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原始文明成长记 > 第602章 没用的使团,暴怒的罗冲(求票票求订阅)

第602章 没用的使团,暴怒的罗冲(求票票求订阅)

 热门推荐:
    

    鲁兴发的事情一下子就火了,仅仅靠着两个小发明就得到了首领的赏识,直接被升为四级智作爵位,还被首领亲自赐予姓氏,并授予工部主事的官职,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官,但是一听就很有逼格,这是多大的殊荣啊。

    

    经过短暂的热议之后,也有人突然对他的发明产生了兴趣,想要知道能被首领感兴趣,并得到肯定的是什么东西,一时间螺纹和滚珠这两种东西成为了工匠圈的新时尚,并快速的从船厂传播到民间,又通过物资流通传播到汉部落各个郡县,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热门话题。

    

    罗冲对此事的舆论影响不置可否,或者说这是他希望看到的局面,正所谓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当所有人都知道首领重视发明创造的时候,下面的百姓才会积极的参与到发明家的行列之中,这对于汉部落的科技进步只有好处,但是紧接着事后第三天的时候罗冲就打压了一批船厂的工匠。

    

    由于舆论的火爆程度,导致船厂工人只思发明,妄图能像鲁兴发一样瞬间获得爵位,升官发财,渐渐的开始消极怠工,大大降低了船厂的生产效率,甚至一些车间的工头都开始不误正业,导致双桅帆船的完工进度迟缓,新船项目上马的时间被推迟。

    

    罗冲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当时就亲临船厂,将那些消极怠工的大匠们做削爵一级处理,并扣了半个月的薪水,其中一个称病请假,在家里偷着搞发明的匠人直接被罗冲贬为庶人,三级爵位被罗冲一撸到底,瞬间变成了一个平民,又要从学徒工开始干起。

    

    并将此人列为反面典型全城张榜公布,通报批评。

    

    首领如此严厉的雷霆手段,转眼间就把船厂里滋生的歪风邪气一扫而空,工匠们又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再也没有人敢在工作时间胡思乱想了。

    

    实在是不敢了,这可是真的削爵啊,削爵是什么意思,要知道在汉部落,爵位不止是一种名誉,也不止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而是一种直接和土地挂钩的产物,爵位的高低直接决定了所分土地的多少,土地的多少又直接和经济产出挂钩。

    

    爵位要是被撸了,那自己家多分的地就没了,地没了就会减少产出,那可都是实实在在的粮食和钱呐,谁敢对此事不重视?

    

    此事过后,罗冲又单独召见了鲁兴发,对他四处炫耀的行为严厉的批评了一顿,不过没有做更多的处理,只是催促他尽快交割完工作,全家迁户到汉阳城中,早点去履职。

    

    处理完了这些事情之后,罗冲就匆匆打马回了汉阳城,因为他在当天早晨突然接到了一封来自汉阳城的飞鹰传书,信中说是金羿早晨的时候回来了。

    

    金羿早在之前就被罗冲封为了金吾卫指挥使,主管汉部落内外的情报收集,名义上则是自己的禁卫军统领,不过之前罗冲已经把他派往和使团一起出行的商队了,专门负责草原游牧势力和鑫部落的情报收集与传递,现在他突然回来了,是不是使团出了什么事情,因此罗冲迫切的想要回去了解一下,所以也就不等着新船开工再走了。

    

    十月份的初冬季节,汉部落这里还没有开始下雪,风很大,空气十分干燥,马蹄飞速的奔驰,在大路上扬起一溜尘土,罗冲一路疾驰,中途在四通县换了一匹快马,当天中午的时候就回到了汉阳城,并在官署大楼的顶层召见了早晨回来的金羿。

    

    “金羿拜见首领。”金羿来到顶层的办公室后,立刻单膝下跪,双手抱拳,行武将礼参拜道。

    

    “起来吧,你突然跑回来所为何事,是使团出了问题还是商队那边出了问题?”罗冲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啊?没出什么问题啊”金羿听到罗冲这么问,突然懵逼的说道。

