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198 如何献宝

198 如何献宝

 热门推荐:
    这是方书安计划里的一环,而且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朱常洛做为太子,身体羸弱。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沉溺于女色当中,没有好的身体,干什么都白搭。

    若是让一个太子整日去跑跑跳跳,显然很难实现,但是从另一个角度,那可就不一样。

    所以,他在忙碌之余,不忘画一份关于动感单车之类的工具。

    比较其他的器材,这种姿势更加优雅,而且充满新奇感。

    若是试制成功,也可为将来的自行车做准备。

    当然,只能是阉割版的自行车。

    链条的问题不好解决,只好退一步采用传动轴。

    而轴承则只能利用现有的轴环技术。

    是否将滚子轴承做出来?

    方书安记得看过一篇报道,skf展厅里就有一个清朝制造出来的滚子轴承,与新世纪的滚珠轴承基本上已经没有差别。

    还有郭守敬制造的简仪,上边也有原始的圆柱滚子轴承的示例。

    清朝的滚子轴承他当然找不到来源,但是简仪的话,就在京城的观象台,只要去观察观察,就能推测出制造方法。

    这些事情需要一步步来作,单车的图纸有了,传动轴找工匠打制就是,其他的东西都是现成的技术,只需要各个零部件打造出来,进行组装就好。

    至于变速或者说是变重装置,他想了想,还是放弃。

    那也是一系列相对精密的东西,先让朱常洛适应单车的节奏,将来给他增加配重就是。

    要说大明工匠的手艺,特别是习惯跟他合作的那些人,效率都是极高的,没有三天时间,便将配件们全部加工完成,等着他去组装。

    看着那一对麻绳包裹的东西,方书安也有些感叹,这速度,只怕是赶上后世早某宝买东西送货的速度了,真是够快。

    其他部件他并不担心反正不需要考虑重量,所以很多东西都是铸铁或者硬质木制成。

    反倒是传动轴承,如果效率合适的话,将来可以用在其他地方。

    传动轴是两端带齿轮的圆筒,外边有一层镂空的护筒,使用铁皮制成。中间有两个受力点,便是传动的主要支撑部位。

    方书安问道,“也是用的轴环?”

    匠人答道,“正是,若是少爷您有更好的法子,我们将其换了。”

    “算了,现在还没有,轴环是最好的法子,等我找到再与你们说。”

    看见那个铁质的镂空花瓣形大圆盘,方书安眉毛一跳一跳的,这设计的也未免太过浮夸了,谁知道朱常洛是不是喜欢。

    “为何他铸造成这个模样?”

    “您的图纸上也没有具体形状啊,就说美观些,小的就自作主张,而且花瓣纹饰咱们用的也多,模具都是现成的,稍加组合即可。”

    一句话说的他哑口无言,合着是这帮人偷懒,将原来的东西拼凑起来得到。

    不过既然这样,那就先用着吧。看上去不过是秀气些,并不影响最终的效果。

    组装的过程无需赘述,都是简单的安装过程。

    完成以后,方书安尝试了下,怎么说呢,启动时候的阻力比平时大不少,毕竟轴承的效率还是要低。

    正在他尝试的时候,朱由校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书安,上次的难题解决了……”

    还未说完,便看见方书安在一个奇怪的东西上前后蹬着。

    “你在干什么?这是新动力来源?我看可行!”

    朱由校现在沉溺在机械和建筑当中,不是在解决羊毛大规模生产遇到的问题,就是在设计技工学院的校舍。

    相比之下,学院有借调来的工部吏员,反倒是羊毛机械遇到的问题更多。

    看见方书安在蹬他的单车,还以为是新型动力源,毕竟后边的轮子只要装上传动装置,便能带动其他设备运转。

    “这个可不是什么动力源,他是强身健体所用。”

    “强身健体,按照你说的办法便是,为何还要费劲制作此物?”朱由校围着他的单车转了几圈。

    “这你就不晓得了吧,若是我这样的俗人,随意的去折腾,院里也好,田野也罢,都无所畏惧。但是换作是有身份之人呢?或者是女眷呢?”

    “这……”朱由校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有些达官贵人,只要出门就是里三层外三层,哪里会有机会锻体,即便是在院子里,都会有份。

    所以,如此说来的话,这个看上去奇怪的东西,还真有他的使用价值。

    “那么,这一台要送给谁?”

    “太子殿下!”

    “啊?父王?”朱由校有些纳闷,第一个竟然要送给他父亲。

    “他老人家用的到?”

    面对朱由校抛出的问题,方书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要说,你老子上台以后喜欢房事,导致精气不足,最后更是服药而亡??

    那当然是不行了,只怕会被朱由校怼死。

    此路不通,只有换个说法。

    “太子殿下身体单薄,正需要强身健体,将来为大明日理万机,正是需要加强。当然,只有这个东西不可,我还有专门的药物,只要搭配使用,不但能强身,还有助于……”

    方书安想说房事,但是随即想想算了。

    有些事还是只方便对着当事人说,如何表达就是技巧,以他现在年纪和形象,跑到太子面前说,这东西有助于提高房事的能力,还能强身。

    只怕朱常洛会将他拍在地上,还是要曲线行动。

    一筹莫展之际,目光瞧见朱由校,便心生一计。

    “徐光启徐大人可曾到京?”

    “旨意已经下达,想必不日就能过来吧。”徐光启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跑去天津卫。

    如今要成为皇孙的师傅,比起此前有所提升,应当能放下心结,前来赴任。

    如果能说服徐光启,将这东西献给太子,那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只是,他还没有将完整的计策说出来,朱由校便说话,“你还别说,突然想起来,前几日父王便请了个官员到府上,说是炼制的丹药便有助于强身健体。”

    “官员?叫什么?”

    朱由校托着腮思考道,“好像是李可灼?”

    “李可灼!”方书安大吃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