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百五十章 足够不足够?(二合一)

第二百五十章 足够不足够?(二合一)

 热门推荐:
    尉迟杰听那些酒楼食客争论不休,说的已经尽数都是些上榜高人的闲谈逸事,觉得有些无聊,两只手把玩着茶盏,看向王安风,笑眯眯道:

    “安风你才排了剑榜副榜的第十三位,没有什么想法吗?”

    王安风言简意赅,道:

    “受之有愧。”

    尉迟杰觉得这种态度实在无趣,闻言一拍桌子,瞪大眼睛道:

    “才十三位!”

    “连前十都没能够进得去,你不觉得太低了吗?”

    然后便挤了挤眉眼,循循善诱道:

    “想不想把排名弄得更高些?”

    “我这里有法子哦……”

    老禄暗地里狂翻白眼,莫名觉得自己家公子和那些拉着人进去小巷里,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副春宫图的猥琐贩子有三分神似。

    还太低?

    评定剑榜高下的,都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纯粹以展现出来的战绩论排名,江湖里使剑的武者何止千千万?

    能排上名字已经极为厉害。

    眼前的年轻人一路上每次出手都是气象不凡,那种苍青色的剑罡他以前闻所未闻,远远看着就能够感觉到隐约的刺痛。

    更何况一路上遭逢数战,他从未曾见到过王安风在招数拆解上落入下风过,强如巨阙剑主,江湖上一流高手,也只能够以名剑剑势强行把他逼迫开,拆招对招,进不得半步。

    可是以王安风这种手段,在那些评定刀剑榜的老先生眼中,也只是堪堪能够排在第十三位而已。

    而第十三位已经有如此风采,那排名还要更在他前面的那些又是有何等的气度?当真入了剑榜十二位的那些大剑客,岂不是要有仙人风姿?

    尉迟杰唯恐事情不大一般,拍了一下桌子,道:

    “恰好刀榜副榜排名第七的刀狂就在宛陵城里,要不然你去找他切磋切磋,也好交流一下感情?”

    “若你能打赢了刀狂,岂不是打了宛陵城尉官脸上重重一巴掌?当真是一件大大好的妙事,多有排面?是不是?”

    王安风只当他是空气,懒得搭理。

    尉迟杰抿两口酒,无人搭理他,也不觉得尴尬,又厚着脸皮嘿嘿笑道: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武人最是血气方刚,只是可惜不知道这刀剑榜究竟是谁评定下来的,要不然江湖上肯定有许多人想要去亲自拜访一下这几位德高望重的先生,和他们好好理论理论。”

    “不过这样刀剑榜也就没了意思。”

    “我刚刚看到刀剑榜上的起码都是要四品的内力打底子,副榜上最差的也要有六品的火候,真不知道是怎么练的。”

    “再想一想这榜单还是纯粹以战绩论,像是宫玉前辈都没有入榜,就可以知道这江湖上到底有多少人年纪轻轻就把一身武功修行到了极为高深的程度,和你们这一比,我都不愿意去练武啦。”

    “若是不练武,不如你们还可以说是本公子没有用力,可若是真的全心全意去练了武功,却还是连你们的背影都抓不住,那也太叫人难受了。”

    吕白萍道:“那你能抓得住吗?”

    尉迟杰自嘲一笑,道:“大抵是抓不住的。”

    周围有谈论到入了绝色榜单的那些美人,尉迟杰喝了杯酒,看向王安风笑道:“听说你在年前曾经大喊了一句薛家琴霜,你那一位觉得如何?”

    王安风轻声道:

    “最好。”

    尉迟杰咧了下嘴。

    觉得自己突然没了胃口,满肚子的饱腹感。

    手中折扇打开,晃了两下,道:

    “既然你已经有了心上人,那介不介意再多一个?”

    “不是我多说,以你的武功相貌,加上本公子的才学银子,绝对的无往而不利,行走江湖,哪里能没有红袖添香作伴?要不要在江湖上抢个小妾回来?”

