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悠闲修仙人生 > 第两百三十二章 真真假假[二](2/2)

第两百三十二章 真真假假[二](2/2)

 热门推荐:
    叶怡清心中有些好奇,但是没有问,毕竟问出来,有些羞人。

    因为酒楼经营不善,她就辞掉了原先的伙计、大厨。

    所以,她既是老板娘,也是大厨、伙计。

    熟练的清洗姜块,生火。

    叶怡清双眸中倒映着火光,心里响起周凡的那一声‘夫人’,思绪渐渐飞远。

    直到一阵‘汩汩’声响起,她才从遐想中清醒过来。

    用瓷碗盛好姜汤,叶怡清刚放在桌上,周凡就直接伸手想要拿起瓷碗。

    叶怡清阻止了他,说道:“周道长,这姜汤先等会,太烫了!”

    周凡说道:“不烫了!”

    叶怡清微微有些愕然,不等她想清楚,周凡就已经端着瓷碗,仰头一口喝完。

    “够吗?我再去给你盛碗!”

    叶怡清面色呆呆的问道,却是忘了问周凡为什么刚煮好的滚烫姜汤一下子就不烫了,只是心神恍惚的再去后厨盛了一碗。

    放在桌上,这一次,她不等周凡开口,没有任何隔热措施的将手指触摸瓷碗。

    “嘶~~~”

    疼痛感来的实在是突然,打了叶怡清一个措手不及。

    微皱着眉头,叶怡清的玉指上已经起了一个格外显眼的红泡。

    这时,一根手指点在那红泡上。

    出人意料的,没有丝毫疼痛感,反而有丝丝清清凉凉的气息透入手中中,登时好受了许多,也不难受了。

    喝了两碗姜汤的周凡想着事情,始终是记不起自己打哪来,怎么到这里的?

    身后一阵香风,他从沉思中清醒,叶怡清打来一壶酒,放在小火炉上。

    这一次,叶怡清美目一直盯着酒壶和周凡。

    果然,刚将一壶酒放在小火炉上,她就听见了酒壶里的沸腾声,然后闻到了酒香。

    可是她明明才把酒壶放在了小火炉上,怎么一下子就热好了。

    最终她也没发现什么。

    两人对坐着,在火光下,叶怡清娇艳动人,不知道是不是太热了,叶怡清脸颊泛起迷人的红晕。

    终于,她忍不住道:“你不要老是看我啊,都说了,我不是你的……夫人!”

    要是别人这么看她,她一定会冷着脸。

    可是不知为什么,周凡这么看她,她却一点都不生气。

    或许是因为周凡的眼神是她见过最纯粹的,比山上的清泉还要清澈,看不到任何杂质;或许是因为心中莫名无法言说的情绪,叶怡清柔声道:

    “夫人……这两个字,你以后不能这么叫我了,这对你我都没有益处!”

    她说这话,不仅是因为她连克五夫的瘟神经历,也是不想周凡受到小镇人的别样眼色。

    “那我该叫你什么?”周凡问道。

    “就……叫我……师姐吧!”

    叶怡清举起酒杯,这两个自然而然的出现在她的心间,她便顺口而出了。

    说完,她的心中竟是莫名升起一丝丝雀跃。

    似乎,完成了一个多年的夙愿。

    “师……姐?”

    周凡跟叶怡清碰了一杯,念叨着这两字,总有一种被占了便宜的感觉,却又不知从何而来。

    “嗯,既然你叫了我一声师姐,那你以后就住在这吧!”

    叶怡清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留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

    为了转移心中的异样,于是她问道:“刚才那姜汤怎么突然就不烫了?还有,这酒又是怎么这么快就热好了?”

    周凡说道:“我想它不烫,然后它就不烫了,后者同理!”

    叶怡清登时瞪大了眼睛,有些将信将疑,但想着刚才所见的一幕和周凡身上所穿的道袍,道:“你是仙师?”

    周凡问道:“什么仙师?”

    叶怡清见周凡那真诚的眼神,不似作伪,于是将她所知道的讲述给周凡:“就是那种举手投足之间,引动天地乾坤之力,呼风唤雨,招手间,便是一道天雷降下,斩妖除邪……”

    叶怡清没告诉周凡的是,这些都是她从一位说书人那里听到的。

    周凡听了后,似是想起了什么,说道:“这些我都会,但是还当不起一个‘仙’字,想来仙师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修士!”

    叶怡清说道:“修士?那你都会什么?不会只有热酒吧?”

    周凡似乎有些不服气,,感觉自己被轻视了,说道:“你说的仙师会的,我都会!”

    叶怡清见他一副不服气的小孩模样,心里觉得好笑,说道:“现在是秋季,万物肃灭。”

    她指着酒楼柜台边上那一株已经枯萎的只剩下枯黄之色的花杆说道:“你能让它在此刻开花吗?”

    周凡轻轻一笑,说道:“这有何难?”

    说完,他看着枯黄花杆,然后道:“你开花吧!”

    然后,在叶怡清瞪大的双眸中,倒映着一株绽放的鲜艳花朵,清香扑鼻,一时间,竟让叶怡清有种置于初春的感觉。

    “这个太简单了,不能显现我的真实水平!”

    叶怡清的神情让周凡心情登时得到了大满足,插着腰,指着鲜艳花朵,眼眸中满是‘不屑’,有一种诡异的意气风发之感。

    “好啊,你要是能把我这座酒楼变成一座金屋,我就承认你比现实厉害!”

    叶怡清看着周凡傲气的样子,心里很是好笑,把脸摆正,很是严肃的指向四周,说道。

    周凡大袖一挥,说道:“简单,看好了。”

    她指着酒楼柜台边上那一株已经枯萎的只剩下枯黄之色的花杆说道:“你能让它在此刻开花吗?”

    周凡轻轻一笑,说道:“这有何难?”

    说完,他看着枯黄花杆,然后道:“你开花吧!”

    然后,在叶怡清瞪大的双眸中,倒映着一株绽放的鲜艳花朵,清香扑鼻,一时间,竟让叶怡清有种置于初春的感觉。

    “这个太简单了,不能显现我的真实水平!”

    叶怡清的神情让周凡心情登时得到了大满足,插着腰,指着鲜艳花朵,眼眸中满是‘不屑’,有一种诡异的意气风发之感。

    “好啊,你要是能把我这座酒楼变成一座金屋,我就承认你比现实厉害!”

    叶怡清看着周凡傲气的样子,心里很是好笑,把脸摆正,很是严肃的指向四周,说道。

    周凡大袖一挥,说道:“简单,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