    

    “那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罗冲皱眉紧紧盯着他。

    

    “我是回来给首领汇报最近这段时间情况的,要说的事情太多,在信里面不好写,所以我就专门回来了一趟,顺便回部落送些牲畜回来。

    

    哦,这个事情我忘了说了,我是脱离大队提前回来的,后面两天路程还有咱们商队的几十个人,专门押送了一批牲畜回来,所携牛马共有两千多头,其中以牛占多数。

    

    现在的草原势力情况有点乱,我对这次的押送任务不太放心,所以就跟着一块回来了,顺便给首领汇报情况,一直到脱离草原,进入山区之后,我才离开大部队提前赶回来的。”金羿见两次皱眉,连忙就开始解释了起来。

    

    罗冲听完点点头,对他们这样的安排也没发表什么看法,商队是被罗冲派去为使团提供后勤保障和武力支援的,可是那毕竟还是个商队,自然免不了要和当地的游牧部落做交易,交易什么呢,自然是牛马等牲畜了。

    

    这些牲畜多了之后又没办法自己饲养,商队毕竟还有后勤支援的任务,不可能天天赶着这些牲畜去放牧,所以当然要往部落送回来一批,然后再运一些后勤物资和商品去草原,补充商队在外的消耗,所以他们回来一趟也很正常。

    

    不过当罗冲听到金羿说草原的情况有点乱之后,就平静的问道。

    

    “是不是那个冒顿和苏日图又打起来了?”

    

    金羿听到罗冲的问话很是吃惊,当场就惊讶的反问道“啊?我还没说呢,首领是怎么知道的。”

    

    罗冲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哼,你还知道自己没有说呢?金吾卫的指挥使,专司情报收集和传递,但是这么重要的情报我居然是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你这个指挥使还有脸说?”

    

    这已经是直接明示对自己的不满了,见首领突然发怒,金羿吓得连忙从茶案的另一边站了起来,直接一个俯身跪伏在地。

    

    “首领息怒,是小的没做好,让首领失望了。”

    

    “为什么那么久没有传递情报回来?”罗冲也站起身背着手踱步问道。

    

    “首领容禀,我们商队和使团的行程并不顺利,快马加鞭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抵达了鑫部落的暗桥那里,中途还遇到了冒顿势力的骚扰,不过大使和我都知道使团的重要性,并没有对那个冒顿予以惩治,只是警告了一番,好在那家伙也知道咱们汉部落的强大,并没有公然与我们为敌,双方并未发生冲突。

    

    不过也正是因为被他们耽误了几天,让我们没有赶上潮退桥出的好时机,只能在海岸边扎营,白白耽误了一个月的时间,一直到了次月月初潮落之时,我和大使都提出立刻过桥出使鑫部落的事。

    

    只是那个随行的鑫部落领队说,如果我们直接过去,怕是鑫部落的统领会误以为我们是过去劫掠的敌人,所以他就提出自己先行回去禀告使团出使的事宜,探探鑫部落统领的态度,如果鑫部落统领同意的话,他再来过来接我们的使团。

    

    结果那家伙这一去就是两天的时间,一直等到海湾再次涨潮都没有回来,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又等了一个月,一直到了第二次潮落桥出的时候,那个家伙才从竹岛过来,说是鑫部落统领同意了我们的出使,然后才带着使团登陆竹岛。

    

    不过使团登陆之后也并不顺利,大使回信说双方关于使团常驻的谈判进展很慢,尤其是关于划拨一块土地给使团使用的事情,那个鑫部落的统领一直不愿意同意。

    

    他倒是同意让咱们的使团常驻,但是只给了几栋竹楼让咱们的使团居住,同时还限制咱们的使团外出,也不准咱们的使团在竹岛上行商,限制了咱们的活动范围。

    

    所以金吾卫安插在使团中的眼线,也没办法外出开展情报收集工作,和长期卧底计划。

    

    我担心首领会责怪小的办事不利,撤掉我的职位,所以就一直拖着没说,想等到使团那边有了新的进展,到时候再给首领一个好消息。

    