    “我记得那位名动江南的秀坊花魁竺云梦,现在就在宛陵城,当年她年纪轻轻,稚凤初次试喉,就能以一曲长歌醉了整个江南道的才子侠客。”

    “怎么样,有没有心思陪着我去见识见识这一位大美人?”

    王安风抬眸,言简意赅,道了一声请便。

    尉迟杰大笑,道:

    “我只是去听曲儿,你自个儿心里头不正经,当真是想得个什么念头。”

    言罢轻摇折扇站起身来,招呼着身后站着的老禄一起。说是带着老禄也听听江南道上名列第一等的歌喉是个什么样子。

    究竟当不当得起那些世家勋贵的子弟们打肿了脸充胖子,就算回去被一顿胖揍,也要在酒楼里装出一掷千金的豪迈作风来。

    老禄朝着宫玉王安风一拱手,一脸沉重跟了出去。

    林巧芙吐了吐舌头,偷笑道:

    “尉迟大哥的银子都是禄大叔管着的,看禄大叔的模样,心里面肯定肉疼死了。”

    吕白萍深以为然,补充道:

    “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已经忍不住要揍他了,这样大手大脚,真的当银子是大风刮来的不成?”

    林巧芙认真思考了下,郑重点头道:

    “对他而言,好像还真的是……”

    吕白萍沉默了一下,一双眼睛瞪大,恶狠狠地咬牙。

    “……欠削的世家公子。”

    用过了餐饭之后,宫玉一如既往回了客房当中打坐修行,张鸦九的那一门《封脉剑》本是精深微妙的上乘剑术,却被赢先生给破了个干净,王安风一时间竟然有些无事可做。

    林巧芙却突然拜托王安风带着吕白萍出去到城里看看。

    说是自己的师姐从小就和自己一起长大,什么都习惯性得迁就着自己,就连这一次下山也都是紧着她想看的东西,吕白萍从来不说自己想看什么风景。

    这一次便要拜托王安风陪着她一起去看,作为补偿的话,林巧芙会把青锋解中所藏,其余几本名剑的剑谱默写出来。

    王安风猜得到这大约是林巧芙想要帮着自己熟悉对手,又不愿意让吕白萍无聊干坐着等自己,或者也有不希望王安风会感觉到有所亏欠,才会想出这么一个法子来。

    王安风几乎能从她的语气里听得出淡淡的得意和轻松,当下装作了什么都没有猜出来,点头答应下来。

    吕白萍刚刚开始的时候还略有些不自在,可旋即便轻松许多,这城里的风光一次两次哪里能够看得够,她身材较之于寻常女子还要高挑修长两分,背着配剑走在前面。

    王安风来宛陵城的时候,做足了功课,一路上温声介绍周围路过地方的人文风情。

    吕白萍只是在听,一双眸子安安静静。不知道为什么让王安风心里升起了说不下去的感觉,言语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异样。

    上了河堤,王安风和吕白萍随意选了一处古街,两侧青砖上有很明显的青苔痕迹,引得这街道也变得清幽了好几分。

    前面有一座高塔,每一层有八个檐角,成八卦模样排列,共有九层,据说是道门的一次大醮留下的痕迹,庇佑着这城中百姓不受邪祟伤害。

    三十年前,这一条古街上有位大商户将这道门大醮留下的高塔重新修缮了一次,拆到第五层的时候,将其中所供奉的道门法器一同放在了那商户家宅中。

    修缮之后,重新挂起,所到之处,香案相迎,那商户则因为这件事情散尽了家财,在东溪桥畔盖了一间茅草屋,当了个自在的野道士。

    塔下有数家林地院落,王安风他们靠近的时候,院子里突然有十数只飞鸟惊起,王安风还要往前走,吕白萍却道:

    “等一下……”

    王安风略有诧异,不知道吕白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却看到吕白萍等了十几息的时间,才往前走了两步,高声呵斥道:

    “出来吧!”

