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有一个狐妖女友 > 第六百一十六章

第六百一十六章

 热门推荐:
    “道门遗存弟子流离四方,虽是在东陵城暂住却还是难逃追杀,所以这里如果真是道门遗址,应该会留下些东西。”

    “如果?你们难道找了这么久,难不成还找错了地方不成?”

    他信口应了一句,赵雅似乎还没怎么辩驳,单单只是拿出先前讨回的那玉镯子扬了扬手,说道。

    “当时道门衰颓,门中弟子十不存一并没有女弟子。”

    “你说没有就没有?你见过?”

    “我就t见过!你这死狗再给我杠一句试试?  我抽死你!”

    叶小孤习惯性的玩笑一句,落到那姑娘耳朵里,一时还把她给惹毛了。

    不过玩笑之余,她也知道一时说不清,自顾自的收敛了几分情绪,正色道。

    “姓叶的,这地方或许不是道门遗址所在,我们得赶快想办法出去。”

    “出去?怎么出去?”

    “你再问一句?”

    她回头瞪了他一眼,一时还让他不好继续玩笑下去。

    索性这地方还算不错,房间装潢布局也是极好的,他待着也不见起身,顺手还扯着她的头发拽了两下,颓然道。

    “我腿断了,暂时不方便走动,你自己去找线索吧。实在不行自己走了也行。”

    他说得简单,赵雅又怎么会轻易的离他而去?

    “你腿伤是怎么回事?”

    “以前的病了。”

    “哼!我看也是毛病,怕是你这狗东西哪天去偷吃被人主家抓住了,好一顿毒打生生把这腿也给打断了。”

    “是,夫人说得都对。当初我可不就是去挖了你秦师兄的墙角,把你给挖来了吗?你瞧瞧现在搂在怀里多暖乎。”

    那姑娘没好气的甩了他一记白眼,玩笑之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稍作正色道。

    “你刚才吸收的混沌之息如何了?”

    “什么如何了?我那可是替你挡的,你真以为我能吸收那玩意儿?”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我要不帮你挡那黑雾,现在我还能蹦蹦蹦跳跳的,你信不信?”

    叶小孤转过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桌椅板凳,目光里佯装出几分踌躇难定的样子,一时还惹得那姑娘难免有些不太好意思。

    她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本事,当初的黑雾暴起,声势逼人,她还只当做是他的手段。

    如今看来他既然是受了伤,无论如何也算是他为自己挡了一劫。

    心念之间,这姑娘不乏几分内疚,恰好他还一回头看着她,玩笑道。

    “雅夫人,你要不给为夫做个饭菜如何?这都好些日子没试过油盐了,嘴里都快忘了味儿了。”

    “这地方什么都没有,你让我怎么给你做菜做饭?再说我还没有伺候人的习惯。”

    “那今儿个就学着伺候伺候。”

    “哼!”

    那姑娘冷哼一声,话语之间一时还没什么好脸色,不过这话都说到这儿了,索性闲着也没事,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起身去看了看这偏殿有没有其他什么东西。

    她一走,叶小孤自顾自的就坐了起来,顺手就引动了手中的气劲往膝盖上引了引。

    丝丝缕缕的黑气随着他探手一引,缓缓溢散升腾,但是那膝盖上的黑斑却并没有恢复多少。

    “为什么会凝聚在这里一直不散?”

    那黑斑就好像是狗皮膏药似的一直粘着不散,隐隐透出几分森冷的寒意,甚至此刻连他的腿脚都感觉有些不便。

    “不会是真要瘸了吧?那乐子可就大了。”

    心念之间,这念头一起,他自己还忍不住讪讪的笑了笑,一时还真是不太敢细想。

    当初被混沌之息包裹,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吸收那东西没有,如今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凝聚在膝盖上,如果真是哪天将他的膝盖融了,那乐子就大了。

    只不过眼下一时半刻之间,实在是没什么办法,只能这样走一步算一步了。

    房间里面的装潢不错,看得出昔日的主家也有些身份,格调也颇高。

    不说别的就叶小孤此刻这么半靠着,隐隐还真是有些迷迷糊糊的感觉。

    这软乎的地方,实在是有够好睡的。

    他缓缓闭上双眼,本来只是打算眯一会儿,没想到这一闭上双眼便感觉魂魄轻飘飘的往上飞,一时还把他吓得急忙稳定心神。

    不过那魂魄离体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真切,一时还压不住。

    那轻飘飘的感觉再次袭来,他只能随着感觉缓缓离体飞腾,转眼就穿过了房梁,飞到了天空之中。

    远远的他还能瞧见院子里正弯腰赏花儿的赵雅,心中下意识的还不免悱恻一句。

    可是此刻这身似浮羽的感觉实在是没什么安全感,他左右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下意识的就打算稳住心神。

