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养的宠物都超神了 > 第四百三十七章:时武

第四百三十七章:时武

 热门推荐:
    

    古宙碑,万年前,明帝的成名兵器之一。

    和乾坤鼎横扫诸天的霸道不同,明帝手中的古宙碑显得格外的神秘。

    满打满算,明帝的古宙碑也只使用过了几次,但就是那几次,却让古宙碑名声大噪。

    因为古宙碑的能力与时间相关,空间为王,时间为尊,空武和时武是这世间最稀少的两种武者,空武还好说,每个黄金大世总会诞生那么几个空武。

    可是时武……纵观的万界数十万年的历史,也只有明帝疑似时武。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时武的能力太过逆天了,逆乱时空,说得轻巧,所牵扯到的因果却足以改变整个世界。

    凡是时武,皆有违天和,将受到天地压制,一般来说,在修行的开端便会死在天劫之中。

    不过世间万物无奇不有,明帝就是个例外,他就是万界唯一的时武,而这古宙碑就是最好的证明。

    明帝失踪之后,古宙碑去向也成了谜,谁曾想古宙碑会在乾坤峰?

    “喂喂喂,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看不出来吗?乾坤峰,乾坤鼎,这么明显的名字啊!”

    看着石默那副疑惑不已的样子,莫云有些暴躁了。

    “额,这有什么关系,不就是巧合吗?”

    石默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笨蛋,乾坤峰,乾坤鼎,还有那古宙碑,是明帝那匹夫啊,懂不懂?”

    莫云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个爆栗即使抽在了石默头上。

    “哎呦,莫公子,可是……就算是明帝,那他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石默捂住了脑袋,依旧没有想明白了。

    “唉,好吧!果然……我还是不要绕弯子的好,你们两个是明帝后人,我给你们的是明帝图。懂?”

    莫云尽力平复着心情,使劲地挤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哦,原来如此,懂也懂也!”

    石默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很快的,他就意识到了什么,瞬间双目一瞪

    “什么?莫公子你刚才说什么?我是明帝后人,你给我的明帝武凯图,真的是仙道武铠图?这……“

    石默两眼瞪得老圆,很显然,眼前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石默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在一旁已经吓傻了的石莹了。

    本来他们兄妹只是乾坤峰的两个普通小孩子,平时都没怎么见过世面,结果今天……忽然有人对他们说,他们拥有帝仙血脉、是帝仙后裔?

    这个玩笑开得是不是有些大了?

    两人持续发懵中。

    不过很快的,他们便是反应了过来。

    血脉的复苏、境界的飞升、还有他们和武铠图的那种锲合度。

    这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真相。

    正如莫云所言,他们就是明帝后裔,若论血脉的话,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帝族!

    一想到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帝族,两人都是面色通红,陷入了兴奋之中。

    “呵,不就是帝仙血脉吗?你们至于吗?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没看到你们乾坤峰的下场吗?帝仙血脉又如何,还不是被杀得差点断子绝孙。”

    莫云不屑了冷笑,在他眼中,帝族?呵,什么玩意?若不是想培养两个天才替他保护万世宗,他搭理都不想搭理这两人。

    莫云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无情地泼在了两兄妹的头上。

    是啊,帝仙血脉又怎样?

    若是帝仙血脉真的有用,他们乾坤峰当年怎么会几近灭绝?

    “唉,说起来啊,某些东西贵重。但不一定就是好东西,就如同这古宙碑,它蕴含着时间奥义乃是天下至宝之一,不过……就是它引来了帝仙势力的窥伺。你们乾坤峰也因此遭逢大难!”

    莫云摇了摇头,事实上,从他来乾坤峰的时候,他就知道了真相。

    无论是贾纯盛的失踪还是乾坤峰的大难,一切都是因为这古宙碑。

    虽然明帝使用古宙碑的次数寥寥无几,可是他每一次使用古宙碑都有逆天之举。

    起死回生、逆转时空、沟通岁月长河……

    这些能力对于帝仙势力来说就是致命的诱惑。

    当初明帝在世之时,就有不少宵小之辈想要窃取古宙碑,更何况此时呢?

    为了夺得古宙碑,帝仙势力可以不择手段,灭掉区区一个乾坤峰算什么?

    “算了,不提这些了,古宙碑的内部空间和外界不同,外面一日,这里十天!你们就在这里修炼吧……”

    莫云叹了口气,他缓缓将目光移向壁画。

    此时,石默早已盘膝坐下,他这人很固执的,说修炼就修炼,绝不打马虎眼。

    而瓷娃娃一般的石莹,欲出言又止,等待间,她也跟着看向壁画。

    第一张壁画是一副白色铠甲,这铠甲晶莹如玉,白洁无瑕,这不就是他们修炼的白元铠吗?

    再看向第二张,碧幽铠!第三张,青冥铠……

    右边最前方的十张壁画居然是武铠!

    这里是古宙碑的内部空间,为什么会出现武铠的壁画呢?搞不懂。

    小丫头,看你对武铠很痴迷啊,那你知道十大武铠的来历吗?”

    莫云的声音幽幽传来,但是他的视线依旧停留在壁画之上。

    “十大武铠对应十大境界,一阶白元、二阶碧幽、三阶青冥、四阶玄光、五阶银芒……”

    “按照普遍的说法,武凯的名字是用颜色和某一帝仙封号共同命名的。”

    “就如同白元铠,颜色为白,借了元仙的“元”字。又如赤煌铠,颜色为红,借了煌帝的“煌”字!”

    石莹也不怯场,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呵,以讹传讹。如那幽仙,乃是两万年前的帝仙,而早在十万年前,碧幽铠的名称早已流传于世了!”

    “先来后到,与其说是武凯借用了帝仙的封号,还不如说是帝仙借了武凯的字呢?”

    “对了,你有什么事情?”

    莫云转过身来,他捏了捏石莹肉嘟嘟的小脸。

    “是这样的,莫公子,我想学炼器。”

    石莹连忙退后了几步,颇有些不好意思。

    “嗷,想学炼器啊,好啊……我这有本《炼器百解》,你先把它背下来再说!”

    莫云笑容灿烂。

    确定是本?

    看着那堆积成山的书,石莹面露难色

    “可是莫公子,这也太多了吧?而且我炼器怎么办?”

    “没事,没事,要成功先发疯。另外,打铁没样越打越像,你自己先琢磨,琢磨不会看书,这样还不会,再来请教我得了!”

    “好好学,半年后不是有个炼器大会吗?学好了,你就可以出去大展拳脚了!”

    丢下一堆书之后,莫云果断溜人了。

    他还要回去给小犀牛做实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