    “再不出来,小心我进去,我可是带着剑的!”

    手掌放在剑柄上,铮然鸣啸。

    王安风心中好奇,不片刻时间,这院子里翻出了几个岁的小男孩,还有个小姑娘,手上抱着熟透了的枇杷,吕白萍剑眉竖起,将剑收好,双手叉腰站在这些孩子前面,瞪圆了眼睛,道:

    “谁让你们来这里偷偷摘果子的?!”

    “你们爹娘在哪里?”

    “出来,和我去官府见官去!”

    有个小男孩壮着胆子,道:

    “我,我爹很厉害的,你不能这样,小心,小心……”

    吕白萍挑眉,道:

    “你爹厉害?”

    “厉害就可以去偷东西了?那就把你爹娘和你一起送进官府去,每天陪着蟑螂老鼠睡觉!”

    她是个英气的女子,可是说这话的时候却一点都不客气,一点也不好看,把几个孩子吓得不轻,瑟瑟发抖,王安风察觉些什么,并没有开口,只是立在一旁。

    看着那几个脸色发白的孩子,隐隐竟然看出了几分尉迟杰的模样,每次后者管不住嘴的时候,就会被吕白萍拎着剑敲得满头包。

    那时候大约就是这么个模样。

    王安风站在一旁,看着吕白萍像是个大姐头一样,把那几个孩子教训得服服帖帖,只差没有跪在地上抱着大腿痛哭流涕。

    看到那几个孩子几乎要哭出来的模样,吕白萍才收住了话头,酝酿了一下表情,恶狠狠地道:

    “下一次,再来偷果子的话,一定抓你们去见官!”

    “把你爹娘也一起抓进去!”

    “不要哭,再哭把你也送进去!”

    “还不快走?!”

    那几个孩子身子狠狠地抖动了下,如蒙大赦,转头就跑,不一会儿就跑得没了影儿,想来这也不是第一次来,对于路线实在熟悉得很。

    王安风看着那些孩子离开,才收回了视线,道:

    “方才是……”

    刚刚那几个孩子跑得急,怀里的果子跌了些下来,吕白萍俯身捡拾起地上落下的枇杷,抛了抛,轻声道:

    “这里是果园啊,刚刚那鸟被惊动,很明显是有上去偷果子的小家伙。如果我们直接过去,把他们吓得跌下来便不好了,毕竟他们没有武功,枇杷树也长得挺高。”

    王安风心里面颇为诧异,道:

    “吕姑娘你对果园之类的,似乎颇为熟悉?”

    吕白萍理所当然道:“我在上山之前,本身便是果农家的女儿,这些事情自然是知道的,哪里像是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大少爷?”

    “都分不清楚杂草和麦苗。”

    王安风干咳一声,指了指自己,竭力将自己和某个平生最喜逛青楼的青年分开来,道:

    “我可不是什么世家公子。”

    “杂草和麦苗我还是姑且认得的,不过最熟悉的还是猪草,小时候每天都要起个早去割猪草。”

    吕白萍不置可否,只是撇了撇嘴,把地上的果子全部都捡拾起来,挑了两个,剩下的一个一个排在了并不甚高的墙上,很执拗得排成了一列,然后才满意得点了点头,随口道:

    “其实他们刚刚也算不上是偷的。”

    “只是这个地方时时有人过来,枇杷树又高,若是出了些事情便不好了,所以我才把他们吓走,看他们刚刚那样子,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过来了,这样便好。”

    “在我老家,还有很多地方的果林子里,果子在收了之后,都会在枝丫上留下些,给猫儿,给鸟儿,也给虫子们,当然周边邻居的孩子也是算在里面的。”

    王安风笑道:“那真的不愧于是猴孩儿这个名字。”

    “不过,这样不会浪费吗?”

