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写推理小说 > 第67章这是什么神仙小说(4)

第67章这是什么神仙小说(4)

 热门推荐:
    小说没有让早乙女静在这个关系上纠结很久,因为很快转到了草薙那边,对于花冈母女的证词,自然是要想尽办法查证,关于证词其实有一点很bug,虽说警方证明了靖子和美里的确是到了ktv。

    “一个结束社团练习已经筋疲力尽的国中女生,之后去看电影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去ktv唱到深夜未免太不自然——这就是你想说的吧?”这是书中警察的怀疑,但也的确如此,看电影还可以说是休息,可唱k那就算是体力活动了,

    “这种行为,简直就像是专门为了让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没有时间杀前夫,专门去的,太刻意了。”早乙女静想到,去没去ktv是很重要的关键,按照警方推断的死亡时间,凶案发生是在晚上九点后,所以完全可以借由这段时间犯罪。

    “虽然石神神通广大,弄来两张票根,但没在就是没在,警察总会查到花冈靖子和花冈美里一起看电影是假象。”早乙女静道,其实不光是票根,石神还做了其他准备,比如让美里和同学在十二号很有兴趣的聊电影剧情,以此作为斧正。

    可显然警察并没有相信,因为知道电影剧情并非一定是十号真的去看了,也可能是第二天十一号去看,然后十二号和同学讨论。

    “之前汤川学对这个案件没什么兴趣,即使是草薙警官来询问,回答也是比较敷衍,现在突然很有兴趣,是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了石神吗?”早乙女静猜测。

    汤川学和草薙讨论,通过抛尸的方法,以及尸体的致命伤,让尸体毁容的方法,推测出凶手是女性,并且还有一个男性共犯,看到这里早乙女静神经紧了紧,距离石神和靖子暴露越来越近了。

    虽说早乙女静这种心情是不对的,相当于是同情罪犯,严格的说国家司法才是正确的,但那个富坚就是个人渣,明明已离婚还不停地缠着前妻要钱,甚至于还想把美里送去陪酒,这种人渣难道不该死?

    “富坚,说起来。”早乙女静突然打开了一个脑洞“富坚慎二,罗马拼音是togashishji,然后富坚义博是togashiyoshihiro,都是富坚,作家苏轩冕君是否也是对富坚赌鬼深恶痛绝的人?”

    脑洞开完,早乙女静定神继续看,为什么要定神,因为虽说目前为止这篇小说出场的人物不多,有名字的双手就能数得清,但感觉挺复杂,一定得认认真真才能够不错过细节。

    作为高中老师的石神给学生们安排了考试,但学生们意见很大,因为他们是压根就不想学,所以无论石神再怎么说,也没用。甚至于对一个喜欢赛摩的同学,说微积分对于赛摩的好处,也丝毫没用。

    汤川学从上次拜访后,这一次又要和石神见面。

    “这个汤川学是在怀疑石神了吧,这行为绝对是故意的。”早乙女静口中的行为,是指汤川学特意带着石神,来到天亭,也就是靖子打工的店铺购买便当,并且还说草薙拜托他让石神帮忙监视一下,作为隔壁邻居的靖子。

    石神自然是拒绝了。随即汤川学的怀疑显得更加明显,因为他开始在闲聊中询问石神,三月十日的行程,三月十日也就是凶案发生的时间,同时也是石神帮忙处理尸体的那天。

    “拟一个人无法解答的问题,和解答那个问题,何者比较困难,不过答案绝对存在。怎样,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在闲聊的最后,石神这样对汤川学说。

    早乙女静想了想,她觉得还是解答重要吧,如果永远都无人能够解答,那么这个问题存在,也就无用。

    这边石神在和汤川学打玄机,那边靖子和工藤约会了,早乙女静倒不是认为靖子约会有错,只是在这种非常时期,还是要注意一点好,可回过头一想,作为一个女性碰到这种事,肯定也是需要一定的发泄途径。

    在这次约会中,靖子还知道了一件事,工藤先生的妻子胰脏癌去世了,所以他现在是孤家寡人了,而靖子现在自然也是单身。

    插入了这样一段剧情,马上又是警察查案,又有警察到靖子家中,只不过这次并不是草薙,而是一位叫做岸谷的警官,此番来最重要的事是询问电暖炉的事,很显然警察已经过通过尸体上的伤痕确定了凶器,也就是电暖炉的电线,然而这些也在石神的预料之中,他早就已经将自己家的电暖炉和靖子家的对调,即使警察要调走检测,也查不出什么。

    为什么不扔掉买个新的这个疑问,也就rb的垃圾处理方式,你扔掉警察分分钟能够找出来,当然即使有特别的方法完全销毁,那么凶器是这个,然后你马上换了个新的,这不就是不打自招吗?

    “我发现书中对女性职业有很大的敌意。”早乙女静皱眉,为什么她会用到敌意这个词语,因为两个警察说了两段话,第一段话是靖子以前是陪酒女,我不相信和男人没有纠葛。第二段话她以前当过酒店小姐,应该很会演戏。

    这番话,无论谁说都没关系,但绝对不能是从司法警方口中说出来,酒店小姐、陪酒女由于工作性质,常人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很正常,可这两个工作在rb都是合法的,出事就是陪酒女、酒店小姐如何如何,已完全丢失了一个执法人员的公正性。

    “苏轩冕君应当是故意这样写的。”早乙女静想了想,很明显是作家想要表达什么。

    警察按照之前的推断,凶手是一男一女,也因为在监视的时候,看见了靖子和工藤的约会,并且工藤还开车送靖子回家,所以工藤很有可能协助靖子杀人。警察草薙也就跑到了工藤的府上,进行询问。

    但通过询问草薙基本上是解除了工藤的嫌疑,因为工藤在十号有不在场证明,因为恰好有顾客请他吃炸串。

    另外说一句,警察如此对靖子穷追不舍,先前说过是因为他们收到消息,在富坚死前的两天,打听过靖子上班的地方,所以有可能是见过面的,在没有新线索的前提,肯定是要一直追查现有线索,这是警方办案的规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