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悠闲修仙人生 > 第二百零三章 明道[六](1/2)

第二百零三章 明道[六](1/2)

 热门推荐:
    ‘道心之劫’加身,诸般怪异念头自心灵深处滋生。

    无数的怪异景象,一一在周凡眼前上演,到了最后,周凡甚至看到了自己成了仙人,超脱寰宇诸天,不生不死不灭的无边盛况。

    但周凡至始至终,心神都未曾动摇过,目光平静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幕,一颗清净道心如同澄澈明月。

    “这就是‘道心之劫’吗?怎么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强横?”周凡口中喃喃道,神色之中有着一股难言的平静。

    以他如今的道心之强,这些‘景象’就宛若是儿戏一般,丝毫都动摇不了他的心神。

    似乎是读到了周凡的内心话,那股从虚空中源源不断而来的恐怖诡异气机,在瞬息间强横了数倍不止,甚至还在往上增长。

    周凡能很真切的感应到,自身元神上传来的疼痛,甚至都出现了微小的‘裂痕’。

    这也就是周凡的元神强横无比,若是换了普通元神境的元神面临这些,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直接撕裂开,最后为‘道心之劫’那恐怖诡异气机所吞。

    如今的‘道心之劫’已经发挥到了远远超出一般元神境的程度,‘道心之劫’化作天劫之刃,直直深入周凡的心神。

    这,才是‘道心之劫’的真正威能。

    ……

    此时山谷上空,那一重接一重的恐怖雷光闪耀,却是引来了不少存在的目光。

    在万里之外,一座高高的城墙之上,数尊气血冲天的身影目光望向远方。

    “这开春后的第一场春雷,竟是如此可怕!”

    “雷声震响,恐怕是有人在渡天劫!”

    这数道身影都是修武道炼体之术,气血满贯,眼中神异自生,自然看到了远处那闪烁的雷云。

    “这天劫声势不凡,看样子是突破洞虚明道境的天劫!”

    “希望是我人族修士!”其中一位英隽不凡,气质儒雅的披甲中年,双目带着一丝忧虑,轻叹道。

    在这合道境不轻出的情况下,洞虚境已经是修行界明面上的最高力量了。

    而如今在这方地域,人族的情况稍稍落在下方,若是此时这尊正在渡天劫的是妖族,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听闻这儒雅披甲中年所言,众人心头俱是一沉。

    虽然这几率不是很大,但如今他们维持这局面已很是艰辛了,这时是万万出不得一丝差错的。

    这时,旁边一位模样年轻的小将嘀咕道,“几位大人,听说那位玉虚弟子周凡最近似乎出现过,他好像也是元神境界,你们说会不会是他?”

    几道身影互相对望了几眼,俱是沉沉一叹,“希望是吧!”

    他们这么悲观,实在是这处地域的人族下一代力量断了层,反观妖族出了不少年轻俊杰,之前就已经出了好几次如此情景了。

    ……

    此处地域乃属一方名唤‘沧’的人族王朝,历史悠久,可以追溯至玉虚祖师带领道家先贤渡东海,取东胜洲那一段岁月。

    悠久岁月之下,已经换了好些王位了。

    此时在王都的一处,这里地势繁杂,如同九曲迷宫。

    在一座高楼之上,有两道身影目光望着远方沉闷的雷云,眼中有异色一闪而过。

    “这等声势的天劫,这是有人在突破洞虚明道之境!”

    “只是不知是不是又是妖族,这些年我沧国已经再没有出一尊洞虚明道境了!”其中一位黑衣白须老者的声音中带着忧虑。

    如今还能勉强与妖族相抗,但没有新生力量的补充,迟早有一天会彻底落入下风,这样一来,是要亡国的。

    沧国历史悠久,若真毁在他们手中,可就成罪人了。

    此时在深处,一位相貌古朴的修士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一方高台之上,一身赤色华服,烈焰作纹,颌下三寸胡须,一双充满威严的双眸望向远方。

    手中紧拽着三枚颜色古朴的铜钱。

    “总算是有我人族修士晋升洞虚境了,只是不知到底是谁!”

    口中轻语,有些疑惑,但眼中还是有一丝欣喜之意。

    他是如今沧国国师,闻北。

    与这一代沧国之主是生死之交,眼看着沧国声势日渐下落,他也是忧在其中。

    如今他以卜算之法算出那渡劫之人正是人族修士,虽说不知是谁,但只要是人族修士就可以了,总比是妖族要好上一万倍。

    “只是到底是谁呢?”

    闻北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他受这一代沧国之主信任,组建‘护道司’,作为监察沧国天下的机构,可以说是对这沧国了如指掌了。

    但据他所知,并未听过有哪家宗门或是世家有人要渡洞虚天劫。

    渡洞虚天劫要何等慎重,且能够渡洞虚天劫的修士,哪一位又不是名动沧国修行界的存在。

    然而此时在这位沧国国师心中,却并无任何印象。

    “莫非,是他国之人?”闻北心下疑惑。

    沧国地势偏僻,早已不复当初的广袤疆域,纵使是东胜洲混乱至今,也少有他国修士入境。

    ……

    云海之下,一道道庞大的神念在搜索着引发天劫的所在,只是忙活许久,众多神念一无所获,显然对方遮掩住了自身气机所在。

    周凡虽然不惧这天劫,但秉着能少一事就少一事的原则,在山谷内外布下隐匿大阵,遮掩了气机。

    但这并非是遮挡了所有的目光。

    此时在一处荒山中,一位盘膝而坐的黑衣年轻道人目光骤然一动,望向远方,感受着那冥冥中的指引,嘴角划过一抹弧度,霎时间,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山谷之外,一处小山顶之上,一道森寒白光降落在地,一位面容俊秀的黑衣年轻道人从森寒白光中走了出来,望着眼前普通至极的山谷,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若不是知道你就在这,本座还真没看出来这里面内有乾坤啊,很有意思的阵法。”黑衣年轻道人目光闪烁,“只是天道好轮回,昔日你种下因,今日我来结果。”

    “却是绝不能让你安稳度过这洞虚天劫!”

    说罢,他身上一阵玄妙无双的白光在流转!

    一阵森寒的冲霄杀意直冲而起,渲染了这一方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