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1314章 穿越密林

第1314章 穿越密林

 热门推荐:
    当下我们几个便互相分散开一定的距离之后,开始集体朝着林子边缘靠了过去。

    这林子和我记忆之中的情况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起码在我的印象里,林子的密度远没有如今这么夸张。此时此刻这林子简直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了,而且越是接近,这种憋闷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我在之前和救世军的三个“首脑人物”之一张涛交手的时候,曾经见到一种被蛊虫病毒影响的植物,但那也仅仅只见过一次,而现在从这林子的情况来看……我总觉得它们多多少少也是受到了此类影响。

    因为这些树木的繁茂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水平,再加上此地灵能密布,我甚至都怀疑那些能量源很有可能就是隐没在这些树木之间的。

    想到这里,我立即示意其他的人先别进入林子,而是在林外的安全距离等候,我则先行一步靠近林子边缘,伸手朝着最近的一棵树干上抓了过去。

    好在这些树木还不至于成精,我将其中一根树干折断后拿在手里看了一眼,果然发现这些树木内部也早就已经被灵能占据了。

    看来这岛上的能量覆盖程度要比我想象的还要夸张,和我们之前离开的时候更是大不相同了。

    然后我又试着只身朝林子里行进了一小段距离,目的是要看看这些树木会不会伤人,确定没事之后,我才呼唤其他的人陆续跟上来。

    此时我再一次把探测器打开,按照探测器上所指示的最近的一个光点靠了过去。

    很快我们便抵达了这个光点的脚下,却发现这是一棵高大的椰子树,抬头朝上一看,我便看到在椰子树旁挂了一个如椰子般大小的东西,被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没错……是灵能传播器。

    月灵也第一时间认了出来,毕竟她以前自己就曾经在东口省让人布置过这些装置。

    不等我开口,月灵便第一时间纵身上了树,然后用手里的兵刃将那传播器打落在地。

    的确是我所熟悉的那种装置,我将这东西一刀劈开,接着就见里边落出了无数的粉末。

    跟我在南麓山深处见到的那些粉末一模一样!不过我现在已经明白这些粉末并非是骨灰之类的东西,也并非是人在死亡后所遗留下的物质,而根本就是能量本身的残留物。

    我在南麓山的时候一直以为这种能量必然是区别于灵能之外的另一种能量,但是现在探测器上却又明显表示附近的能量都属于灵能,那这就再度出乎了我的意料。

    既然都是灵能,我之前为什么无法感觉出来呢?甚至还出现了相反的情况?

    不过这却恰巧让王丹能和我的能量结合在一起有了一个好的解释,也难怪我能和她顺利进行清明梦连接呢。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都是灵能,那这些粉末又该如何解释?要知道我前后也是见过无数和灵能有关的事物的,这种粉末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上次在南麓山的时候我身边只有晨曦,所以无法对这种粉末进行深入性的探究,可是这次却不一样了,有哥猜在,我势必可以问出个所以然。

    我立马把这粉末倒在了地上,并且让其他的人,尤其是哥猜来观看。

    “这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些粉末状的物质?”艾米冲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就是这些东西,我绝对不会认错,这些粉末很特殊,摸起来很细腻,但却又很难被风吹散。”

    艾米听了之后立马对着地上的粉末吹了一口,果然发现要比一般的粉末沉重许多。

    陆明也在旁边摇头说他从来没见过这种物质,更没有听说过有人在死后能残留下这些奇怪的粉末。

    “看样子,这是有人在后来把粉末放到了这个传播器里。”陆明说道“否则这么小的容器里是很难容纳下尸体的,更何况如果里边真的有尸体的话,也不可能毫无痕迹。”

    陆明这话没错,毕竟这个灵能传播器的体积可要比南麓山深处的那些大型球状物小多了,别说人了,恐怕放只兔子都很勉强,所以可以排除掉是尸体直接在内部留下的粉末。

    再加上这玩意儿有意被挂在了树上,以此来扩大灵能传播器的效用范围,也更加可以确定这是有人故意操纵过的。

    哥猜在我们讨论的期间一直默不作声,他只是一会儿用手摸摸这些粉末,一会儿又将它们放在鼻前闻一闻。

    我们其他人也不敢打扰他,生怕影响他的判断。

    过了足有十多分钟,就在我有些按捺不住性子催促他的时候,哥猜才突然抬起头,用一种略带担忧的语气说道“这些粉末……不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我疑惑地问道。

    其实我原本还以为这些粉末对于能量本身,乃至于病毒的宿主来说都不是什么坏事呢,可现在看来却并非是这样。

    按照哥猜的意思,他认为这些粉末都是能量凝结下来的物质,而能量之所以会发生凝结,其实就是因为能量的源头,也就是病毒宿主的体质发生了恶化,导致能量无法再从宿主的身体上演变成我们所熟悉的气化形态,却只能凝结成颗粒粉末,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而现在这些粉末被加入到了能量传播器里,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让传播器内本来就具有的能量进行同化,这样一来这些粉末就变成了一种软性的“原料”,可以延长传播器的使用周期,避免过于频繁的进行人工更新。

    “但是我们之前为什么从来都没遇到过?”艾米问道“我们经历了这么多,这些东西理应早就被我们发现才对。”

    “这也就是我要告诉你的……最让人担忧的地方……”哥猜的脸色很难看“现在这些粉末的出现,就说明已经开始有人或者动物接近潜伏期结束了,这些粉末就是潜伏期要结束的征兆!你……你的时间恐怕也快了……”

    “不对!”我思索了一下,立即反驳道“我在南麓山也见到这些粉末了,可是王丹早死了,她总不能在那个时候潜伏期就已经结束了吧?”

