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051 布雷弹

051 布雷弹

 热门推荐:
    问题也不是不可解决,向一条鞭法靠拢,鸟铳匠人也收取现银,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

    但是如此一来,依旧面临着收购小吏蓄意压价,还是会把劣质铳拿出来。

    当然也可制定严格的验收标准,并且除去在铳上刻制匠人姓名以外,还要登记造册,若是在规定操作时间之内事故发生,则彻底追究……

    归根到底还是材料问题,在没有合格枪管用钢情况下,制造枪筒的钢铁都是用十斤生铁反复锻打成一斤枪管用钢后再加工,费时费力并且效果一般。

    材料,迫切需要解决的材料!

    “如果鸟铳手每人再携带一把腰刀如何?”方书安想到什么,突然说道。

    之前在车营的编制当中,三眼铳射击完之后,被要求当作锤子抡,解决近战的兵刃。

    但是三眼铳数量减小,鸟铳又不装备刺刀,只有依靠佩戴腰刀来解决问题。

    “以前余把腰刀不成问题,只是要兵士们多带几斤重量。”李应祖点头到,他也意识到三眼铳缺失后,近战乏力的兵器。

    方书安快把李应祖的队伍武装到牙齿了,要说也是大明家底厚,尽管辽饷紧张,但是在国债就位之后,粮草军饷应有尽有,军械库里的东西堆积如山。

    就是这样都能打败,能看出来杨镐是多么废物。

    不过他仍然觉得缺点什么,远距离有大炮,中距离有虎蹲和佛郎机,稍近些则装备鸟铳,近战有长矛兵盾牌兵以及腰刀……

    还差些什么?

    唏律律~一阵马鸣传来,方书安知道他们缺什么了。

    女真都是重甲骑兵,明军也有骑兵,但李应祖的队伍是车营,并且车都是炮车,即便能形成车阵,依旧缺乏对步兵的保护。

    “从营里选拔些掷得远的士兵可行?”

    “自是毫无问题,只是,你要他们投什么?”

    李应祖有些纳闷,现在有火炮,很少有什么需要直接投掷的东西。

    “铁蒺藜!”

    对抗骑兵用的铁蒺藜,从战国时期便有明确记载。

    后来用的少便是因为其不方便使用,之前的使用方法为在对方必经之路上抛洒,依次延缓敌人的进攻。

    但是在战场上瞬息万变,不能确定战时在何时何地发生,不能提前预判敌人来袭的情况下,没有时间去投放太多的铁蒺藜。

    方书安布放的方法与此前略有不同,既然不晓得骑兵从何处来,索性扔在他们冲锋的路上。

    试想,当敌人冲到十丈距离,脚下都是铁蒺藜之时,马匹脚掌刺痛,背上的骑士摔都摔个半死,哪里还有作战的能力。

    当然,一个个去扔出去不现实,不晓得要扔多少此才能形成铁蒺藜阵。

    放在大明,或许无人想得出,但是携带数百年见识的方书安不是问题。

    只需要借鉴布雷车和布雷弹的理念即可,

    将数个铁蒺藜包进布包或者纸包内,中间放置少量火药,抛出之前点燃引信,等到爆开之后便成为散布的铁蒺藜。

    此法的好处是整个包裹上拴上绳子,投掷手可以依靠旋转的力量扔出去,不超过六斤重量之下,稍加训练的投掷手扔出十五丈不成问题。

    如此一来,改良版的火药弹也可生产。

    大明黑火药已经颗粒化,威力基本达到黑火药柱状药之前的巅峰,但是相比黄色炸药差得太多,装药少威力不足,装药多又过重,达不到手榴弹轻便的效果。

    为此,做折中方案未尝不可,使用中等装药,装上铁钉或者破片,外边用陶瓷或者铁壳包裹,最后过上绳网,依靠链球技术扔出去,等到靠近再扔普通火药弹。

    事实上,在大明时间线以后的几十年,西方便开始遍布掷弹兵兵种。他们在膛线没有出现的列阵飙枪时代,更能决定战争的胜利。

    出现专业掷弹兵部队后,掷弹兵通常选择最强壮最高大的士兵担任,属于精锐士兵。

    普鲁士军队的掷弹兵,在排枪时代的的战斗中,通常是被当作攻坚,扭转战场局面或击垮敌人的最重要一击来用。

    当时标准战术是双方先互相对射,然后列队前进,抵达掷弹兵能够投掷的距离进行投弹。

    用手雷击垮敌人的队列整形。最后直接全体刺刀冲锋,敌人在这时常常已经溃散。

    防御上给李应祖的队伍加上抛洒型铁蒺藜,再装备链式火药弹。

    方书安觉得,李应祖的队伍将要靠近火绳枪时代的巅峰。当然,有一支队伍他也比不得,那就是戚继光的车营,256门佛郎机,形成的持续性杀伤力太强悍了,只要保证火力输出,建奴的重骑也近不得身。

    刚开始,李应祖还能全部消化方书安提出来的东西,但是到掷弹兵以及链式火药弹之后,他就有些迷茫。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李应祖无限郁闷……每个字都懂,连起来就晕乎了呢?

    也是,没有见过实物只靠一张嘴,如何讲也不够形象。

    “你说的可是霹雳火焰弹?那东西威力有限,不再使用。”李应祖纳闷道

    “不是霹雳弹,霹雳弹装药多扔不远,装药少威力有限,守城更好用些。我说的火药弹或者叫手榴弹,是装药更多,虽然重些,但是加上绳索之后,借助旋转之力,可扔出三十丈远。借助爆炸之威,携带铁钉或者破片,给敌人造成伤害。”

    虽然女真骑兵身着重甲,要害部位不会被破片刺穿,但是总有眼睛或者交界等薄弱部位,再有马匹也不是全甲武装。

    只要暴露在外便会被破片伤到,一两个钉子算不得什么,当成片破片击中之下,哪怕是局部,也能让人马丧失战斗力!

    给李应祖解释的嘴都干了,对方仍旧没有说话,方书安抑郁了,自己说的如此难以理解?

    事实上,他领会错了,没一会,李应祖开口,“方老弟,我有一事不明,还请赐教。”

    “您莫说得这般客气。”

    “你又没见过我大明作战,又不曾见识建奴骑兵,是如何思考的如此周全?像是亲自经历过数十丈战事一样,否则,不可能总结的如此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