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横明 > 038 那里有块地,它又大又黑

038 那里有块地,它又大又黑

 热门推荐:
    “你再胡咧咧,就跟老夫一起在辽东待着吧。”

    “别,别,有话好说。事情明摆着,朝中有人看透,但是装作不知道。还有人呢,一直在轻视建州部,认为是个可以争抢功劳的机会。剩下的,纯粹是为了党争,夺权而已。”

    “所以?”

    “所以最大的战场其实是在朝堂。”

    说到此处,两人同时笑了,方书安说,“这就是您不愿和那些蠢货为伍的原因吧。”

    熊大笑着不说话,有些事情,你知我知便是。

    不过,方书安可不想就此打住,他调整下思绪,继续道,“您可曾想过,或许您的决定,可能毁掉大明呢?”

    熊廷弼脸都绿了,“胡说八道,你的嘴比我还臭,大明有的是人能镇住建奴,怎么有你说的夸张。”

    方书安眼角通红,“没有什么不可能,建奴虽然怕您。但是并非他们不堪一击,相反,只是一直在隐藏实力,等到一个能够替代您,却又足够蠢的人。或者一个只怕此处当作向上台阶之人!”

    “朝廷不会坐视!”

    “若是朝廷只剩小人呢?”

    “圣天子他……”

    “若是天子没有帝王之术呢?”

    “不可能,怎么会……”熊廷弼话未说完便愣住,不是没有藩王继位的例子。若是建奴真的没有输掉,在那种情况下再有昏招,大明即便不倒,越要深深掉层皮。

    “你是说,太子他……”老熊一边说着,竟然头一次有了颤抖,他还以为,方书安真的知道什么关于继位的细节。

    当然不会给他胡思乱想的机会,方书安解释道,只是一种极端的可能,万一遇到帝王更替,没有人惦记辽东之事,廯疥之患终归成为压垮大明的稻草。

    “所以你接近太孙……”熊廷弼突然意识到什么。

    “不,我接近太孙只不过是因为他喜爱科技和手工,但并不耽误他掌握帝国,您也看到,水泥便是科技的功劳。以后此类发明越多,我大明便会日益强大。”

    熊大觉得,站在他对面是个白发苍苍而又睿智的老人,深不见底。

    两人说着说着,话题也就愈发的发散……

    “朝廷之所以不愿掌握开原以北之地,大多以为其贫乏苦寒,入不敷出,殊不知那里才是宝贝。”

    对于方书安大言不惭的吹牛,熊廷弼兴趣寥寥。

    不怪他,历史上对那一片人烟稀少的土地一直罕有开发。

    哪怕是闯关东时期大量的移民,也未能全面开发黑土地的潜力。

    情况一直到20世纪才有变化,北大荒在解放后变成了北大仓,成为全国最重要的产粮地。

    原来鸟都嫌弃的荒地,成为全国第一大粮仓,保证华夏人口直接进入十亿数量级。

    “您看,咱们脚下的土地远比京城肥沃,究其因,不过是数千年来,极少人耕作。当年关中也是八水绕长安,千里沃野,唐以后竟然养不起一国之都。往北,那有大块平原,还有灌溉的河流。土地都是黑色的,千万年无人耕作之下,您想想,都是无人耕种的荒地啊,能种出多少粮食。”

    对于此番话,熊廷弼不动心那是不可能,若是按他所说,一把火烧完就能耕种,几乎不要施肥。

    只不过他十分好奇,这小子是如何知道的?

    方书安自然不会给他找到漏洞的机会,用去收集裘皮老山参等商人话敷衍,并且不只是一个人如此说。

    如果真的有千里沃野,那老熊真的是动心了,他不是没动过屯田的心思,但是开原抚顺附近还是不足以支撑大规模屯田,并且气候过于寒冷。

    当然,无数良田之前,没有什么是不能克服的。

    千万不要小看黎民百姓谋求生活下去的决心!

    与其在直隶当流民,不如把他们迁徙到此处当农户,每家许出两百亩,不信那些行将饿死之人不来!

    能当饱死鬼,无人会选择当饥汉子。

    不过,这一切还要等到真正确定极北之地适合辟田再说,如果仅是讹传,空欢喜一场。

    “除却屯田,还有什么?”

    熊廷弼一本正经的问着,他打算把方书安腹中货挖个干净,年纪轻轻,脑子里不知装着多少稀罕事情。

    “您有没有想过,建奴手下那些人,也都是能打的。而且,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超乎想象,如果建奴想要地盘,告诉他们,只要大明商队到不了的地方,打下来就是他们的。”

    这是劳什子鬼主意,熊廷弼听过就打算拒绝。

    “未免过于大方!”

    “不,商人不去,那百姓定然不会去!”

    “若是有一天,建奴强大了,再回头杀个回马枪,谁来担待?”老熊将问题反问回来。

    “给我三五年,我为大明武装一支军队。一支可以让游牧民族从马上战将变成热情好客载歌载舞的军队!”

    虽然熊廷弼觉得方书安画的饼太过于飘渺,但是他竟然莫名的有些期待。

    不说其他,自从国债以来,这厮做的事情似乎还真么有失败过。

    在水泥窑紧锣密鼓准备之时,最意想不到会主动之战人提出出兵。

    李如柏请命出战,北上追击奴儿哈赤!

    按照老熊的意思,打算在几个关堡筑城,缩短进攻路线。但是李如柏的一封求战信,让他有些懵了。

    原本,不与理会便是,但思来想去,似乎唯有打一仗,才能进行下一步计划。

    刘綎是经验丰富的战将,他老人家一直没有动静,不知是对熊廷弼不满还是杜松去位以后保持沉默。

    现在最不能确定的便是北路军马林,此人有多少斤两,熊廷弼心里有数,要不是他没找到能替代之人,哪能让一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尸位素餐。

    眼下时节,身边有战略眼光的人并不多,似乎几个年轻人值得询问一番。

    心中有了念头,老熊便命人去把几人喊来,水泥窑虽然重要,但也是为战略目的服务,几个年轻人是时候发挥他们聪明才智。

    熊廷弼自己也不会想到,他会在潜移默化之下,创立了大明的参谋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