    吕白萍在旁边流经的溪水里鞠了一捧,洗干净了手中的果子,道:

    “是啊,好像是有些浪费的,可是猴孩儿会长成家里的顶梁柱,鸟儿来年会让果子长得更好,虫儿会化成蝶,好像又没有浪费对不对?”

    吕白萍起身,把一个果子扔给了王安风,剑眉微挑,神情豪迈道:“请你的,不用客气。”

    王安风失笑,抓着那果子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咬了一口,果然甘甜,再抬眼看的时候,看到吕白萍站在青墙绿瓦下面。

    靠着墙壁,本身便像是一幅画一样,很有几分安静的味道。和往日里总是护着林巧芙的模样,或者持剑敲得尉迟杰满头包,到处乱跑的模样截然不同。

    王安风注意到她的腰间有个小包囊,里面隐隐看得到针线,猜得到这用处。

    吕白萍没有看他,只是略带一些玩笑开口道:

    “所以呢,巧芙请你这位大忙人大剑客陪我出来逛,是出了什么报酬?我也好知道一下名震扶风的藏书室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价位。”

    王安风有些哭笑不得,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吕白萍撇了下嘴,道:

    “不用假装了,你和宫玉师叔是一个性子的,平素只喜欢练功练剑,不会沉迷在风景里,也不喜欢出来。”

    王安风道:

    “我为了朋友,也是会破戒的……”

    吕白萍不甚在意地哦了一声,道:

    “可是巧芙也知道你的性子。所以她拜托你出来,一定不会让你白白跑一次。”

    王安风哑口无言,道:

    “吕姑娘你真的很了解巧芙,难怪她会如此担心你。”

    声音顿了顿,又道:

    “巧芙她说你只是一直陪着她,所以也希望你能够去看看自己喜欢的风景,做些喜欢做的事情,更像是自己一些,不要太顾及她。”

    吕白萍不言,等王安风说完,才撇了下嘴,道:

    “那哪里是自己?”

    “口上说得好听的,天下里多的去了,想要一剑破掉千万法的人有多少是听来了这句威风的话?真要出剑的时候,连剑柄都拿不稳。”

    “学着隐士们寻访名山的,又有多少自甘情愿入了官场?失意的时候就又想起来了要去归隐,结果皇帝的旨意一下来,跑得比谁都快。”

    “那些人说的话,比起尉迟杰都不如。”

    她转过身来,看着巷道前面有溪流桥梁,轻声道:

    “巧芙注定会成为万剑峰的峰主,山上山下上百把名剑,还有藏经阁里的剑谱,万剑峰上的云,下面的溪水河流,都是她的。”

    “可她并不喜欢习武,所以以后总得要有人陪在她身边才行,一个人看书总也会闷。”

    “往后,她看着书,我守着她,不够吗?”

    王安风道:

    “可是巧芙她心里怕是也过意不去……”

    吕白萍看向王安风,轻声道:

    “巧芙她不是我,所以不知道她对我而言是有多重要。”

    王安风无言以对。

    吕白萍摆了摆手,笑道:

    “此事就此打住,我们来谈一下另外一件事情……巧芙答应要给你什么?”

    王安风没有隐瞒,道:

    “是前代十大名剑的相关剑谱。”

    吕白萍眨了眨眼睛,再问道:

    “那……你是因为我才能得了这剑谱,是不是欠我一个人情?”

    王安风点头,有点体会到了尉迟杰的感受,无奈道:

    “所以……吕姑娘你想要我做些什么?”

    吕白萍双手背负在后面,笑道:

    “也没什么,只是想要让你教我烤鱼……”

    王安风满脸诧异,道:

    “烤鱼?”

    吕白萍理所当然地点头,噙着一丝细微得意,微微抬了下光洁的下巴,道:

    “这般,往后给巧芙投食的,便只是我了。”

    ps:今日二合一奉上,有些迟了哈…………五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