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210 鸠占鹊巢

210 鸠占鹊巢

 热门推荐:
    “娘娘,您可要给奴婢做主啊,我去拿食盒,谁知遇见她拿得多,便说她几句,这就不高兴了。”

    李选侍这边恶人先告状,将道理占住。

    “根本不是,我不过是拿了正常分量,玉环她说我们不够资格吃那么多!够不够资格,又不是她说了算!”

    “那是谁说了算?”李选侍接过话头。

    “规矩说了算,反正不是你们说了算!”

    其实是一句没有什么的对话,可惜,李选侍干什么来的,就是来找事,这不是给她递刀子么。

    “我说了不算,还要听你的不成?谁管教的,掌嘴!”

    两个强悍的宫妇再度上前,刚刚脱离开来的王才人宫女,再次被压下去,强按着……

    “声音有些不对啊,咱是否过去看看。”方书安说着。

    “按说这是东宫,不经允许不得随意走动,但万一发生意外呢,我看还是去看看吧。”

    等到一行人察觉出慈庆宫后传来的斥骂和惨叫声时,还是决定拐进去。

    此刻,李选侍的婢女玉环正拿着藤条抽打一人,被抽打那人发髻散乱,脸上有两道渗着血的伤痕,地上的食盒打翻,杯盘菜肴洒落一地。

    李选侍满面怒容,像受了多大委屈。

    一旁朱由校生母王才人面色煞白,气的身子有些颤抖。

    她性子本就柔弱内敛,不善逢迎邀宠,虽久居深宫后宅,但依然如故。李选侍仗着太子宠爱跋扈嚣张,数次顶撞于她。

    玉环边打边骂,“你个贱婢,没长眼睛么?敢冲撞我家主子,你忘了这后殿是谁说话做主了?以为今日多拿两个菜,便能称霸王?”

    李选侍阴笑着走向王才人,“唉!姐姐身边这些人为何如此没有眼色,做妹妹的愿意教教姐姐如何管束手下人。”

    她步步紧逼,声势嚣张。

    王才人惊的连连后退,身后的婢女太监纷纷低头不敢为主人解难。这就是李选侍要的效果,她要让王才人手下的人,一个也不敢帮主人说话,最好是见她西李就吓破胆那种。

    如此,才有机会执行下一步计划。

    眼看着局面在一点点向着目标靠拢,可惜,却没有想到,破局之人已然到了。

    “住手!”

    一声怒喝响起。

    男人的声音?

    后宫就那么几个男人,声音宫人们不能再熟悉了。

    但是,今天的还真有些陌生。

    玉环回头正看见朱由校和方书安一行人,朱由校红着眼睛,怒视着她。

    这是……

    遇见正主了啊,若是太子、甚至是圣上,都还好些,谁能料到是世子啊!

    如此,情况不妙。

    玉环心头一颤,她虽有李选侍撑腰,但得罪朱由校干系太大!

    若是太子继位,毫无疑问,朱由校将会即位太子。

    如无意外,朱由校可是未来皇帝!现在跟未来的皇帝做对,未免是有些摸老虎屁股。

    不然,找个由头处理了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心思电转间,忙跪下施礼。

    不过么,方书安和朱由校的焦点并未对准他们,而是直接略过。。

    “孩儿数日不来,您憔悴了些许。”

    朱由校扶住身子发软的母亲,安慰一番。

    “校儿,是你啊,还说别人,你看看你,瘦脱相了,哪里还有当初白白胖胖的样子。”

    “这……回头再说,我先料理下眼前。”

    朱由校说着,怒视李选侍,方才他可看出李选侍欺向母亲,摆明要动手,父亲后宫的事他本不想参与,但是人都有底线,如今朱由校不过是个十几岁少年,理智瞬间便被亲情打破。

    李选侍被朱由校眼中杀气吓了一跳,但很快稳住心神,“这是要与我动手?你母亲手下人冲撞我还有理了?”

    朱由校若动手事情可就大了,古人向来以孝治天下,不孝的名头朱由校也顶不起。

    看见朱由校不动,李选侍稍微放心些,就怕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莽着来,如今既然有顾虑,事情可就好办的多了。

    她心里琢磨一番,便准备看口。

    “哈哈哈!”方书安突然一阵傻笑,算是成功上桌了。

    方书安不能由着情况失控,几步走到朱由校身前,施完礼以后,斜看着李选侍那一些人。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宫人。

    对人最大的蔑视当然是置之不理。

    方书安旁若无人的说着,“太孙,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讲故事?”

    朱由校也有些懵了,方书安究竟是要使什么计策,怎得还开始讲故事了呢?

    “好吧,讲就是了。”

    朱由校知道,方书安要出手,肯定是有什么动作。

    “从前,有个鸟叫做斑鸠,它以为,弄死喜鹊就以为自己是窝的主人了,其实,喜鹊早就心中有数……”

    雀占鸠巢的典故,李选侍听几句就明白,瞬间脸变得通红。

    此人是谁?竟敢如此羞辱她!

    这个故事在李选侍面前,让她瞬间惊了。

    难道说,有人知道这是行动,或者是暗中掌握秘密之人。

    轮到她气的发抖,“大胆,你是谁,胆敢……”

    如果只是帮忙也就算了,但摆明不是来帮忙的!定然有着其他目的在。

    李选侍的伺候太监极有眼色,见主人受辱,抢过玉环手中藤条冲着方书安就是一下。

    他平时干什么的,就是吃的眼明手快。

    现在表现的时候,怎么会错过?

    想立威?也不打听老子是谁!

    方书安眉头都没皱一下,转身一个摆腿,那太监就飞出去。

    他的力道是什么力道,一般人本根本撑不住。

    更不要说还是个原本就能力差的太监,一脚的力量足够大,那厮跌了个狗吃屎,半天爬不起来。

    “噗!

    “噗””

    那太监缓过劲来,嘴里吐出几口血唾沫,还有几颗牙。

    李选侍哪里见过这个,吓得尖叫。

    “杀……杀人啦!”

    跟随前来的宫女们也开始作乱了,她们不是捣乱,是真的乱的那种。

    玉环护主心切,低头撞向方书安,小太监打扮的萧芸娘拦住玉环,说着。

    “您就别去那边添麻烦了,我受累陪您玩玩!”

    玉环见是个小太监,更加不放在心上。

    “我当是个什么角色,找死!”她五指张开抓向萧芸娘面部,后者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