    “你根本就没看到那些粉末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怎么能断定是王丹的尸体留下的?”哥猜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是那些疑似伏都教的人放进去的。”

    我皱了皱眉,如果哥猜的话属实,那就意味着留给我们的时间的确不多了,如果我们再不抓紧时间的话,恐怕还没到兰里岛见到那些蛊师前……我就已经因为病毒发作而死亡了。

    就在我打算进一步前去查看附近其他几个光点位置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从附近传来一声怪异的吠叫,接着便是一个白色的影子猛然间出现在了我们头顶,也就是刚刚那灵能传播器所挂的树冠上方。

    这白影的速度虽然在我眼里看来不是很快,但还是吓了我一跳。

    我第一时间掏出蛊火枪对着空中打了一发,那白影便发出一声哀嚎,扑通一声落在我们脚底。

    同时艾米一脚对着那白影踩了上去,一阵“吱吱”声过后,我才惊奇地发现这居然是一只浑身雪白的猴子。

    并不是仰鼻猴,我也叫不出这猴子的品种,因为它已经被蛊虫病毒严重改变了体态,甚至于我都怀疑这毛发的颜色都是不正常的,因为呈现出一种极其怪异的雪白色,简直像是打了漂白-粉一样。

    不过……这种纯白的毛发也总好过我之前见到的那些被剥了皮毛的动物。

    我姑且先称呼它为白猴,这白猴应该只是被蛊火枪喷晕了,落地后缓了一会儿便醒了过来,然后便露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我并不想杀它,因为这种蛊物在岛上肯定到处都是,毕竟在我们逃离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见到无数的动物因为蛊化而狂性大发了。

    更何况,这白猴似乎也和之前的那些蛊物有些差别,至少没有那么残暴。

    我见这白猴此时已经醒来了,便示意艾米抬脚放了它,这白猴一脱身,便立即跳回到了树上,看了我们一眼之后便匆忙离开了。

    或许是为了响应白猴的出现,紧接着从林子里竟然又飞出了不少的鸟类,这些鸟和刚刚的那白猴一样,虽然一看就是那种体态很不正常的样子,可是却没有蛊物的残暴性格,倒更趋近于正常的动物。

    感觉这些动物就和陆地上那些被蛊化之后,因为能量源被粉碎而重新恢复的动物差不多呢……

    在我询问了哥猜后,他也认为我是对的。

    这倒是颇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原本从刚才的粉末以及我们来岛屿之前的推测,我以为这岛上的情况肯定已经恶化到远不是正常人能待的了,但现在看来,这里简直还真的能用世外桃源来形容了……

    这里的动物虽然因为蛊虫病毒的影响多多少少还是具有一些攻击性,但是比起常规的蛊物来说可就要温和得多了。

    然而这样一来,那些粉末的出现就更加无法解释了,既然大部分的人和动物现在都已经摆脱了蛊虫病毒的影响,那么按照哥猜的推论来说,这些粉末原本就是不该出现的。除非……这里有人关押了一批和我情况差不多的人,然后从这些人身上“提取”出粉末?

    刚才的白猴事件并没有让我们放松警惕,相反,我们现在得尽快确定附近到底有没有藏匿的人,以便让我们的船只能安全登陆。

    “穿过这林子再往前就可以到段龙他们以前的营地了。”艾米这时提醒我说道“要看附近有没有其他人,看那营地里的情况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艾米的这个说法很靠谱,毕竟那营地是一处现成的居住地,如果附近真有人,他们肯定或多或少会利用那片营地。就算不是长期居住,里边肯定也会留下痕迹,而我们则可以根据这些痕迹来判断附近的人数以及他们最近出现的大概时间。

    由于林子的密度要比我记忆中的大了许多,所以我们在穿越林子的时候还是很费劲的,再加上我沿路又顺便检查了几处光点的位置,那就更延误了不少时间。

    事实证明,每一个光点都是那种灵能传播器,而在我们将传播器里的粉末倒出来并且毁坏了传播器本体之后,这些光点也就随之从探测器上消失了。

    在拆除这几个灵能传播器的时候,我发现有个别的传播器边缘出现了一些锈蚀的迹象,这似乎就表明这些传播器在这里放置的时间有点长了,会不会是因为无人打理的缘故呢?

    莫非我们之前的判断是错的,这岛上其实早就没人了?

    可是也不对啊,我们俘虏的那些桃源岛“工匠”们可是亲口说过岛上还留存有他们的一部分人马的,这些家伙早就被我们吓破了胆,怎么可能说谎呢?

    此时我们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穿过了这片密林,接着就看到了一片我所熟悉的栅栏墙。

    这墙从建立开始到现在为止差不多已经一年半了,可是依旧牢固,由此可见当时这栅栏墙的防御力得有多么夸张。

    没错,这里就是段龙的营地“遗址”了,虽然前后遭遇过多次的袭击,但这营地还是保留了原来的大致原貌。

    看到这营地,我不禁就再度想起了苏绾,同时对那些桃源岛人的怒火也油然而生。

    妈的,如果让我找到那个叫什么“宝哥”的东西,我一定得亲手把这小子活劈了不可!

    这片营地原来是连接着沙滩,能直接看到大海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能量影响的树林蔓延过于快速,导致这片营地现在竟然成了隐没在林子内端的天然隐蔽所。

    至少从安全性的角度来说,这片营地比原来更适合人居住了。

    我们并没有第一时间靠近营地,而是在附近的林子里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确定没人后,这才再度分散开朝营地缓缓靠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