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后晚上见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别担心

第二百三十八章 别担心

 热门推荐:
    “我没事,你别担心。”

    一句话让顾随云的眸中几乎喷出火来。

    没什么?她的脸色都这个样子了,还能叫没什么?

    顾随云不是傻子,他有眼睛能看出季染目前是个什么状态,更加知道当一个孕妇又有多艰难,毕竟关清和季妈妈这两位长辈的话他都是一一牢记于心的。

    他忍不住按住季染的肩膀,让她的目光和自己对视,“你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跟我说好吗?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我担心宝宝,更担心你的身体,就当是让我安心,所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吗?”

    他的目光真挚到令季染不忍直视,她嘴唇动了动,迟疑了许久才有些懊恼的向他吐露出自己心中的猜测:“我可能是开始出现早孕反应了。”

    “早孕?可你都二十三岁了,这个年纪怀孕还算早吗?”顾随云拧眉,一脸疑惑的样子实在令人无力吐槽。

    “……”

    忽然有种想要拍死他的冲动怎么办?但好像如果这么做了,可能会让肚子里的宝宝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那还是算了吧!忍一忍,他的智商也并不是一直离线的。

    季染在心中如此反复告诫自己后,才勉强扯了扯嘴角,向他解释:“早孕反应是指怀孕初期大概六周到三个月内出现的身体上的恶心、呕吐、腹痛、瞌睡等症状,跟多大年龄怀孕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经她解释,顾随云才恍然大悟,随即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小心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季染的脸色,才试探性的猜测:“所以,你现在是觉得想吐了吗?”

    在短暂的脑回路短线之后,顾随云立马想起了季妈妈曾经跟自己说过的,她在刚怀上季染的时候,就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孕吐反应。

    据她所说,孕吐可以算是诸多孕期反应之中最令人觉得痛苦的反应了,毕竟谁也不想早起一睁眼的第一反应就是趴在床边干呕,想吐又吐不出来,吃饭的时候,但凡闻到一点儿能唤醒嗅觉的味道都会忍不住吐个翻天覆地,甚至这边食物才咽下去,那边孕吐反应马上就找上门来了。

    仅仅是从季妈妈的描述,顾随云就足以觉得头皮发麻了,而现在看到刚趴在马桶上狂吐了一番的季染犹如刚经历过了一场生死大战的模样,他的心就仿佛被重重的击了一下。

    手足无措了一瞬间后,顾随云立马表现合格的关切问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想不想吐?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想到昨天才经历了一场海啸,还瞒着两位长辈没说,这边又来了孕吐反应,要是去医院,可就什么都瞒不住了,到最后还是要她们担心,便摇了摇头。

    “这反应也就是难受一阵,过去了就好了,我真的还好,你不要这么一副担心得好像我快要死掉的样子行不行?”

    她话音刚落,就被顾随云伸出的手指压住了唇,他语气带着几分急躁和惶恐:“呸呸呸,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你要好好的,不准整天把什么死啊活啊的挂在嘴边。”

    见他这反应简直和小的时候她说错了话,季妈妈上来捂住她的嘴念念有词的说着童言无忌的模样一模一样,让季染忍不住发笑。

    知道他是打从心底里关心自己的安危,季染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好了好了,咱们都别大惊小怪了好不好,我这会儿一点儿事儿都没了,就暂且翻篇行不行?”

    顾随云有些犹豫,但落在她脸上的目光眼见她的脸色已经慢慢的恢复到了往日的模样,比她刚从卫生间里出现时的样子好太多了,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但仍不忘了跟她约法三章:“如果你感觉这种想吐的反应再来,一定要赶紧跟我说,听说如果吐得太多的话,对你和宝宝也是不好的。”

    听他啰里啰嗦的叮嘱自己,季染心中觉得暖暖的,却忍不住开口打趣:“顾随云,你倒是懂得很多嘛!真不像第一次当爹的样子。”

    顾随云却是眉头一皱,语气沉了几分,轻声斥道:“胡说八道些什么?!知道你怀孕我不知道做了多少功课,说到当爸爸,我往日待你不正是像宠女儿嘛!当爹这种事自然信手拈来。”

    季染撇了撇嘴,忽而想到娱乐圈里时下特别流行的认爹抱大腿戏码,眼睛冲着顾随云俏皮的眨了眨,尔后伸出手指在顾随云的胸膛上画起了小圈圈。

    她微微倾身靠近他几分,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见的低音量戏谑出声:“如果我没会错意的话,你说的是白天干女儿,夜里干女儿的那种关系吗?”

