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406 没人权的方小喽啰

406 没人权的方小喽啰

 热门推荐:
    或许是最近有了闲情逸致,又或许是现在恢复了些许性趣。

    总之是在面对女人,尤其是林月华的时候,稍微还是有那么些不规矩……

    人嘛,毕竟是两个性别的生物,异性相吸的定理,千古不变。

    再者说,随着时间推移,两人关系慢慢改变,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和青儿还不太一样。

    美人在前,方书安又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不时在林月华身上占着便宜。

    “哎呀,你的料子真不错。”方书安说着,便伸手过去感受下衣料。

    说是衣料,其实顺便多伸伸手,也就是揩油的程度。

    “呸,你怎么这个样子,前些时候,可不是这般,怎得和登徒子一样?”

    林月华啐他一口,却不恼,绝美的俏脸上晕红一片。

    女人么越是说不愿意,越是让你加快进度,方书安还是懂的。

    此前他装作冷面佛,还不是因为和林月华的关系掰持的不清楚。

    如今,两人不但是生意上的伙伴,也算是能互相补充的一对,所以他在心里的芥蒂也不像是此前那么深重。

    何况,朗有心妾有意,两人心里都和明镜似的。

    “这就要问问你了,为何会做小偷。”

    小偷???

    林月华眉头一皱。

    “是偷走我心思的小贼啦……”

    方书安是什么人,他可是见识过各种土味情话的未来少年,稍微找出来几句,比之蒹葭苍苍之类,更有不同的味道。

    而且,为了今日,林月华特意打扮过,头上戴着方书安祖母给的金步摇,上身穿着月牙白的立领斜襟短袄,下身着淡紫色马面裙,美艳不可方物。

    方书安以前只在网络上见识过大明贵妇的穿着,都说大明少女价值千金。

    现在看林月华身上,能很好得到体现。

    她上身的缠枝莲刺绣,线材之中定是加入金线,其他颜色也是孔雀翎一类的珍贵丝线,所以颜色十分艳丽却又不刺眼,是贴合自然的颜色。

    而能够刺绣此原料的工匠,大多是顶级绣娘,他们的绣工可以说是天下一等一的存在。

    如此加成之下,短袄的价格都是天文数字。

    马面裙上的图案没有上半身那么复杂,但也都是一针针刺绣出来。

    单就是全身的刺绣,都要耗费绣娘不知多少工时。

    毕竟,在大明,此类图案只有可能通过刺绣来实现。

    想要彩色套印?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技术,即便是现在被发明出来,只怕要比刺绣花费更多的成本。

    所以说,即便是在提花机等工艺发达的后世,一身刺绣的明制华服也是天价。

    至少方书安知道几个有名的明制店铺,单就是一身刺绣装束,下来就要上万,并且要面临长达一年半以上的工期。

    所以说,林月华这一身,背后的造价说出来将是个吓人的数字。

    人靓衣美,方书安一边打量着林月华,一边慢慢的移动,两人的距离终于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

    “方少……书安,你这样有些太仓促了吧……现在还是白日……”

    “白日又怎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如此美丽动人,叫我多看一看,好做精神上的慰藉么。”

    方书安说着,便将手再度伸出去,更加靠近林月华。

    “月华……”

    正在两人即将擦枪走火之时。

    嘭!

    房门被人推开,青儿扁着嘴走了进来。

    她看了两人一眼,眉头微蹙,随即便要转身。

    方书安想起什么,急忙将左手拿出来,揽着的右手放开不是,不放也不是,别提多尴尬。

    “青……青儿……你怎么来了?”方书安脑子突然短路,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他也不想想,这里不是其它地方,是方书安屋子。

    平日里青儿都是这般进来,从来没有过什么问题,今日就有什么不一样了?

    青儿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对于方书安的禄山之爪视若空气,只淡淡道,“公子,骆养性找您。”

    说完,她眼神在林月华身上溜了一圈,摇摇头,啧啧两声。

    这就很有意思了,不知道是对林月华身材品评不佳,还是对方书安没能得手表示叹息,总归是叹息就是了。

    随即,转身关门出去。

    至于身后屋中传出的林月华的狂怒,充耳不闻。

    “你……你给我!”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飘然而去,她十分无奈,只好转向方书安。

    “你看看,你看看她,哪里像是丫鬟了!”林月华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看穿一样,手捧在胸前,急得直跳脚。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一直是这般,在我家,特别是在我的小院里,她才是草头王,我更像是一个小喽啰啊……没有人权的那种。”

    对于方书安装怂卖萌的样子,林月华并不打算理会。

    “你啊你,怎么能让下人如此拿捏呢,你看看我家灵儿,让她往东,她要是敢说半个不,我打断她的腿!”

    听她说的厉害,方书安心里稍微反抗片刻,似乎事情并不像是她所说的那般。

    “骆兄来找我,那可是一等一的大事,我得去看看。”

    “怎得,难道我就不重要么?”林月华心里郁闷,不知怎得冒出一句。

    若是从前,她定然不会如此说。

    “那不同啊,骆兄的事情,关系着方家的生死存亡,你说呢?”方书安解释道。

    “我就是一说,您千万别当真,快去吧。”林月华自然不是要阻拦他去办事,只是一句话,便转回到正常状态。

    屋内尴尬过去之后,屋外也同样有着情况。

    灵儿目瞪口呆,嘴中正塞满方家特制的糕点,青儿来的太快,她拦之不及。

    正远远的看着离去的背影愣神。

    “灵儿,进来!”林月华喊道。

    “不了,小姐,我正在吃点心,你自己先忙!”

    灵儿愣神的同时,嘴里不曾停下,面对美食,她更喜欢不搭理自己的主人。

    刚刚在方书安面前吹完牛,不曾想现在就碰个钉子。

    林月华那叫一个气啊!

    “你个死丫头,再不来,扒了你的皮挂门上!”

    听见小姐的怒吼,灵儿突然想起来,方才和主人对着干的是青儿,人家的地位不是自己能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