    没想到这念头刚一起,远远的眼前突然一片苍茫无尽,六觉皆消,五感不存,好似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似的。

    而在另外一边,赵雅自顾自的还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花,一时还没有注意到身后突然亮起的一颗闪烁星辰。

    那光华转瞬既散,只听着一个人从那光华之中显身,下一刻竟然直愣愣的掉了下去,硬是摔在屋顶的琉璃瓦上“啪”的一声,随即滚下了那屋檐。

    到了这会儿,那姑娘才听到这动静,急忙警觉的回头一看,正巧见着叶小孤从屋檐上摔下来,一时还没敢去接。

    “你怎么出来了?你不是说你瘸了吗?”

    “……”

    浑浑噩噩之间,他听着这姑娘的声音,皱着眉头也没应声。

    等到那姑娘走过来之后,他才勉强恢复了几分气力,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佯装随意的说道。

    “背我进去。”

    “你还没回答我话呢。”

    “不想答。”

    “那我还不想背了,自己爬进去吧!”

    “夫人,你真这么绝情?”

    “我绝你大爷!我几时是你夫人了?!”

    他这顺口就来,万分自然的样子落在那姑娘眼里还真是让她忍不住骂上一句。

    不过这玩笑之外,她也看出了些这其中的蹊跷,抬起头看了看屋顶,好奇道。

    “你这狗瘸子没事儿往屋顶上跑什么?难不成上面有什么东西?”

    “有,好大一个宝贝,你还不去拿?”

    “哼!去就去!”

    这话若是一般人眼里还真是不免反讽一句,没想到这姑娘倒是气性,说去就去一点儿不给叶小孤发挥的机会。

    眼看着赵雅纵身就跳上屋顶,他在下面暗自皱着眉头盯着她的动静。

    出乎意料的是那姑娘上去走了两圈儿,什么动静都没有,并没有先前他化作的星光的模样。

    “狗瘸子!你又骗我,这屋顶上哪来什么宝贝?”

    “知道我骗你,你还上去找?”

    “你!”

    那姑娘习惯性的骂了几句,不过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玩笑间,他暗自思量一番,一时却没什么头绪,只能招手让她背着回到了厢房之中。

    这偏殿虚立于云天之上,窗外明晃晃的湛蓝天际,看起来还多是悠然之感。

    两人回到房间里一时又没什么线索,漫漫光景,想要蹉跎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赵雅自顾自的摆弄了一下指甲,若有所指的说了一句道。

    “狗瘸子,你刚才到底做什么了?”

    “想知道?来,过来我跟你说。”

    “过来就过来,你能咬我不成?”

    这黄沙幻阵之中的生门已闭,三千六百的世间怎么也得好一番消磨,这姑娘这会儿还真不怕他算计什么。

    她径直凑到了叶小孤面前,脸上还带着几分傲气。

    不过真的凑近了些,她一时还真是难掩心虚。

    两人本来就离得不远,他半靠着靠垫,这会儿迎着她的目光,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

    虽是扎着个小道发髻,面容也颇为俊朗,不过这笑起来还真是让赵雅感觉心里慌得不行。

    “狗瘸子,你一直冲着我傻笑个什么劲儿?”

    “雅夫人,我和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

    “你侧耳过来。”

    “你直接说啊,我又不是听不见。”

    这姑娘警觉的没有继续靠近,不过他一直笑着不说话,几番僵持之后她还是忍不住凑近了些,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到这里这么久了,小雅好像一直没给为夫坦白过,是不是感觉你我的关系还是太生分了?”

    “我平生跟你坦白?你跟我坦白了吗?刚才你到底在做什么?”

    听着他问起这事儿,赵雅的语气一下子还凌厉了不少。

    被她这么逼问一句,叶小孤嘴角微微一扬,脸上却不见什么怒色,单单只是伸手牵着那姑娘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

    赵雅的指甲上刻印着藏纳本命法宝芙蓉针的术法铭文,所以指甲上也是雕花镶玉的颇为好看。

    再加上这姑娘的手也精致,生就是个十指不染埃尘的大家小姐命,自然也就讨喜多了。

    他不声不响的捏了捏她的手心,一直到那姑娘都有些烦了才悠悠的说道。

    “既是坦诚相待,那便坦诚相待吧。”

    “……松手,狗瘸子!我看你这两眼绿油油的就知道你脑子没想好事,给我松手!”

    赵雅一听他慢慢悠悠的这话,心里一慌,急忙就骂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