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哥哥万万岁 > 951、鼻涕虫出来喇

951、鼻涕虫出来喇

 热门推荐:
    向小园要带窦窦师师去商场买过年穿的新衣服,出门前给她们穿外套。

    小兔子姐姐不肯穿外套,带着师师在家里转圈圈,嚷嚷没有衣服穿,穷光蛋,要去街上买新衣服才有得穿。

    李想看到向小园捏起拳头,又放下,如是再三,最后让李想堵住这两个淘气鬼。

    李想拦住双胞胎小姐妹,下一秒就被她们一人抱住一条腿,昂着小脑袋问他爱不爱她。

    窦窦质问李大象,为什么她躲在柜子里哭的时候,没有去安慰她,是不是瞧不起小兔子姐姐??

    李想郑重地告诉她,没有这回事,他很担心小兔子姐姐,但是衣柜太小了,他钻不进去,所以就委派了师师出马。

    小兔子姐姐被糊弄了,竟然认可了李大象的说法。谁让他是大个子呢,一头大象确实钻不进衣柜。

    “我呢?鸽鸽你爱不爱师师吖?”小李老师也抱着他的腿,稚声问道。

    “爱爱爱~~~~”李想说。

    小李老师特容易满足,领着鸽鸽的爱,喜滋滋地主动去找小园妈妈穿外套。

    一家人出门,窦窦看到李想又戴上了黑色的大口罩,也申请要戴一个。

    窦窦戴了一个小小的粉色口罩,师师也申请要戴一个。

    窦窦师师戴了粉色的口罩,向小园见状也要戴一个,不然她看起来像是被蒙面人押送的犯人。

    车上,小姐妹坐在儿童安全椅里吹牛。姐姐说她要买两件新衣服,妹妹说她要买两件新衣服和一件新裤子,姐姐又说她要买两件新衣服和两件新裤子,妹妹说她要买两件新衣服和两件新裤子以及一双小鞋子,姐姐说她要买一车,穿到她0岁。

    向小园说一人买一件新衣服。

    “新裤叽咧?”窦窦听妈妈说了一件新衣服后,就没再说话,不禁追问道。

    “没有新裤叽,裤子。”向小园斩钉截铁地说,“都被你带偏了口误。”

    师师关心她的小鞋子“小鞋叽咧?”

    “没有小鞋子。”向小园斩钉截铁地说。

    窦窦“蛤?”

    向小园“你别蛤,蟆也没用。”

    窦窦+师师“蛤???”

    窦窦着急地说“妈妈你是不是误废鸭?”

    向小园坐在后排,朝车前看了看,告诉李想要怎么走,去哪一家商场,随后才对窦窦说“我不是误废鸭,我是好妈妈。”

    窦窦(`n′)

    她有些烦躁地揪揪婴儿肥。她听出来了,妈妈又在逗她玩儿,大人真是烦鸭,学小孩纸讲话,脑袋阔子是不是被唐姆小猫踢了??

    师师天真,以为妈妈真的误会了窦窦的话,很认真地给她解释,窦窦说的不是一种鸭子,而是是不是误废,为什么只给小宝宝们买一件新衣服。

    向小园“因为妈妈没有那么多钱。”

    双胞胎小姐妹半信半疑,见妈妈一副“我是光脚的我只带了买一件衣服的钱”的样子,立刻凑一起嘀嘀咕咕,最后勉强凑了两个块钱,交给小园妈妈,让她看着办。

    这两个块钱全是从窦窦的包包里拿出来的,其中一个是窦窦的,一个是师师的。

    师师暂借窦窦的,回去要还的。

    向小园接过她们的0块钱,放进口袋,说“那就给你们多买一双袜子叭。”

    小姐妹不满,嚷嚷一双袜子不够,怎么也要一条新裤叽和一双新鞋叽。

    向小园不管这么多,直接问“小袜子要红色的还是粉色的??”

    师师“粉色的。”

    窦窦吃惊地看向身边的师师,揪住婴儿肥忘了松手……师师怎么叛变呢?

    向小园“好,窦窦不要,那两双小袜子都给师师。”

    窦窦“要,我要鸭,我的妈妈,窦窦要,小姐姐出了块钱呢。”

    向小园简单的一招就把小姐妹分化了,以两双袜子打发了她们。

    “到了,下车吧,把外套穿上,还有小帽子,外头好冷,要下雪了。”李想停车,说道。

    向小园打开车门,再把两个小朋友一一抱下来。

    窦窦落地后,被冷空气一激,情不自禁地说“天鸭好冷鸭,我的鼻涕虫出来喇,哈,你介只鼻涕虫,你个坏蛋分子,你快点钻回去~~~看小兔叽姐姐不打扁你!……”

    师师看小傻瓜似的看着自家姐姐,小嘴巴张大成o型,从没见过和自己的鼻涕较劲的小孩纸。

    “鼻涕虫出来了,那就过来擦鼻涕。”向小园找纸巾。

    李想拿出了一包递给她。

    向小园见状说道“小象你直接给窦窦擦吧。”

    李想(;¬_¬)

    “师师你替你姐姐擦鼻涕吧。”

    师师连忙摇头“我害怕鼻涕虫。”

    凡是虫子她都害怕,比如毛毛虫。

    李想忍着恶心感,把小兔子姐姐喊过来,以极大的毅力给她擦鼻涕。

    “吸溜——”

    鼻涕虫钻回去,不见了。

    李想毛都没擦到!!!

    “哎嘿嘿啊哈哈哈哈~~~~”小兔叽姐姐恶作剧般哈哈大笑,跑了,跑到电梯前等待。

    李想转头,对着西伯利亚风深深地吸了两口,以免自己呕吐。

    他对向小园告状“窦窦把鼻涕吸回去了,恶心坏了我。”

    师师在一旁暗自点头。她全程看到了,尽管极力忍着,但实在忍不住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小脑袋在思考,今晚要不要继续和窦窦睡一张床?

    她快长大喇,要开始分床睡啦,这是小雯老师告诉她们的。

    向小园利索地接过李想手里的纸巾,捉住小兔子姐姐,命令她把鼻涕虫放出来。

    窦窦不肯,被小园妈妈揪了婴儿肥,最后放了出来,被擦了走。

    窦窦被放了后,摸着自己的婴儿肥,苦着脸,妈妈把她揪疼了。

    “讨厌你!!”窦窦把气撒在李想身上。

    李想牵着师师进了电梯,回头对窦窦说“讨厌我就对了,我也讨厌你,我不喜欢脏孩子。”

    进了商场,来到三楼的童装区,窦窦招手喊师师过去,说要牵着妹妹的手一起逛街,以免妹妹走丢了。

    师师不大情愿地过去,脑海里还在回放窦窦吸鼻涕的那一幕。

    那一幕不仅恶心坏了李想,也恶心坏了她。

    向小园走在前,小姐妹手牵手走在后,李想压阵。

    他戴着大大的口罩,让人认不出来,但是依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小姐们欢快地跟在小园妈妈身后,这里看看,那里瞅瞅,评头论足,神气活现,好像要把整层楼买下来。

    其实许多小衣裳没有才子佳人送她们的漂亮,但是她们依然喜欢得不得了,指着这个要买,那个要试试。

    好在有一个强势的妈妈在,不然就凭李想,今天估计要被狠狠宰两刀。

    更让她们玩的嗨的是,这里好多小朋友,都是来买新衣服的。她们自己虽然只能买一件新衣服和一双粉色的袜子,但是可以欣赏别的小朋友买啊。

    欣赏别的小朋友买新衣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

    gegewanwansu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