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AR女神 > 第537章

第537章

 热门推荐:
    人家都说读书人怕当兵的,这么一个不讲理的人,你又怎么跟他讲道理呢?那人现在明摆着就是不能够轻易的放过这件事情,赵家这位长好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要是像他们这样的人,基本上你给个梯子,人家顺梯子就下来了,你捧一句别人也捧一句花花轿子大家抬,有什么事情大家私底下再说,在这样的场合谁也不愿意把自己一直暴露在人前,又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可是偏偏遇到这人,这事情就没有办法按预测中的进行了,那人也是没办法,人家都讲明白了,自己是个粗人,本身就不知道这些大道理,只是认个实际的事情,而赵家这边的确是把这兄弟两人当成贼防了。

    现在这位赵家的长老心中也有些不高兴了,赵家现在难道已经落魄成这个样子了?这个人也不过是是在黑白两道比较吃得开,更多的还是涉黑的一方面跟赵家接触的范围不是很广,今天来赵家宴会这样的粗人以前是根本就不可能进入赵家更甭提,现在居然还要把这样的人物安排在最主要的席面上,这本身对于赵家来说就已经是一种大大的侮辱了,可是现在呢,这人居然不知感恩,反而抓着一件事情死活不放,这让这位赵家的长老心中也是满满都是愤怒。

    这要是几十年前的赵家,这人怎么敢在赵家这样大放厥词。自己也无需,因为任何事情对着两个年轻人赔礼道歉,赵家可不是这些人能够随意撒野的地方,唉,也就是如今赵家风雨飘摇,属于动荡不安的一个阶段,否则这些人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赵家呢。

    要知道,今天可是赵家第一次打开家门,让这么多外人进入赵家。这本身就已经显示了现在赵家的落魄趋势。他们都是赵家的罪人啊,祖宗估计能活过来都要把他们骂死。毕竟,赵家的祖训可是极度排外的。祖宗给他们留下来的祖训是他们亲身的经验,与其依靠联系外力,不如好好培养自己家里人,外人最终都是不可靠的。

    可是现在的赵家却已经走到了,再不联系外力,自己都要走到末路的地步了。更何况,近十年来,赵家的颓势可以说是天体滑坡一般,不知为什么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那人如此的强势,一点都不顾及赵家的面子,仍然在坚持这件事情的表现,也没有引起大家有太多的猜疑,毕竟这人行事一向如此。

    宇宙人在线,城中黑白两道同样吃得开,甚至于基本上控制整个黑道势力的名声,齐平的就是他比较护短。但凡他虽然不稳罩着的人,在这县城中是没人轻易敢得罪的,即使是这人手底下的那些小弟们,一般人碰到的时候也会谦让几分,毕竟这位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如果说他手底下那些人发生了争执,如果别人是站着里那还好说,毕竟这人即使找上门来人家站这里,最多也就是嘴上占点便宜,并不会做出十分过分的话,但是一旦是这人手下占理,反而吃了亏,被人欺负了那么欺负我,人家手下的这帮人估计就会下场很惨了,毕竟这人是出了名的,对于手下爱护有加,有名的帮亲不帮理。

    所以现在这人一点都没有给那位赵家长老好脸色仍然抓着这件事情不放,其他的人却反而觉得这非常正常,毕竟以那人刚才对宫健兄弟两人的态度就可以看出这人对着年轻的兄弟两人是十分看重的,而当着他的面欺负了这兄弟,两人的赵家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会被那人放过呢。

    而赵家那位长老很显然也是提前做足的功课,对于眼前这人的脾气也是有一定了解的,现在他只是心中十分着急,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件事情,毕竟刚才他已经把赵家的姿态做的足够低了,这样都没让那人满意,轻易放过赵家,而他又不能再把姿态放得更低了,毕竟赵家也是有几百年历史的名门望族,即使他们现在处于劣势,即使今天这件事情也的确是赵家做的不对,但就刚才他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和言语就足以表明赵家已经出具了足够的歉意,如果他再继续卑躬屈膝的话,反而会让赵家的名声坠到泥潭里去。那以后,赵家祥在县城中在恢复以往的声望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很显然在场的赵家人都不像是这位长老一样,提前能够做足的功课,对眼前这个仍然瞪着眼睛,竖着眉毛,抓着这件事情不放的那人的身份以及脾气,并没有太多影响,了解的赵家人还是大有人在的,所以看到那人这样,衣服不事不怕羞的模样的时候,赵家也有人受不了了,那可有人张嘴,直接喝道。

    你还想怎样?我们这家不是已经赔礼道歉了吗?又没让你那小兄弟受到什么委屈。

    出来怒喝的这位赵家人明显年纪还比较轻,对于现在的形势还不是那么了解,原本这样人出口,说出一些不太合时宜的话,那么肯定很快有赵家真正掌权人已经会出生,怒和他让他闭嘴或者说是赔礼道歉等等,但是现在那位赵家长老正是在心中纠结着,不知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眼前这个年轻人出言的这一句维护赵家颜面的话,他倒一时觉得不好打断或者说不好干扰了倒是可以让这个年轻人探一探那人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可那人明显并不上这个当,他一旦眼角瞟了那个你说话的年轻人一眼,并不达他的任何提问,反而转头对着老陈在在的赵家长老说的我都不知,赵家长世人居然有这么多,刚才那位赵家家主也就算了,怎么你们还有这么年轻的后辈可以在长辈们说话的时候随意出言的。

    那位赵家族长这回能怎么办呢?他只能在心中一边暗骂着,那人实在是狡诈的很,一边又不得不出言。哪里哪里,这是小辈人不懂礼节,我这就让他的家长把他领回去,好好责罚一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