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404 小事变大事

404 小事变大事

 热门推荐:
    不管是东林党人还是方从哲,当然没有那么快就行动,说到底是一件需要仔细部署的事情,不是就一口气或者一腔热血就上。

    那是愣头青而不是深谙斗争哲学的官员。

    最主要的原因是,方从哲此次就没想着主动出击。

    按理说,知道对方的想法,趁着他们还没有动手,来个提前反击,会是最佳时机。

    但是没有更好的理由前提下,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展行动,贸贸然凭借主观意图,那和对方有什么分别?

    方书安能看清背后的意思,老方自然也能看明白。

    现在双方还是在试探和准备,看看彼此的实力究竟会拿出多少来进行比拼。

    爷孙两人很有默契,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等待。

    不过么,等待的方式还是有些差别。

    方书安回到家中,看见他爷爷四平八稳的在亭子里喝茶,就知道爷孙俩想到一起去了。

    他一身羊毛纺的斗篷,里边还裹着让裁缝帮他定制的大衣,仍旧有些难以抵御初冬的寒气。

    昨日大风呼呼的刮,应当是西伯利亚的寒潮到了,人们纷纷裹上厚重的行头。

    但是,风到寒处,无论捂得多演示,都难以逃过去。

    现在没有太好的保暖措施,风吹着人脸,像是刀子一样锋利,发生一系列冻伤时间以后,方书安便和刘綎商议,暂时取消每日的训练,只是三五天会有一次拉练,保持学员们的体力。

    军事训练的好处显而易见,不说别人,就是偶尔来参与训练的朱由校,身体都比原来更加强健,要不是他更喜欢搞科研,说不定此时已经向另外一个正德皇帝发展。

    朱由检小小年纪,倒是能忍着,一段时间的训练,整个人精气神发生很多变化。

    若是说普通的军事训练,皇室并不缺乏相关的教育。

    朱常洛看中的,是方书安在里边加入的一些理念,比如有意识的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培养成为小组指挥官的能力,配合如何进行日常的救援和防护。

    以上内容,作为皇室,学一些对他们也有实际用途,虽然不见的会成为多么重要的技能,但是在关键时刻,能起到保命作用就是很好的结果。

    “听闻你将训练停了?”老方第一句话就是关于学院学生们的训练,因为他和朱常洛都在等着学生们出山。

    方书安提起茶壶,先给老方续上,最后给自己倒些。天太冷,要不是一直喝着热茶、守着炭炉子,人还是真的待不住。

    “爷爷,没办法啊,学生们冻伤的厉害,尤其是耳朵,很多人都不成样子,发给他们暖耳,仍旧不行。索性,孙儿就给他们停了,只是保留着拉链留存状态,等到开年继续。”

    “你的训练是要伴随着整个求学生涯?”老方很是关心学生们的训练。

    “如果可以,孙儿想让其伴随整个生涯,但是恐怕二年级时候,他们的课程太多,时间不够,到时候只能保持三五天一次的频率。”

    方书安思考一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莫非,你在第二年安排的课业很多?”

    “爷爷,主要课程都安排在第二年,第一年不过是让他们加强些认识,由于学生水平差异较大,有些人底子很差,学会东西需要多一倍时间才可。

    既然是招来的学生,就以教会他们为目的,因此教学开展的极慢,尽管说的很详细,但是有些内容相对而言,仍旧是晦涩难懂。”

    方书安说的当然是涉及到自然科学的部分,由于此前没有相关基础,因此很多事情哪怕是简单的阐述,人们也难以理解。

    都需要进行深入浅出的讲述,于此,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此时还没有正规的预科之类,本身就不是同一起跑线的人们,却被要求要同时跟上进度,那样的难度,可惜而知。

    “是来问问你爷爷我,下一步应当如何?”老方一饮而尽,将空杯子放在方书安面前,一边等着他倒茶,一边看看方书安的反应。

    “孙儿原是有此意。”他说着,将再次倒上的茶水推过去。

    “哦?原来,看来是改主意了,那么是什么事情让你突然间改变主意?”老方有些好奇,笑眯眯的问着,眼神里包含的意思,看起来还能是高深。

    “说起来其实也简单,孙儿看见您坐在亭子里饮茶,就知道我该怎么办了。”

    “哦?你说说我是如何考虑的?”老方饶有兴趣的问道。

    “您肯定是想静观其变,看看他们能有什么手段,孙儿就是想看看您在做什么,如果就是在等着,那孙儿也就等着他是了。”方书安老老实实说着。

    “看不出来,我孙儿果然还是那个聪明的孙儿,不过啊,你有一点忽略了。或许我在此处,就是等着你到来呢?”

    等着自己到来?

    那到是有一种可能,不过么,堂堂方从哲,还不需要跟一个方书安稍微改变,玩个捉迷藏之类的方法。

    方书安只是笑笑,对于这样一个问题不置可否。

    “说说吧,你想怎么办?”老方终于提到正题。

    “爷爷啊,咱们最要紧的,就是保重你的身体啊,我怕这一次,他们会兵行险着!”方书安将自己最大的担心说出去。

    那书生一直没有人管,而繁峙县那边也没有新消息转变过来,一切都说明围绕着事情本身,并没有多少的行动,经过一番思考,方书安推断出一种可能性!

    或许,他们会直接采取刺杀的计划?

    仔细思考一番,也不是没有可能。

    罪名对于方从哲来说,不过是个小事情,而要将小事情变成大事情,是需要大量的投入其中。

    一旦方从哲遇刺,立马就会背上罪名,到时候再将事情宣传出去发出去,因为畏罪自杀但是,那样的话,几乎就成为一件铁案。

    他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老方思考一会儿,点点头说着,“你说的很对,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或许真就是无法翻案的存在。”

    祖孙俩达成一致,便讨论一些细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