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瘟疫医生 > 第三百零二章 丽姬娅【求月票,求订阅】

第三百零二章 丽姬娅【求月票,求订阅】

 热门推荐:
    邓惜玫给顾俊讲了很多,“都是她父母教她的”,可能还得益于这一顿美食,她的精神状态还撑得住。

    不过由于来生会对待灵童的防范态度,她对这个组织的了解其实有限,比如内部架构、人员组成等等,就说不出来。她了解的还是自己负责的那一部分,异文世界的诗歌与故事。

    还有着其他灵童的,她给了几个名字,但都是在儿时认识而已,后来就没了来往。

    不过她知道他们还在来生会里,因为五年前的一场大祭祀上有过碰面,当时他们不被允许互相交谈,只是远远地望着,所以她并不清楚他们那时的状态以及现状。

    那是场对榕树的祭祀,像这种活动多年来没几次举行,而那天到了很多人,很多那些枯槁面孔。

    顾俊听着想,那应该是来生会为了召唤异榕病、打开两界通道等而做的祭祀之一。

    邓惜玫也说他们这些灵童在祭祀上,是以各自的异文人身份出席的……

    让她细细地讲述这些并不容易,她是讲上一会儿,歇一会吃点菜,又再讲上一会儿。

    “丽姬娅。”这是她异文人的身份。不是卡洛普医生,她对卡洛普不是特别了解。丽姬娅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有着乌黑的长发和乌黑的眼睛,而且学识渊博,很有文学才华。

    但是丽姬娅生了重病,生命走向尽头,在弥留之际,丽姬娅写下了一首诗歌《征服者蠕虫》。

    邓惜玫把这首诗歌完整的写出来了,诗中描述了一场名为《人》的悲剧,也正是那个邪典视频的内容一群扮成神明的小丑演员在舞台上追逐着一团幻象,最后被突然出现的血色蠕虫吃掉。

    顾俊从这首诗中读出了一股苍然萧索,犹如在黑夜中不断奋力地前行,却看不到丝毫的希望之光。

    也许这就是丽姬娅所表达的心情。

    凡人们就像那些小丑演员,穷其一生不断追逐着世俗的虚妄,还以为自己成了神、自己掌控了自己的命运。但其实不管怎么追逐,凡人也无法获得真理,突如其来的疾病与灾难就能毁灭一切。

    正如那些因故早逝的大富翁、大明星、大人物,只是悲剧中的材料,征服者蠕虫才是主角。

    但是,死亡也会让凡人窥视到这么一个真理死亡可以终结平凡,死亡是一种升华。

    “平凡不全是庸俗。”顾俊认真道,想起邓惜玫说过还有死亡能让她离开,她的心头是有着很多灰暗的,他鼓励道“活着的时候有活着的好,起码还能吃点美食。”

    “丽姬娅是想活着的吧。”邓惜玫点头轻声道,眼眸中有点光亮。

    顾俊听懂她的意思,就不再多说这点,转而问她说的献祭仪式是指什么。

    “‘征服者蠕虫’应该在异世界本就有的,这虽然是丽姬娅写的诗,但它具有一种仪式力量,可以召唤征服者蠕虫到来。伴随而来的,是更多死亡的阴云。”

    顾俊给她看了丽奇斋外那条巨虫的视频影像,邓惜玫摇头说,那不是征服者蠕虫,可能只是条虫崽。

    “在我看到的幻象中……”邓惜玫偶尔也会看到幻象的,“征服者蠕虫有山峰那么高大。最开始是虫崽出现,然后豢养壮大虫崽,豢养的方式是把《人》这出悲剧上演,让人们有那样的一种心情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人的意志是没有价值的,死亡是唯一真理。”

    顾俊听得皱起眉头,她的说法更一步证实他的推断。

    那帮邪信徒虽然倍受打击,却没有缩起来的想法,反而想通过制造混乱来挽回想要的黑暗局面。

    “你说把《人》上演出来?”他问道,“传播那个视频?还是让巨虫在路上噬人?”

    “不。”邓惜玫抿抿嘴,“丽姬娅的死亡,对仰慕她的人来说,就算不认识她,也会觉得很可惜吧。”

    “你是说……”顾俊心中隐约闪过一些可能的画面,“莱生公司想对公众人物下手?”

    死一个人或许引不起什么关注,但如果这是个名人,是个很成功、很多支持者的人……

    如果死的不只是一个名人,而是很多名人。

    “有这个可能。”邓惜玫点头道,“舞台上的演员,最光彩夺目的那些人。”

    那样的话,确实会打击到民众的信心……顾俊沉思着又问了很多问题,以什么方式下手?疾病?又是怎么和召唤仪式连系起来的?怎么就会给了那些虫崽养分?

    但邓惜玫答着也有点茫然,她了解的是这首诗歌而不是那些。

    顾俊知道这并不奇怪,他自己对异文人亦没有多清楚,对兰顿、厄运之子也了解有限。

    看着邓惜玫的面容已然发白,眼睛的神采也变淡,他知道该停下了。

    至于她懂得的心灵障壁技术、其它的异文诗歌,还有那些灵童以及她记得的其它面孔的肖像画,这些当然都很重要,不管是为保护她,还是保护这些信息,等她明天精神恢复一些再说吧。否则一个疯人可说不出什么来。

    邓惜玫现在带来的这些信息,也够他这个晚上忙的了。

    顾俊接着真的不让她说了,吃完夜宵后,她被行动人员带回去关押室,而他去行政楼做报告。

    他就按自己想定的说法跟通爷等人交待,为了加强说服力,他也有说“阿塔尔大长老其实早有过这件事的预言,赠了我一句话说‘玫瑰带刺,但花香飘然。’以前我不明白,现在知道了。”

    “小子。”通爷回头底下逮着顾俊问,“阿塔尔到底还给你说了多少话?”

    “很多,有些是我暂时想不起来的,阿塔尔给封印住了,到了时间才会浮现出来。”

    忙完了这些,就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夜空漆黑,基地里还有很多地方灯火通明,顾俊独自一个人走在回去宿舍楼的路上,没什么睡意。

    他望着头顶上空的那片漆黑,可能吧,可能这个宇宙就是由无法理解的黑暗力量控制着,人类很平凡,不过人类也有欣赏夜空的能力呢,这样的夜色还真的不错。

    就不知道最近这种安静的夜晚,还有多少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