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写推理小说 > 第32章 玩这么大?

第32章 玩这么大?

 热门推荐:
    主角受不了弟弟目光中的鄙视,所以在一个晚上动手杀了弟弟,这也是从小到大,主角第一次用万能的能力杀人。

    发出指令“你给我去死”,但奇怪的事情来了,从以前多次用能力可看出,一旦使用无论改变事情的大小,都会流鼻血,这是铁一般的规律。

    但这次使用指令,没有流鼻血,不仅如此,加豆谷明明被主角弄死了,但下一秒显示加豆谷是闭上了眼睛在睡觉,仿佛根本没有醒过来。

    紧接着“我”犹如木偶一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注意到了桌子上,一直没有注意到的收音机。

    “收音机这么大,放桌面上,没有任何隐藏,不可能是没有注意到,所以只有可能是主角自己让自己忽视了它。”三善志郎低估,事实也是如此。

    [我准备这盘磁带的目的就是这个,我想将来忘了一切,过着日常生活的自己听一听自己曾经都做过些什么。

    你可能会马上觉得必须让这盘磁带重新播放一遍吧,这也很正常,因为我在磁带的最后录入了这样一段有魔力的“咒语”:

    “想杀某个人,或者想自杀的时候,你将在桌子上发现一个一直没注意到的盒式录音机,然后你回想重新播放一遍里面的磁带。”]

    三善志郎嘀咕:“那么这个咒语是什么时候录入的?”

    因为这作者脑洞很大,所以三善志郎就朝着夸张的方向想,然而书中暴走的剧情,还是告诉他,你想象力不够。

    [但是我必须告诉你这个道理,也就是说你根本没有必要杀死某个人或者自杀。理由非常简单,因为跟你一起生活的所有人都已经不能动了。父亲,母亲,弟弟,班里同学,老师,还有那些没见过的人,他们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残留在这个世上的,可能就包括你还有其他少数几个人。

    我以前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我的形象在世界上所有的眼里都呈现不出来了,那我该怎么办。你还记得这件事吧。]

    “!!”

    “所以是都死完了?”

    “全世界的人都差不多死完了,那么平时主角出门所遇到的人也都是虚假的?”

    “要不要玩这么大?”

    三善志郎之前还心想,如果把相同的能力给他,说不定他会让全世界的人消失,书中的主角还挺正常,没有如此做。

    原来这个主角和他一样,准确的说,和大多数人都一样。

    [那条狗死了的第二天早上,我仍然像往常那样装出丑陋的笑容,坐在桌子旁吃我的早餐。这时加豆谷揉着眼睛起来了,母亲拿了一盘煎鸡蛋从他面前走过。父亲正皱着眉头读报纸,他翻过一页的时候,报纸的一端正好碰到了坐在旁边的我的胳膊上。打开的电视里正放着飘着清香的洗衣粉广告,我突然感到自己受不了了,想杀了所有人。

    也就是说我用了这样的“咒语”:

    “一个小时以后,你们的头将从脖子上掉下来。”

    接着我又下了这样的命令:

    “你们滚到地上的头,把对你们施加的‘咒语’传染给所有看到你们的人。”]

    极其残忍以及直接的指令,比起让全世界的人都消失,让所有人的头颅滚下来,也真是直观的暴力。

    滚下的头颅就好像中了病毒的丧尸,在街上游荡,到处滚动,凡是看见了的人就如同被丧尸抓伤,也会变成丧尸。

    “一小时以后,你们的头将会从脖子上掉下来,这个指令仔细想,真的细节满满。”三善志郎突然发现。

    脑洞大,很容易造成作只注重脑洞,从而忽略作品的许多细节,但三善志郎很直观的发现,无论是《小饰与洋子》抑或《上帝的咒语》,皆属于脑洞和细节并重的小说。

    滚下的头颅,因为主角的咒语会滚动很长时间,但头颅并非丧尸,不能上楼爬山,也不能喝丧尸一般嗅到活人的气息,但人可以啊。

    想想,一个家庭主妇,刚从超市中买了今天的瓜果蔬菜,在街上看到了滚动的头颅,然后被吓得够呛,以此同时也被咒语传染,回到家,没过多少时间到达一小时,头颅也掉下。

    死人头在房间中滚来滚去,子女、丈夫放学回家,就看到了这一幕。

    [我正在仰望星空的时候,听到了某个地方传来很轻的脚步声,还有求助的声音。我从天桥上往下一看,有一辆由于交通事故而正在燃烧的车,在火焰的照耀下,有一个年轻的女人在颤巍巍地走着。我感到不可思议,就向她喊了一句。

    她听到久违的有生命的声音,脸上露出放心的表情,然后把脸转向我的方向。

    一刹那我就明白她的头为什么没有掉了,原来她是个瞎子,眼睛看不见。]

    “唯一活下来的人,是瞎子吗?非常合理的设定。”三善志郎想了想,他以前在网络上调查了一个数据,世界上盲人有四千万左右,听上去好似很多,但对于全世界的陆地面积,四千万真是不多。

    前面的伏笔揭露了,为什么桌面上的划痕会逐渐变多,并且主角一点记忆都没有,再并且为什么主角用万能的能力也消除不了,下面开始解释。

    [于是我决定忘掉这一切。我要让自己产生错觉,让自己忽略现在的状况,忘记被死亡笼罩的大地,继续活在之前的世界里。我决定在这盘磁带的最后录上这样的“咒语”:

    “你每次用雕刻刀在桌子上划上一道痕,你就会觉得自己正生活在过去的正常世界里。虽然实际上你只是在吃着食物,睡觉,保持健康,维持生命活动,但这些不影响你的的意识,你要认为自己还跟过去过着一样的生活。”]

    桌上的划痕,也是主角能力的发动契机,除了发动能力会流鼻血之外,小说中核心设计还有一点,万能的指令没办法干预指令制造的结果,就像父亲手指被割断,不能用能力让他长出来,母亲把仙人掌当成猫,也没有办法改变。

    同等,头颅掉下来这个咒语,也没办法撤回,造成的结果无法修改。

    文章的结尾,是母亲抱着仙人掌,叫主角起床读书了。

    “欣赏完了,如果让我选,我认为上帝的咒语比第一篇小饰与洋子更精彩。”

    看完后三善志郎,有强烈的动笔行为,打开电脑,噼里啪啦敲击着。

    《世界到底怎么样》

    木有错,三善志郎准备写一篇同人志,主角是上帝的咒语世界中一个盲人,所以没有死活了下来。

    ps:群号913019134,嘀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