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397 妹子的贞烈

397 妹子的贞烈

 热门推荐:
    繁峙县山高皇帝远,作为一个知县就能横行一方。

    选秀女原本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但是因为有很多人不想参选,便留下各种各样的歪门邪道。

    比如说,京城的有些人家,不想自己女儿去的,都在想办法许好人家。

    因此,一时间嫁妆大涨,彩礼骤降,凡是有些点像样的人,都是媒婆踩破门槛。

    也就是方书安这样的极品,才没有几个敢上门。

    也正是有如此现象,所以选秀一个本来应该是自愿的事情,后边由于各个地方自主报名的人数不够,或者是人数虽然有,但是都凑数为主,相貌难以上得台面。

    那可是给帝国延续血脉的存在,总不能找的都是无法直视之类的吧。

    种种原因在一起,最后造成的结果便很不理想,基层送上来参与选秀的人数不够。

    不够其实也没什么,少点也能参加。

    但是因为上下级考评体系的存在,有些人就将其变成硬性指标。

    一但事情和考评结合起来,那么事情就变性,原来办不办都可以的情况,也就变成必须要办好。

    如此一来,两厢矛盾之下,选秀从自愿项目变成了摊派。

    摊派之下,原来就有上下其手的空间变得更大。

    书生的妹妹,本意也不想去,正好,知县见他妹子生的漂亮,便起了贪念。

    想要不去参加选秀女,要么就是嫁为人妇,要么就是过不了婆子们的甄选。

    不明就里的书生妹子,就这么被知县忽悠了,说只是要不是处女,就可通不过婆子们的选择。

    然而,等到临头,妹子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掉进一个陷阱里边。

    可惜啊,知县早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到手的鸭子,他当然不会让妹子飞走。

    于是乎,原本是忽悠加上骗人,最后就成为了用强。

    按照繁峙县知县的经验,凡事吃亏的少女,大部分都是因为名节,不想自己名声变得什么都不是,所以会忍了下来。

    但是么,虽然知县使手段把妹子强了,却未能和往常一样得逞。

    当知县在妹子面前吹牛自己过往的时机之时,并且威胁要是说出去就杀掉她是,妹子已经在心里竖起绝不妥协的旗帜。

    虽然她们家并非富贵人家,但是也有着刚烈性子,并且,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节和对知县的报复。

    她选择了最为极端的方式,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妹子留遗书,用死亡将知县送上风口浪尖。

    然而,妹子还是低估了知县的能量,事情败露,也有遗书,却没有能直接指向知县的物证。

    知县在当地也是经营多年,有自己的实力,尽管自己妹妹死了,但是书生告状无门。

    并且,害怕事情会闹大,知县还找人在追杀。

    书生的性格与妹妹一样,都是不死不休之人,原本他就不打算让知县好过。

    既然对方还要追杀,那就更加是不死不休之局!

    这样一来,即决定来京城告御状。

    “但是,你为何会先找上我?”

    方书安有些纳闷,这些似乎都不是他该找上门的理由啊。

    “后学晚辈,本不应该叨扰于您,但是那狗官背景深厚,据闻知府也与他关系匪浅。”

    书生说着,满是叹气。

    如此,方书安才明白,为何他要拼命来告御状,合着还是地方上官官相护的那一套。

    “那不过是地方官的势力,他们影响不到大理寺或者是刑部,为何要越过他们?”

    “只是……只是……”书生犹豫着,似乎是在斟酌着用词。“不瞒您说,我上路后未带足银两,又不愿舍得面皮,在中途饿晕过去,幸得一车队相救,嘱咐我来京城,要寻你,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车队?

    指点来找他?

    方书安也有些纳闷,这是何方高人,为何指名道姓要他参加。

    难道那人是因为自己的名声?似乎是不太对,想不清楚之下,他便不再想,毕竟自己事情很多。

    事情的来龙去脉大体上已经清楚,但是该交给谁还是要交给谁。

    此事不是他的职权范围,贸然插手,不是个好主意。

    思索一番,他没有太好的主意,最后还是找人去请孙传庭和骆养性。

    让他们帮着自己参谋一番,看看找到谁是最合适的选择。

    孙传庭一时走不开,说等晚些时候到,骆养性最近将事情料理的七七八八,暂时没有特别忙碌。

    “我觉得,此事不寻常,秀女的事可大可小,大了说,可是皇爷的女人,这知县可算是色胆包天。”

    涉及到秀女的事情,可是通天之事,地方锦衣卫竟没有奏报,骆养性也有些意外。

    “下边没有传来讯息,看来锦衣卫里,说不好是拿了人家好处,我得跑一趟。”

    他分析一番,决定亲自去看看。

    太祖最恨贪官,设置登闻鼓,允许百姓击鼓鸣冤,但太祖之后也逐渐闲置,不是没人敢敲鼓,而是没有敲鼓的机会,大都被消灭在敲鼓的路上。

    现在虽然有人来了京城要告御状,但是能不响起登闻鼓,还是不要响了吧。

    “那你是何意,要么就直接让他去衙门,要么就等一等,我们去下边调查一番,看看是何种情况。”

    骆养性说着自己的打算。

    按理说挺大的事情,却一点也没有消息,那无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地方官隐瞒的太好,再或者就是,书生说的不见得是实话。

    后一层意思,骆养性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保持怀疑的态度还是要有的,谁知道此人不是有心人要陷害方书安?

    “最好是等我回来再确定,放心,不会耽误你的事情。”骆养性想法既定,便将自己的计划说出。

    至于原因,他并没有给方书安解释。

    不过么,他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即便不说,也能知道一二。

    “既然骆兄你要去,那自然是最好的,还请多费心啊。”方书安抱抱拳说着。

    “嗨,这又不是你的事情,说到底与锦衣卫也有关系。辽东一线刚整理妥当,西边看来也需要重新看看了,这些人啊,不让人省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