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写推理小说 > 第85章 答案到底是什么?

第85章 答案到底是什么?

 热门推荐:
    很多报纸,警察拿出最近的一张报纸,是十二月一日的晚报,然后在报社那边确定第六期最后一版是下午六点五十印刷出的,然后送到最近的贩卖店,理论上最快售出时间是十分钟以内,也就是昨天下午六点五十到七点这段时间,是凶手能买到最快的时间。

    然后浦上斩钉截铁的又透露了一个信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最受困扰的是我。我要先声明,这事不是我做的,但钥匙从来没离开过我身边,昨夜亦如此。我还要再补充一点,这把锁的数字排列,除了我没有一个人知道。”

    矮秀小哥回味着浦上的话,也就是说,除了浦上之外,没有人能够用正常的方法打开解剖实验室的门。

    那么就只剩下不正规的方法了,浦上这才想起了,之前和夏茂一起来的时候,大门的锁上有润滑油,而昨天都没有,所以就提出有没有可能是有人直接把锁拆了,然后离开的时候又按回去。

    “应该是真的没有借给别人,因为刚才警察让他拿出钥匙,都被浦上拒绝了,理由是他作为解剖实验室的负责人,还要大学当局同意。”矮秀小哥心里想道,最后还是天野教授出面,说会向大学解释,浦上才拿出了解剖实验室房门的钥匙。

    这是真的麻烦,但警察就是有一点可能也不能放过,所以派了专业人士来检查大门,并且询问了密码锁的数字密码。

    [“同样数字是否重复,结果不同。大致有数万组合到数十万组合。数量庞大,正确数目一时也算不清。”

    “恩,试一次组合,若费时五秒,假定二十万次——”而且并且,全部计算起来,要十一天半时间。”

    “对。当然,第一次碰上答案,和第二十万次碰上答案,概率相同。但以犯罪场合而言,不能依靠如奖券那般的侥幸来计算。”……]

    苏轩冕铺垫“而且并且”的小习惯依旧在进行,之前也说过苏轩冕会尽可能的少修改,保存原本风格,但很多东西必须改改,比如原文中是“爱国奖券”而不是“奖券”,两者区别很大,前者是rb统宝岛时期,为了敛财所发布的。

    “所以门锁没有通过技巧拆卸,然后密码也没有旁人知道,钥匙也没借,那会不会是窗子进出?”矮秀小哥这样想。

    经过专家过来检测,无论是大门还是解剖实验室的门都没被动过,而密码也是不可能试出来,所以正常人的反应就想到了窗子,警察也是这样想的,他们不仅检查准备房和解剖实验室的窗户,还拿来了施工图,把天花板上的通分口、瓦斯口、下水道反正有孔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

    首先是窗户,因为解剖高桥阿传有标本放在解剖实验室,被人偷了,所以就在窗户上装上了铁格,中间空隙仅仅只有五公分,并且警察也亲自的试了,所有窗户上,不但有灰,还纹丝不动,凶手是不可能用窗户做文章。

    其实关于高桥阿传,作为rb最后一个被斩首的人,被称之为明治毒妇,闻名于rb,但实际上稍微了解一点高桥阿传的人都知道,判死刑没问题,但毒妇二字完全就是无稽之谈,往小了说她是为姐报仇,往大了说,她也只是一个杀人犯。

    现在网络有句话叫请尊重去世主播,但高桥阿传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后被消费,一个叫做假名垣鲁文的通俗小说家,为了销量写了一篇《高桥阿川夜叉谈》,把毒妇的帽子扣在了高桥阿传头上,这制杖可谓是吃人血馒头的始祖。

    因为时间过去太久,关于高桥具体是什么样的人也没有人说得清楚,但从同时期其他证据能够得出结论,远远不是假名垣鲁文写的这样,最后假名垣鲁文道歉了,用钱给高桥修了一个衣冠冢,但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其毒妇形象在rb已经深入人心,所以有人说笔尖比刀具更加锋利,因为刀具只能让你死亡,笔尖可以让你死亡了,还被人唾弃一百年。

    言归正传,无论是窗子,还是瓦斯口亦或是下水管都没有可操作的空间,唯一稍微大点的地方是天花板上的通风口,有警察想是不是用小型的猴子转进去,但也太小,即使脑袋能勉强通过,被分割尸体的身体肩膀是无论如何都过不来的,更别提把属于身体的大尸块用油纸与报纸包起来,塞到橱柜里。

    在这里警察调笑了一句“哈哈,爱伦坡的故事?被害者为女人,又是密室,接着便是贫民窟啦。”,很明显是《莫格街凶杀案》,在这里就不能这样写。

    苏轩冕改成了这样“哈哈哈,这样的话,是不是我们要去请奥古斯特·杜宾先生,这种案件他肯定很好破解。”

    书中有些警察的初步检测报告——

    [一、现场发现的被分尸肢体,全部属于香月惠美。

    二、死因为深达九公分至心脏的刺伤,几乎为一刀毙命。凶器是手术刀,或类似手术刀之刃物。其他部位无受伤痕迹。

    三、行凶推测时间,十二月一日上午九时至十时。

    四、尸体分解,出自熟练者。

    五、凶杀时刻与解体时刻有数小时相隔。由解剖台少量渍血之特点观之,杀害现场显非解剖房。凶犯似将血液流光后之尸体搬入解剖房,再加以解体。

    六、被害者怀有身孕一个月。]

    “浦上很确定,在昨天下午四点时,就已经将,两道门都锁死,钥匙和密码也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警察也检测过,没有密道这种东西,那么凶手如何才能把尸体弄到实验室解剖完后,自己再离开,这办不到啊。”矮秀小哥疑惑。

    香月死亡时间非常早,也就是说在九点早退后,就被人杀了,然后尸体被藏于其他地方。而根据包裹尸体最新的报纸,凶手至少得是下午六点五十以后才搬运尸体,但那个时候,门是牢牢的锁着的啊!

    “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难不成浦上是贼喊做贼,这没理由啊,这未免太傻逼了。”矮秀小哥突然灵光一闪,道“说不定,作者就是利用我们视觉盲区,浦上其实是帮凶!如果他告诉了凶手密码,以及借了凶手钥匙,这就完全合理了。”

    ps:继续四更,那么给力点。你的票对明天有没有四更很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