彼此共同的朋友,这立刻使二人友好起来,不再那么拘束了。他们提到了一个叫老汤米的人,还有一个老雷吉。上校问她是直接去英国还是在斯坦布尔下车。]

    

    玛丽·德贝纳姆是当家庭教师,上校似乎还看上了这位英国女士,但前者没多大感觉。

    

    第二天波洛发现,上校和英国女士不怎么说话了,也不知道是否发生了口角。

    

    在途中,列车毫无预兆的突然停了,玛丽非常急切的询问列车员,出什么事了。

    

    列车员回答是餐车在途中不知道为什么起火了,玛丽向他叙述了自己为什么如此着急。

    

    火车应在六点五十五分到达,而她还要穿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到对岸去坐九点钟的辛普朗东方快车,如果晚一两个小时,就赶不上那趟列车了。

    

    还好的是,只停了十分钟完全来得及,到地方后,玛丽女士赶火车去了。

    

    博斯普鲁斯海峡风高浪急,波洛很不舒服,在船上和同行的旅伴分开了,没有再见过两人。

    

    到达加拉塔大桥后,波洛径直坐车去了托卡林旅馆,然后是旅店发生的事。

    

    “玛丽和上校应该在后面还会遇到吧,是个重要的配角,否则开头一章都在写这两人,就显得非常多余了。”

    

    波洛在旅店收到三封电报,其中一封的内容是[你预测的卡斯纳案件有了突破进展,请速回。]

    

    “这里真得说一说,苏轩冕作家布置能力是真的强,无论是汤川学还是选择的波洛,都能够看出来,在之前是已经办理了不少案件,出场就已经是成名状态。”

    

    雪山信分析道“也就是说,还有前序可以看,一开始帮将军解决了麻烦,现在又是卡斯纳,还是稍微有些好奇。”

    

    突如其来的三封电报,让波洛改变了出行计划,今晚就得走,所以让旅店帮忙订了到伦敦的火车票。

    

    波洛还挺有钱的,在辛普朗东方快车的头等舱和二等舱之间,选择了前者。

    

    晚上九点,波洛来到餐厅准备先吃一顿再去坐火车,好巧不巧的是,又遇到了熟人布克先生,是比利时人,国际客车公司的董事。

    

    “波洛朋友满天下,并且还都是有权有钱的,比如那个将军,比如现在的董事。”

    

    雪山信不止是发现了波洛这个特点,另一个是波洛非常喜欢观察别人,之前英国上校和玛丽小姐。

    

    还有现在,同在一个餐厅吃饭,波洛有注意到了两个美国人,并且得出结论说两人像野兽一样。

    

    波洛安安心心的吃着晚餐,不久后就是个坏消息,旅店门房告诉波洛,头等舱已经订完。

    

    好巧不巧,既没有旅行团,也没有政客访问,好像突然旅游的人,都决定今晚出行,就连靠近车位的第16节车厢,平时必定有空床位的车厢,今晚都满舱了。

    

    甭说头等舱了,波洛现在连二等舱都找不到。

    

    作为波洛的朋友,也就是布克先生,作为国际列车董事,当即决定一定要让波洛坐到卧铺。

    

    找来找去,最终把目光盯上了一个叫做哈里斯的旅客。

    

    [“二等卧铺的七号房。现在差四分钟九点,这位先生还没来。”

    

    “是谁?”

    

    “一个英国人,”列车员查了查他的名单,“姓哈里斯。”

    

    “这名字是个好兆头,”波洛说,“根据我的狄更斯小说,这位哈里斯先生不会来了。”

    

    “把这位先生的行李搬到七号房间,”布克先生说,“如果哈里斯先生来了,就跟他说已经晚了,卧铺不能为他留太久,到时我们再设法另行安排。我干吗要在乎这位哈里斯先生呢?”]

    

    “有朋友就是好啊。”雪山信忍不住嘀咕,如果不是董事布克,今天波洛只有硬座了。

    

    “哈里斯是什么小说的。”

    

    雪山信不知道哈里斯这个名字和狄更斯小说有什么关系?要说狄更斯,雪山信唯一的印象是《双城记》。

    

    关于这点,其实是出自于狄更斯的小说《马丁·翟述伟》,是小说中哈里斯先生是一个被虚构出来的名字,并不存在的人,因此是一个梗,只不过这个梗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雪山信就不知道这个梗,在纠结了一会没有答案后,继续看小说,波洛和七号房的“舍友”麦奎因见面了,正是波洛在旅店食堂遇到的那两美国人之一。

    

    第二章结束,第三章的名字叫做“波洛拒接的案子”,倒是让人挺期待。

    

    &nsp;&nsp;ps:本来更新不应该这么慢,但本来是就有慢性咽炎,然后总感觉自己是不是中招了,每天都怀疑审视自己,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