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悠闲修仙人生 > 第六十九章 喂狗了??

第六十九章 喂狗了??

 热门推荐: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

    跟甄德庞闲聊了没多久。

    “嗯?”

    “嗯?”

    周凡坐在木椅上,忽然眉头一动。

    一股气息正在快速冲来。

    迅速逼近千叶湖,且急速逼近。

    “小友。”端木双转头,看向周凡。

    周凡站了起来,拱了拱手,“端木前辈,应该是金涛门的人来了。”

    此时此地,周凡想不出还会有谁来。

    “是风玉松那老杂毛的气息没错,还有一个气息与他不相上下,应该也是化神境。”

    “两个化神,小友!”端木双看向周凡。

    周凡点点头,示意没有问题。

    “那好。”端木双沉吟片刻,应声道。

    来之前,掌门有吩咐他,这次以周凡的意见为主。

    想着周凡能以一己之力斩杀白空,端木双决定信周凡一次。

    “栾归。”端木双叫住栾归,“告诉掌门,可以行动了。”

    栾归拿出一张暗金符篆,对着符篆说了几句,然后抛向空中,化为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玄光符,一种一次性传讯符篆,能够将消息在一府之地瞬息间传回,珍贵异常。

    邬昂派的库存也就几张而已,这次要不是为了灭掉金涛门风家,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拿出来。

    “来了。”

    “轰隆隆~~~”

    由远及近,轰鸣声从远处天际传来,低沉而让人心颤。

    “大师兄。”屠梦梅指向远处天边。

    一团巨大的黑云在天边极速奔来。

    “怎么是你,端木老匹夫!”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自黑云中传出来。

    黑云降在千叶湖上空,露出两道身影。

    正是风玉松与风姿芹。

    他们在千叶湖周围留有禁制,只要有人进入千叶湖,他们就会第一时间知道。

    刚开始还有人在这里守候,时间一长,也就都撤了。

    谁晓得今天突然来报,有人闯入了千叶湖。

    他们这才急忙忙的赶过来。

    “那叶良辰是不是你邬昂派的人!”风玉松大喝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端木双冷笑。

    “嗯!老东西,我建儿的墓呢?”风姿芹横眉,自己给风建仁立衣冠冢怎么不见了。

    “你想与我金涛门开战吗?”风玉松死死盯着端木双。

    “聒噪!”

    “你当我邬昂怕你不成!”

    “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三遍,老东西,我问你建儿的墓呢!!”风姿芹双目喷火的盯着端木双。

    “谁家的狗,在这乱吠。”端木双怼回去。

    “放肆,胆敢在夫人面前乱语。”风玉松大喝。

    “哦,这就是你们的那位门主夫人啊。”端木双冷笑。

    这风姿芹嫁给风子平后,一直深居简出。

    到听过关于她的很多传闻,骄奢无度,随意打杀下人……

    端木双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端木双双手捧在胸前,冷冷一笑。

    “好,很好。”风姿芹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光芒。

    “无故毁我建儿的墓,那你们都去下面陪我儿吧。”

    “风夫人,你想知道你儿子是怎么死的吗?”

    周凡站到端木双身边,温声道。

    闻言,风姿芹身影一滞,接着寒声道,“把你知道的一切全都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周凡嘴角微扬,“希望你到时候说话算话!”

    接着身形一阵变幻,当当当~~~叶良辰出世。

    向着已经有些目瞪口呆的风玉松大笑道,“好久不见。”

    风玉松身影一阵颤抖,咬牙切齿道,“是啊,还真是好久不见,叶良辰!!!!”

    “叶良辰??”

    “叶良辰??”

    “风老,你说他是叶良辰?”风姿芹的语气中饱含期待,忐忑。

    “夫人,他就是叶良辰。”风玉松语气有些迟疑。

    “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你竟然自投罗网。”风姿芹大笑,他终于可以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了。

    “夫人,这叶良辰是周凡。”风玉松神念传音道。

    他也是现在才回想起来,当初在他还负责风建仁的安全时,有看到周凡的画影。

    那是在周凡斩杀白空,名扬会阳府的时候。

    只是后来周凡深居简出,一直宅在阎涧山,再大的热度随着时间也会慢慢冷却。

    “周凡?周凡是谁?”

    “就是那个斩了白空的那个周凡。”风玉松将周凡斩杀白空的事迹简略的说给了风姿芹。

    “你是想劝我,不报建儿的仇了。”风姿芹语气冰冷。

    “夫人……”

    “不用说了,建儿的仇我一定要报,谁也不能阻拦。”

    “玉虚弟子又如何?我也是大夏风家嫡女。”风姿芹铁了心的要报杀子之仇。

    “哎,这可怎么办!”风玉松很无奈。

    这大夏风家能跟玉虚相比吗。

    风玉松可不像风姿芹这么自大。

    玉虚作为整个中天大世界的修行圣地之一,近古之后,更是隐隐有天下第一圣地之称。

    而大夏,只是在中天大世界五洲之一的东胜洲西部称雄,更不用提风家了。

    于玉虚而言,不过蝼蚁而。

    风玉松真想问是谁给你的勇气,还我也是大夏风家嫡女。

    “你若是怕了玉虚,就一边去,别妨碍我。”风姿芹瞥了风玉松一眼。

    说完,不待风玉松反应,就向周凡厉声道,“我建儿的尸体呢?”

    周凡耸肩,“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才告诉你。”

    “你说!”风姿芹抿了抿嘴,忍了,一切都是为了风建仁的尸体。

    “芮鸿才四位道友,是你动的手吧。”周凡指着四个盒子说道。

    “芮鸿才?芮鸿才是谁?”风姿芹皱眉。

    “哎,夫人,就是……”风玉松将芮鸿才四人的来历一一说与风姿芹。

    其实他也觉得风姿芹过了些,杀人不过头点地,做成人俑就有些过了,奈何他这风家旁系在风姿芹这风家嫡女面前,根本说不上话。

    “你是说那四个蝼蚁?”风姿芹不在意道,“是我亲自动的手,哼,谁让他们诋毁我的建儿。”

    “好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周凡捏了捏拳头,“所以你就把他们制成了人俑!!”

    “怎么,自身都难保了,还同情他们,快告诉我,建儿的尸体在那?”

    周凡淡淡的道,“被我拿去喂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