    两个干字读音、咬字力度也不同,传达出来的意思更是天差地别。

    顾随云完全没想到季染会忽然就在他的面前开起车来,忍不住拧起眉头,见她一脸的不以为意,便伸手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你这么些年,在娱乐圈里别的没学,这些骚话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季染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目光真挚的望着他:“难道不是你先提起的吗?”

    “……”

    论起脸皮厚,顾随云在季染的面前也只有自愧不如的份儿!

    两人正相对无言,门口忽而传来了熟悉的门铃声。

    这个点,似乎除了两位妈妈,就不做他想,季染当即推了推顾随云的肩膀:“你先去开门,我还没洗漱完呢!”

    顾随云点点头,想到季染刚才孕吐完之后的模样,有些后怕,生怕她又再次经历之前噩梦一般的早孕反应,免不了叮嘱一句:“你刷牙洗脸就不要关门了,免得一会儿我又拍门拍得手疼。”

    “哦,我知道了,你先去。”

    季染显然也并不想再经历几乎要把肚子里的脏器都一起从嘴巴里吐出来的感觉,因此就连刷牙时动作也比平时轻柔了不少,就怕动作稍微重一点引起反胃。

    那边顾随云开了房门,不意外的看到门口的关清,以及她身后手推餐点车的服务生,但想到季染才刚吐过一场,怕一个不谨慎小心又引起反应,便难得仔细的问了一句:“早餐都有些什么?”

    难得见他连这种小事也过问,关清免不了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尔后又欣慰于儿子也知道要疼人了,对他的细心体贴表示十分满意。

    但嘴上还是忍不住酸上一句:“哟,真是难得顾大少爷亲自过分今天吃什么了!”

    顾随云的面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严肃与淡定,一手握拳掩唇轻咳了声,淡淡的解释一句:“我是怕你别点了什么染染不能吃的。”

    这话说得关女士就极不爱听了,季染怀着她的亲孙子,可是整个顾家重点看护的对象,她能那么不小心吗?

    但儿子并不是这么无中生有的人,很大程度上母子俩性子里的谨慎是一脉相传的,因此她不过奇怪了一瞬后,便以手势示意推车的服务生将上面的餐点呈现在顾随云的面前。

    “酒店的早餐很丰富,中式的西式的都有,我也不知道小染平时喜欢吃什么口味的,所以就大概的点了一些,如果你觉得不好的话,那再让他们重新送一份上来。”

    顾随云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餐车上,看到油条和煎鸡蛋之类的东西,立马拧起了眉头,但也没有立马开口让服务生撤下去,而是转头望着关清,目光之中隐约带出几分踌躇。

    关清看他这副模样,忍不住眉心一跳,下意识的开口问:“怎么了?”

    “妈,你怀我的时候,有没有出现过孕吐反应?”

    关女士仔细想了想,尔后摇头:“没有,怀你那时候,你妈我一点儿心思都没有,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一点儿不好的反应都没有,就是后期因为前面吃的太多了,所以需要控制住饮食习惯。”

    她有些奇怪儿子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个问题,但转念一想便立马猜出了答案,随即顿时拧起眉头:“该不会是小染孕吐了吧!”

    一句话真相。

    顾随云艰难的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继续向关清请教,她反而珠连炮弹的丢出了一大串的问题,直接将他问懵了。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吐的?吐得厉不厉害?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有没有发现是什么引起的?有没有什么特别不想要闻到的味道?”

    “……”

    回答她的是顾随云的一无所知,关清气得真想伸手捶他,只差扔出一句要你何用了。

    她轻叹一声又扔了无数个白眼给顾随云,这才想起身边餐车上她原本特意帮季染点的营养丰富的早餐,立马发出一连串的吩咐:“既然小染已经出现孕吐反应了,那这些太过油腻的早餐就不适合出现了,都撤下去吧!等会儿我会罗列出一张餐点单,麻烦你们按照那个重新上一份过来。”

    于酒店而言,关清是他们酒店目前最为尊贵的vp,她的话自然堪比圣旨。

    “好的,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