    金羿有错,请首领责罚。”

    

    金羿一口气说完,就把头埋在了地上,不敢再抬头看罗冲。

    

    罗冲则是没有说话,也没有让金羿起来,只是默默的在屋子里踱步,脑中飞快的分析着这些情报。

    

    从汉部落这里往南,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走出大山抵达草原,到了草原一马平川就比较好走了,可是想要抵达大陆的西南端怎么也要大半个月的时间,路上还遭遇了那个冒顿的骚扰,不过使团还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到了竹岛的对岸,单论速度来说,算是比较快的了,这个倒是没什么好挑剔的。

    

    只是使团因为一点小事,白白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这就让罗冲非常不满了,为什么出使鑫部落还必须提前让人通报,刚到地方没赶上落潮就不说了,第二次落潮的时候就不应该让那个什么领队先去通报,而是应该直接强行登陆竹岛,让使团以强势之姿出使鑫部落。

    

    让对方先行通报,在得到允许之后再出使,使团的气势就落了下乘,好像我们汉部落比鑫部落低一头似的,到你家做客那是给你脸,你应该感到荣幸,自觉蓬荜生辉才是,现在这叫怎么回事,还没到人家家门口,自己就先矮了一头。

    

    再说了,当初牛尾跑到汉部落嚷嚷着要出使的时候,想过需要提前通报了吗,汉部落当时同意了他们的出使那是大国的气度,你个鑫部落算是什么东西,我们汉部落天朝上国到你家小门小户,还是专门给你们传授技术的,居然进门之前还要先去通报?

    

    罗冲越想越气,这个金羿和兽牙简直把汉部落的脸都丢尽了,不知道应该强势一点吗,你们身后的汉部落有多强大不知道吗,居然还自降身份白白在岸边等了一个月,说不定对面的鑫部落高层都在拿他们当傻子一样看待呢。

    

    而且让他们提前通报,这就是给了他们准备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谁知道那个什么领队都跟鑫部落的统领说了什么,说不定人家都商量好了到时候怎么对付使团了,使团登陆之后的谈判一直不顺利就是佐证,汉部落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一切的行动都是为了帮扶鑫部落搞建设的,为什么对方还会一直拖着不同意?一定是他们提前谋划了什么对策。

    

    路上用了两个月,岸边又浪费了两个月,登陆之后的谈判又拖了两个月,到现在商队送牛马回来又用了两个月,几件事加起来大半年的时间就这么浪费了,到头来什么都没干成,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钱粮。

    

    想到这,罗冲又突然问道,“咱们卖给鑫部落的那些马车呢,车给他们了吗?他们的货款支付了吗?那可是上千辆车,光是货款就不止两千头牛马,为何你这次只带回来两千余牛马,那些货款呢?”

    

    金羿趴在地上的身体忽然一颤,结巴的说道。

    

    “回,回首领的话,那些车都已经随着使团一起送到鑫部落了,鑫部落也同意了咱们的开出的价钱,答应用牛马支付货款,只是他们那边来人说鑫部落拿不出那么多牛马,他们的牲畜都是用海盐和草原部落换来的。

    

    他们的人说现在鑫部落的海盐交易已经全权委托给了冒顿,换来的牛马还没运到鑫部落,所以让我们直接找冒顿去要牛马,以此来支付货款。

    

    可是我们的商队去找冒顿要牛马的时候,冒顿却说那些白盐都是鑫部落委托他卖的,换来的牛马也应该是给鑫部落,而不是给我们,可是我们再回去找鑫部落的时候,鑫部落再次声称竹岛没有多余的牛马,还是让我们找冒顿去要,所以,所以”

    

    罗冲听到这里立刻火冒三丈,一脚将跪伏在地的金羿踹的滚了好几圈,破口大骂道。

    

    “废物,都是废物,那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被人家当成傻子一样戏耍,我汉部落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他们互相推诿就是想要赖账你们看不出来吗?真是一群蠢材,我要你们这样的废物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