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075 凭实力作死

075 凭实力作死

 热门推荐:
    一大早熊芷雨便来堵他,央求带她去城东市集。

    辽东的天气冷的早,熊芷雨要去东市买件熊皮,好给父亲做件大氅。

    熊皮大衣??

    不顾芷雨在耳旁叽叽喳喳的说着,方书安脑中画面感便出来了。

    原来叫熊廷弼就熊大,纯粹是顺嘴。

    现在么……

    熊廷弼本身就是身材高大,膀大腰圆,再裹一张熊皮,活脱脱的一个熊大。

    若是在林子里被猎户发现,指不定当作狗熊给猎了……

    老熊的生活条件着实一般,虽非海瑞一般两袖清风,但为人有底线操守。

    平日里的俸禄银子除却养活一大家子,还要分给跟随他多年的亲卫,所以一家人过得并不宽裕。

    即便偶尔有些人情,也是用在该用之处,从无靡费铺张的情况。

    不说其他,从熊芷晴姐妹穿衣打扮就可见一斑。

    他们虽然穿戴整齐,但衣物只是收拾的干净,非是每次都会着新衣服出现。

    再说装扮,方书安从没见过熊芷雨戴什么值钱首饰,平时头发上总是那支有些掉色的木簪。

    说她是一方经略的女儿,泰半人不信,但事实便是如此。

    李尽忠还在带着掷弹兵训练,夜晚他有机会出营已经是李应祖给的最优渥条件。

    李家对行军打仗向来重视,除去李如柏那个样子货,李家军能够横行辽东不是没有道理。

    失去李尽忠这个天然肉盾,方书安只要起到帮朋友照顾熊芷雨的义务。

    不去也是不行了,再坚持下去,都快被熊芷雨晃得头晕,小姑娘抓着他的袖子来回晃荡,饶是身体素质优于从前,只怕晃下去之后,也受不住。

    看着蹦蹦跳跳在前带路的小姑娘,方书安加快脚步跟上去。

    东市并没有因为建奴叛乱变得人少,反而更胜往昔,人潮涌动之下,并不是个逛街的好时节,谁知道里边没有隐藏着探子呢?

    “上好的老山参!”

    “雪白的皮嘞,穿上赛过貂蝉啦!”

    “瞧一瞧看一看,十个大字儿买不到吃亏买不到上当嘞!”

    叫卖声不绝于耳,兜售皮货的伙计见到方书安两人更是热情往店里引。

    瞧着店铺还算大气,方书安便和熊芷雨走了进去。

    一进店,他们就被展示的皮毛吸引住了,还别说,白是真的白,不见一根杂毛。

    黑也是真的黑,看不见半根白毛。

    他俩驻足不过片刻,便有伙计上前招待。

    “公子一看就是行家,您瞧俺这皮子,别家可没有这般货色,要不您喝杯茶,可是上好的雨前。”

    雨前……怕不是哪个小茶园串来的东西,伙计的嘴,听听便是。

    就是这般,依旧引起熊芷雨不乐意。

    见她小嘴微撅,摆了个茶壶造型。

    “那小子,说你呐,你哪只眼看出他要买你的皮子,姑奶奶不行么?”

    她玉指轻点,数落起伙计来。

    跟着熊廷弼辗转多地,熊芷雨身上早没了江南女子的温婉,反而多上几分豪气和泼辣。

    伙计个个都是人精,服务精神绝对到位,忙抱着拳道,“原来是官家大小姐,小子有眼无珠,您多包涵。”

    熊芷雨哪能真的与他生气,自己场子找回来便把小头一歪,“哼,算你实相,带着本姑娘看看你们的货!”

    方书安无奈地摇摇头,虽然熊大家教严格,但是丫头到底是丫头,总不能和小子一般,管得恪守规矩。

    二人随着伙计走进隔间,里边还有其他客人,只不过,气氛有些怪。

    方书安一瞥,就看出西角那个挑皮子的客商有些不同。

    尤其两个随从,一直紧张着身子,两手不自然的下垂,身上鼓鼓囊囊显是有兵刃。

    这算不得什么,引起方书安警觉的是那人巾帽之下耳边光溜溜的。

    女真人!

    再瞧其他人,可不都差不多造型。

    并且,虽然都是在看着皮货,却都在注意角落里的那个客人。

    有蹊跷!

    方书安知道,面前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

    再次打量时,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

    这就有些尴尬了,互相观察被对方发现。

    谁知,客商却丝毫不介意,大方走了过来,朝方书安一礼,出口是地道辽东汉话,“兄台,我们可是见过?”

    方书安看看对方面容五官,再看其那种舍我其谁的锋芒,心中暗惊。

    刚要开口说话,熊芷雨走到身边,正好站在两方中间。

    “妹妹,你站过来些。”

    方书安将熊芷雨拉到身后护住,余光打量着周边之人。

    此刻他后悔没带上几个亲卫,现在的局势紧张,一旦对方真是冲他们任何一个而来,那可不是好事情。

    熊芷雨也有些诧异,为何方书安会直接喊她妹妹,不过小姑娘心里警醒着呢。

    她也察觉出四周的异常,任由方书安拉着自己,嘴上装作不满地道,“他们家没有我要的皮子,咱们换一家吧。”

    不愧是熊大教育出来的姑娘,心头果然活泛,方书安心里暗赞,便要牵着熊芷雨的手走出。

    “壮士想必是认错人了,我方才也是有些恍惚,现在看来,应当是误会一场。”

    说着,他转向熊芷雨,“好妹妹,就依你,我们再去看看。”

    “且慢!”

    一句话让方书安再度冷汗直冒,难道说,对手认出来了?

    他脑海里马上想着应对方略,此处距离东门只有区区十几丈,纵马狂奔也不过……

    一旦有冲突……

    他自己或许可能保命,但是熊芷雨就难说了。

    若有事,熊廷弼还能不能保持理智,那可就说不准。

    早知道,不该带她出来,现在是非常时刻,他们还没有带帮手。

    作死啊,简直凭实力作死!

    方书安在心里骂着自己。

    只是,他内心的舞台剧还没有演完时,说话之人已经走到身边。

    “客官若是不满意,咱们边上还有一家铺子,质量是不说沈阳,放在整个大明也是一等一的存在!”

    原来是方才那伙计开口,方书安紧张至极的心猛地缓下来。

    心道:你大爷的,说一句话不能说快点么,如此大喘气,特么快把老子吓得半身不遂了。

    正要转身离开,又是一句。

    “慢着!”

    华丽的分割线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大唐再起》

    五代之末,狼烟四起,诸国纷乱,民心难安。

    这一年,大唐已经灭亡五十余年,两年后北宋才代周而立,后周柴荣雄姿焕发,天下一统局势已成,列国惊恐。

    面对汹汹大势,一个穿越者表示不服,将大唐从骨灰里重燃,他屹立在船头,面对着千帆竞流,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

    生命不息,北伐不止

    弱宋当灭,吾唐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