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僵尸之邪恶秋生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帮忙

第二百二十二章 帮忙

 热门推荐:
    清明鬼炼化后所得魂魄精華,依旧蕴含着阴森诡异,与人间相悖,格格不入的地狱气息。这地狱气息,是清明鬼在地狱呆了几百年形成的独特印记,真火也无法炼去。

    这地狱气息,陈秋生不知是好是坏,却是犹豫要不要给凤灵用。想了想,决定将其炼入长生剑中,增强其灵性威能。

    清明鬼魂魄精華炼入剑中后,绚丽的剑身,光彩暗了一分,散发出诡异的气息,看之便让人心生寒意。

    凤灵似乎十分欢喜,一下飞了出来,绕着他飞了两圈后,重新飞回剑中,闭上双眼,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陈秋生微微一征,想了下后恍然“地府乃是鬼魂安息之地,鬼魂在阴间,便如人于阳世,是他们的老家。炼入清明鬼的魂魄精華,长生剑带上了地府的气息,凤灵再其中,自然觉得舒服。”

    “有地府气息,以后用长生剑施展地火,威力应该有加成,并且用之招魂,也会更加犀利!”陈秋生抚摸剑身,暗自沉吟。

    见没什么不好的,陈秋生便不在多想,将剑归鞘后,连鞘横在膝上,运法力温养剑、鞘。

    在客栈休息一晚,第二天陈秋生吃过早点,正准备离去,却有个青年过来,说是茅山静的徒弟,师父请他喝茶。

    茅山静是前辈高人,请他喝茶,陈秋生自然不能推迟,点头便随青年去了,不过心中却在吐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真是礼下于人——八成有事求人。

    陈秋生心头嘀咕,茅山静修为精深,尤在九叔之上,比起青松来也是不差,要是真有事相求,怕是要命的事情。

    心中有此想,陈秋生便与来请自己的青年攀谈起来,一番交流,得知青年叫阿光,性格憨厚,有问必答,不过对于师父请自己干什么,却是不知道。

    很快,陈秋生随着阿光来到茅山静的道馆,那是一座位于小镇南郊的小庄园。雪树掩映,碧水环绕,景色极佳,最关键的是这里灵气很足,冬日里,比它处温和。

    “好地方,不知道这是什么风水宝地?”陈秋生笑着问道。

    “师父说是什么金盆盛水局,不过我不是太懂,不过住在这里确实舒服,冬暖夏凉!”阿光说道,领着陈秋生往里走。

    陈秋生读了不少风水著作,虽然没实践过,让他找风水宝地可能抓瞎,但要知道是什么风水宝地,依图索骥,他自然能知道各风水宝地的特点及优点。

    金盆盛水,听名字,就能想想出形状来。陈秋生回想了下庄园四周环境,庄园位于一片直径二里的圆形低洼谷地中,高处基本齐平,却是迷你盆地——便是金盆,加上那条河,就有了水,便成了金盆聚水格局。

    所谓“风管人丁水管财”、“风不入户不旺丁,水不上堂不旺财”,照那些风水著作所言,阳宅金盆聚水,财源广来,屋主主富不缺财。当然,财运大小要看金盆大小及合是否在正中位置,还要看八字合不合。

    当然,有利就有弊,这金盆聚水之局,主富不主贵,有钱无权,容易被当官的当肥羊宰。另外,住在水边,水汽重,容易得风湿不说,还多蚊虫……

    茅山静作为修道人,炼体炼气,风湿骨病肯定不会有,至于蚊虫,多配些驱虫药、蚊香就能搞定,正是福人居福地。

    关于金盆聚水的种种,只在脑中一晃即过,陈秋生跟着阿光向内走去,穿过前院,见到了正穿着一身蓝色长衫练拳的茅山静。

    茅山静练的也是八卦掌,果然也是茅山弟子。可能年纪大了,其动作并不威猛,但一招一式,都能引得四周灵气齐动。拳出风声雷声水声火声不断,偶尔有电芒、火苗等等显现,很是不凡。

    茅山静身后还有十来个穿劲服的人跟着练,是其弟子,茅山静却是领着他们做早课。

    “果然有钱,师父就收不起这么多徒弟!”陈秋生心中想道,没有打扰茅山静及其弟子练拳,在一边站着,仔细看看茅山静练拳,学习经验。

    十来分钟后,茅山静一个风平浪静收手,吩咐弟子继续练拳后,邀请陈秋生到屋里去座。

    生着炉火,暖和非常的客厅里,茅山静给陈秋生倒了杯茶,茶香四溢,不冷不热,温度正好,陈秋生喝了一口,很苦,便将其放到一边。

    从茶香及茅山静的身份、财富来看,茶应该是好茶,不过口感过苦,陈秋生尝了一口,便将其放到了一边,开口问道“不知道前辈叫晚辈来,有何指教,不会只是单纯喝茶吧?”

    “说什么指教,老朽请小友来,是有事请你帮忙。还有,叫前辈生分了,若看得起老朽,叫我静伯亲切些!”

    陈秋生能说什么,只能举杯喊了声“静伯!”倒不觉得被赞了便宜,以茅山静的年纪,叫声老爷爷也没问题。

    换过称呼,陈秋生问道“不知道静伯要我帮什么忙?能帮的自不会推迟,不过我要赶时间去参加一位长辈的寿宴……”

    陈秋生话说得满,但全是推脱,根本不想帮忙你妹的,请人帮忙,连名字都不问,明显是要那自己当炮灰!这老家伙和善的外表下,怕是包藏祸心!

    “我要小友帮的忙,对小友而言,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要不了多长时间,不会耽误小友正事的。”茅山静笑呵呵地道,目光眯成一条线,锐利无比,寒意十足。

    陈秋生心头一寒,感觉如同被毒蛇盯上一样,心想难不成又遇到个第一茅那样的茅山败类?直接拒绝会不会被打死?

    “既然是举手之劳又不花时间的事,晚辈乐意帮忙!”花了一秒钟思考利害,陈秋生硬着头皮道。

    “好后生!”茅山静赞道。

    “狗前辈!”陈秋生心中暗骂,端起茶来看了看茶色、嗅嗅茶香、凝神内视,发现没有什么毒蛊降后,深情啜上一口后道“不知道静伯要小子帮什么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