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89 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89 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热门推荐:
    ?

    找到他的时候,这厮正在和孙传庭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看样子,十分热闹。

    熊廷弼那叫一个恨,小子也不知道为长辈排忧解难。这边厢已经火烧眉毛了,他却还在哪里不知道高兴些什么。

    觉悟也太低了。

    “方书安!”

    “有!”

    “说说!”

    ???

    方书安有些郁闷,怎么又把目标烧到他身上,李怀信他们这些大鱼还没动作,就又想沾他便宜。

    不过……沾就沾吧,这是信任。

    年轻人,这个时候不就是用来利用的么。

    在场所有人之中,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利用角色了。

    “小子认为……”

    方书安将自己话说了出来,观点与熊廷弼保持一致。

    当然,那并非是巧合,因为他就是按照熊大的观点描述的……

    首先,修复的几座城池和沈阳城、抚顺城和清河城,都需要重点看守。

    不过也不用太多人马,沈阳五千,抚顺和清河各两千五便是。

    至于其他卫堡,无需专门添置兵员。

    依靠原有的守备人员足够,他们应付小型队伍问题不大,奴儿哈赤不可能派主力前来,穿过盲肠小道和明军捣乱。

    他们自己能否守住赫图阿拉,都还是未知数,哪里还有心思出来捣乱。

    总体上来说,三路大军保持不变,只不过距离不能太过遥远,要相互照应,以免被各个击破。围三缺一的老办法依旧要用,前期三支军队分别从西北西南以及正西出发,相隔不超过五十里。

    第一阶段的要点在界凡城,只要能攻下界凡城,后边到赫图阿拉尽管难走,但是不会像界凡城那么难对付。

    方书安说完,别人还没有插话,熊廷弼便抚掌道,“好,书安的主意甚秒,诸位以为如何?”

    李光荣还想说什么,但是转念一想。

    别人还没评价,经略便表态,很明显,这就是借住别人的嘴传达自己的观点啊!

    心思转换间,他便笑着说道,“属下以为,方小侄的主意不错。”

    相比李光荣,周永春有着自己的坚持。

    ?

    “老夫还是以为,卫堡要多派些兵马。建奴不过四五万人马,大明兵强马壮,八万大军即可!”

    明军原计划集结十四万,李如柏一方战败,死伤逃散一万三千余。现在总数不足十三万。

    但是分兵五万用作防守,熊廷弼是不大情愿的。

    他从来不认为建奴是好对付的角色,能用十万大军的情况下,一定不会只有八万。

    “周都堂放心,老夫与你一起在这沈阳城中坐镇,再有方小子他们造出来的迅雷弹,城墙架好虎蹲,哪怕只有五千人守城,也能保证三万人攻不下来!”

    熊廷弼话说的很明白了,五千人守城是他自己的意思。

    不过么文官就是文官,幸好熊廷弼也是文官,所以周永春依旧提问道。“前些时日,方小子还说造出的迅雷弹不够使用,找老夫要民夫和硝石来着,如今就够了?”

    “都堂有所不知,书安改良了守城用迅雷弹的比例,个头更大,威力比之前更有过之!”

    守城用破片弹,加了更多的破片进去,并且加大了装药,唯一的区别是重量大了。

    不过在城头居高临下不需要扔多远,还有抛石机以及投石机,借助他们能够扔的更远,将破片的杀伤距离从两丈扩张到三丈,比一般的重型防御手雷威力更大。

    “既然经略认为可行,那老夫无话可说。”

    周永春被说服之后,其他人自然不在话下。

    再说,别人也没意见,李怀信和贺世贤听命行事,李光荣中心是蒙古。

    至于骆养性,虽然他主要职责是收集情报,但还有另一层身份。

    “骆贤弟,我有话与你说。”

    熊廷弼招呼着骆养性,让众人一阵迷糊。

    怎么,还有什么秘密么?

    大军作战,不同一般。

    自然是有些不能拿上台面的事情,在部署任务之前,熊廷弼决定把有些话说清楚。

    当然,仅限于皇帝的耳目还有内阁。

    骆养性另一层身份便是万历的眼睛,至于内阁,只有方从哲一人,有方书安写信回去便是。

    事情说给骆养性听,后者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经略,难道现在就能预料到?”

    “非也,不是预料,是事情一定会这般发展,如果不按照这样,我们创造机会也是。”

    世上的事情,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毫无疑问,事情的内容对于骆养性来说有些意外。

    至少他从来没见过还没怎么样,就来预测战争走势的。

    “但由经略做主,我会修书一封给家父,由他老人家禀告万岁爷爷。”

    看见骆养性应承下来,熊廷弼捋着胡子,“如此甚好,此事能成,贤侄当记一功。”

    功劳当然是越多越好,虽然他的升迁路线基本固定,但是没有人能拒绝赏赐。

    而且,熊廷弼什么性格,他心里有数,那个之前砍统兵大将眼睛都不眨之人,此刻热情的拍着他的肩膀,简直让人怀疑,这人是不是换了皮囊?

    回到大堂的二人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人们都想从骆养性脸上看到些什么,但是他们最终失败了。

    骆养性何许人,自小在锦衣卫里浸泡,心理素质好的不得了,怎会轻易走漏情绪。

    ……

    ……

    熊廷弼基本准备完毕,此刻女真人除去惦记明军方向,对另一件事情也是十分上心。

    那便是有精锐人员重兵把守的城西试验场。

    建奴几次想摸进去都被阻拦,重金收买的内鬼连个字条都无法传递出来。

    他们哪里知道,内鬼们早就被锦衣卫打的丢了半条命。

    进出试验场人员检查之严格,一般人根本想象不到。

    第一次进场的陌生人,甚至连菊部都会被检查,遑论其他。

    再说建奴,任谁被十几万兵马大兵压境,都无法轻松。

    奴儿哈赤感觉到黑云压城的压抑感,便召集文武,商议应对政策。

    代善越发的积极,“父汗,明军战斗力低下,骑兵又没有当初的样子,临阵不可能抵住我大金铁骑冲锋。再说我们的火器已然成军,比起明军不差。他们火器不占优,弓马不占优,必能重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