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写推理小说 > 第100章 成功的演讲

第100章 成功的演讲

 热门推荐:
    “好多人都没有买苏学长的书籍,还跑来看什么,应该把位置留给我们这种书粉。”

    “前排的希子之前明明还批评苏学长的书,现在却站这么前面,真是的!”

    两人觉得有些人实在是太虚伪了,嘴上说着不要,但实际上跑得这么勤,也就在两人互相小声吐槽之际,前面传来一阵喧哗,定睛看去,原来是正主苏轩冕来了。

    严格的来说,从长相说来说,苏轩冕是可以归结到偶像派的,再加上现在天才作家的名声,先前说过,在rb要所有人承认你的天才头衔,可是一件难事。

    “被教授邀请回来演讲,看见学弟学妹感慨良多啊。”苏轩冕站在小礼堂的舞台上,一般来说这小礼堂是学校用来发奖,和开学新生代表登场的地方,在原身的学生时代可没能上来过。

    “具体什么感慨。”苏轩冕笑道“上学时,我也坐在小礼堂听其他优秀学长演讲过好多次,但每次时间临近中午时间就饿,哈哈哈,我终于可以站在舞台上饿肚子了。”

    这话一说,引得下面笑声不断。

    校领导和立木教授自然是坐在第一排,听见苏轩冕的开场白也都不由笑了笑,虽说知道是调笑,但副总长也认真想了想,讨论道“下次邀请知名校友,或者是名人物演讲,时间可以放早点。”

    “我是上周就接到立木教授邀请的,然后冥思苦想一周,因为想讲点各位都熟知的事,最终决定还是川端康成吧。”苏轩冕话锋一转,问道“有没有人不知道川端康成这位名家的。”

    下面的学生此起彼伏的都是知道,并且还有学生说非常喜欢川端康成。

    的确作为rb大学生而言,不知道川端康成的真是少之又少,虽说从rb教材选择上,更偏爱夏目漱石,但作为亚洲第二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川端康成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rb文学在世界范围内的最高峰。

    都知道,那么苏轩冕继续说下面的内容,他道“都知道,并且多部分都喜爱名家的作品,我也喜欢,我最喜欢名家的《千只鹤》,那么有没有学弟或者是学妹能够分享,具体为什么喜欢。”

    下面不少人举手,然后苏轩冕抽了一位长得稍微有些着急的男学生,后者知道自己被抽中的兴奋之余,说话稍微有些紧张,做了个自我介绍,叫南太。

    “我最喜欢川端康成名家的《伊豆舞女》和《雪国》,每次看名家之作,都仿佛是在看整个民族,川端名家虽然在小说技巧上承袭了欧洲现实主义,但自始自终都立足于传统古典文学的创作,特别是名家曾说过,自杀而无遗书,是最好不过的了。无言的死,就是无限的活。”南太道“所以私个人观点,川端名家是rb最完美作家。”

    说完苏轩冕点了点头,然后又抽了一位女学生,一男一女很公平,女生叫礼音。

    “川端作家的虚无是对源氏物语中物哀的集中体现,我高中时期就将川端作家的作品看完了,到现在始终牢记几句话黑夜给我准备的,是蟾蜍、黑犬和溺死者。月儿皎洁如同一把放在晶莹冰块上的刀。这种焦虑不安的样子,像是夜间动物害怕黎明,焦灼地来回转悠。感觉我有时候的焦虑,以及难以向别人言说的悲伤,都能够通过川端作家的作品找到,并且有准确的描写,所以很喜欢。”开始礼音和男学生一样还有些紧张,但后来就完全不紧张了。

    苏轩冕听完两人的讲述不由鼓掌,并道“很专业的鉴赏,也谢谢南太桑和礼音桑让我大开眼界,下面我来说说,我为什么喜欢川端名家,没有那么复杂,或者是说没有那么多缘由,我是觉得川端名家丧丧的风格特别似乎适合我。”

    “说川端名家丧丧的,相信很多人会反驳,然后说一堆鉴赏,但看书是很私人的事,我相信绝对不可能有两人在看完同一本书后,得出的感想是相同的,所以可以陈述自己的观点,但务必不要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旁人。”

    这话说给大学生们是爱听的,因为他们年轻就不喜欢被定义,但若是说给许多性格比较古板的中年人,恐怕会当场反驳。

    小礼堂现在有这样的人存在吗?第一排来的老师中或许有,但此时此刻也不敢出言反驳,下列的学生们频频点头。

    “礼音桑说了很多川端名家优美的文字,而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未眠,如果一朵花很美,那么有时我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要活下去。”苏轩冕道“其实我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生来就丧丧的,前些天去东京参加一个签售会,入驻酒店,在便签字上写上知道我为什么嘴甜,会说话吗?”

    “为什么嘴甜先不说,只是我入驻任何酒店其实都有这个习惯,随便在便签纸上写点东西,因为我会想,这次旅行会不会是我生命的终点?当然我还年轻,但谁也不能保证意外是不是此时此刻就来到,或许我突然猝死了,或许地震我死于地震,或许吃糖噎住被噎死等等,哦说起来真是恐怖,我为什么每天都在脑子里想自己怎么死怎么死。”

    苏轩冕自我调侃,但下列闻言的人,不太能笑得出来。

    “在其他地方还好,但我想着,如果在酒店,一个人死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是不是……有点说不上来。当然又不可能平白无故写遗书,神经病啊,所以就留下一句话,要是意外真的降临,我死了。”苏轩冕道“如果有灵魂,我一定一定会在现场多留一会,看看发现我尸体的警察,看见我在便签纸上留的一句话,是不是会让他们很苦恼。”

    “哈哈哈,苦恼的话,真是对不起了,但我死都死了,任性那么一次,没问题吧。”说到这里苏轩冕似乎是脑海中想到了那一幕自己笑了出来。

    ps无论严不严格的说,川端的笔锋是真美啊!特别是“月儿皎洁如同一把放在晶莹冰块上的刀。”这真的是,还可以这样形容的啊。

    作者以前就全市学生演讲比赛第一,当然很少即兴,一般都只是脱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