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385 谁才是大赢家?

385 谁才是大赢家?

 热门推荐:
    关于学院男人摸男人之事,现在经过他们亲眼见证,那是多么正确的事情啊!

    看看,谁说是行龙阳之事呢?

    拖出去打死!

    救人嘛,就应该这样子步骤分明,一步步按照操作来完成,才能保证没有遗漏,才能保证最后救活。

    此前都没有个规矩,人们扛着伤号就走,那能好么?

    即便是真的能救人一命,因为移动造成的二次伤害都不小。

    看看人家学院传授的技能,再看看别人,对比实在是太明显了。

    其他不说,就说是国子监的那些人,看见之后都不敢下手。

    那可是大明最高学府啊!一度曾经是整个大明最优秀的文人!

    可惜,货比货得扔,在事实面前,谣言不用自破。

    在方书安等人的运作下,不用半天时间,整个京城的口风迅速逆转。

    秋风萧瑟,整个深宫都笼罩在一片金黄当中,那是秋的落叶,也是秋的收获。

    朱常洛案上摆着两份完全相反的奏章,都是方从哲看过之后送上来。

    一边将书院批判的什么都不是,恨不得这就拆了它,还说是罪恶之花,对整个西山的影响很不好。

    另一本则是大力表扬学院学生的急救水平,号召大明的书院都能推广学院的急救课程。

    对于学院的实力,朱常洛还算清楚,突然出现的流言,恰好说明触到某些人痛处,他们开始反击。

    想到此,朱常洛问到,“学院那边的课程进展如何?”

    王安知道泰昌要问这个,已经做过准备。

    “据奴婢所知,学院已经完成会操,已经正式开展授课,因为最近风声不好,原来有些松动的学生们,不但不再喊着离开,反而要留下,与学院共进退!”

    听他如此一说,泰昌点点头。

    读书人果然还是有节操,经过一致对外,反而能激发潜能。

    “让那些皇子皇女们找个吉日过去,此时不向学何时向学?”想到此前说过的话,和学院面临的私事情,泰昌虽然没有对两本奏章作出批示,但是行动已经说明问题。

    虽然风口浪尖已经过去,但是此时将皇子皇女们派到学院,已经表明了皇家的态度。

    再者说,西山上还有太上皇以及众退位的高官,难道他们就没有意识到学院有问题么?

    为何还需要别人提醒?

    泰昌的旨意传出去以后,人们将事情前后考虑一番,才想清楚,此次事件,究竟谁才是幕后推手?

    如果说一开始,有人说学院行龙阳之事是谬误,第一时间为何无人出来解释?

    而且,数百人一起搞花花,想想都不可能,为何就没有人提出来怀疑?

    是真的没有人提,还是说,声音被其他人淹没掉?

    事情经不起推敲,经过一系列操作之后,人们都意识到,学院才是最大赢家!

    此前,或许国子监凭借着名声和大义,牢牢占据头把交椅,但是经过此事件,学院在京城人们心中的地位迅速窜上!

    幕后策划之一的房可壮,现在一脸晦气的坐在钱谦益上首。

    “怎么,一番谋划,最后是给那些人做了嫁衣裳?”

    “我说方书安等人的反应不对,他们的行动实在是太慢,太被动,丝毫不是此前行事风格,看来,真的是在一开始就有所安排,随后更是坚定的执行。兴许,咱们的行动早就被他们看穿,一切不过是他们刻意安排!”钱谦益说到。

    “其他人有什么反应?”房可壮想起来,问道。

    “能有何反应,还不是都认为,你我又输一局!”钱谦益叹道。

    此事,并不是个大事,但是因为涉及到年轻人以及学生,所以很多事情是有钱谦益和房可壮出面组织,当然背后少不了东林人的助臂。

    可惜了,他们终究不是方书安的对手。

    事实上,背后不仅仅有房可壮等人,还有其他一些看不惯学院之人,比如说国子监,比如说站在方从哲对立面之人。

    最终,两人还是长叹一声,感慨方书安实在是强大!

    而主人公此可在家中,同样接受着老方的“洗礼”。

    “说罢,背后是否有你们在给自己挖坑?”

    老方一边享受着孙子的服务,一边在闭目眼神,品着看送来的热茶。

    “爷爷,您在说什么,孙儿没明白呢。”

    “还给老夫装傻!这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撒谎,尤其是对着你爷爷我,能有什么好处?”

    若是以前,方书安撒个娇,或着是用什么手段还能蒙混过关,现在,他方书安已经成长为小狐狸,再说无心为之的话,实在是有些假。

    “爷爷,这次看真不是小子谋划的啊,我们是真的见招拆招。”方书安还是要解释的,毕竟,国子监算是老方半生的心血。

    方书安要是告诉爷爷,自己真的黑了一部分,就是想给国子监挖坑,那老方能气个半死。

    现在好,事情虽然真有那么一段,但是还是不说也罢。

    “以后的路子还长,此次是小事件,后边或许他们还会用各种有的没的来给你泼脏水,想来,你应当是能应付,但是记得,万万不敢掉以轻心。”老方语重心长的说着,仿佛额头上的皱纹又加深一层。

    最近,他和泰昌谋划了许多,方书安说的对,大明的税收确实有问题,但又不是一两日能够改善。

    路途漫漫,道阻且长。

    今日原本是有些疲惫,但是看见方书安以后,就像是看见加强版年轻的自己。

    或许,张居正未竞的事业,真的能由孙子来完成!

    与老方汇报完工作,方书安故作一身轻松的离开,回到自己的院子。

    最近忙着工作,很少有时间回来。

    不过,留在密室里的东西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说,需要定时出来了看看,要保证那些东西都在。

    随着离开那个世界越来越久,方书安的心思更接近大明。

    可惜啊,人的记忆力总是会下降,尽管方书安的记忆力比此前增强,但是并不能保证以后是不是会降低的更快。

    所以说,将前世的重要事情都记下来,以后按着东西发展,已经基本是极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