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637 这是什么逻辑?

637 这是什么逻辑?

 热门推荐:
    在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的生活和罗真在阴阳塾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上理论课以外就是实技课,最多就是再加上一些体育课和课外活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过,不同于阴阳塾的课程安排得非常紧密,机巧学院的课程是很自由且随性的,除了一些主要课程以外,学生们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上的课程,甚至不上都没关系,只是后果需要自负而已。

    具体来说便是学分不够的话就会面临退学的选择,且理论课姑且不论,实技课不上,那根本就是枉费了入学时那笔昂贵的学费。

    要知道,华尔普吉斯皇家机巧学院里最有价值的课程就是那些实技课程,不仅会视状况教导学生们技术,例如〈念动〉、〈灵视〉、〈刚体〉、〈魔防〉等技巧,还会指导机巧魔术方面的操纵和使役,论教学资源可以说是位列世界之最,想精进自身的人偶使是万万不应该错过的。

    只是,对于罗真来说,这些实技课程就没什么价值了。

    论对人偶的操纵和使役,罗真自认不会输给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

    论技术就更是不用说,别说是〈念动〉、〈灵视〉、〈刚体〉、〈魔防〉等技巧,罗真连〈天眼〉、〈魔韧〉乃至〈心眼〉都已经习得,根本不需要再让人来教。

    况且,学院里最多也就教到第四阶梯而已,第五阶梯以上的技术是不会教的,位于第六阶梯的〈天眼〉更不是学生等级的技术,连教授都不一定会,更别是〈心眼〉这样的最高阶梯,别说是教授,魔王都不一定有领悟。

    所以,罗真教别人还差不多,自己去学的话,那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倒不如说,经过数十年如一日的磨炼,如今,在魔术师的八大阶梯技术上,这个世界或许都找不出一个比罗真更强的存在。

    不说〈心眼〉有数次蜕变的领悟,就是〈灵视〉都在东京暗鸦的世界里经过调整,成为能够视得灵气的能力,其余各个阶段的技术也在罗真的不停磨炼下不管是强度还是纯度都提升到惊人的地步,在这个世界里,也许真没有人能够跟罗真比八大阶梯的技术了。

    换句话说,其实,在这所学院里,罗真是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的,就跟当初在阴阳塾的时候一样。

    “领先别人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

    罗真便为此哭笑不得过。

    但是...

    “这样也好,可以拿更多的时间来修炼。”

    抱着这样的念头,罗真除了必修的课程以外,只上了能够拿到足够学分的一些课程,其余的则通通都翘掉。

    可是,随着罗真的逐渐修炼,罗真突然发现了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

    “魔力下降了?”

    这件事情,让罗真即是惊愕,又是惊讶。

    是的。

    罗真的魔力下降了。

    不。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能够转化为魔力的生命力变少了才对。

    “怎么会呢?”

    罗真便紧皱起眉头,以〈灵视〉加〈心眼〉的能力不断的观察自己的魔术回路和身体状况,企图找出原因。

    最后,罗真顺利的找到了原因。

    其实,原因非常的简单。

    “我的生命力流向别的地方了?”

    没错。

    这就是原因所在。

    因为生命力流向了别的地方,导致能够转化为魔力的生命力变少,所以罗真的魔力才会有所下降。

    而这部分的生命力,则是流向了......

    “............”

    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流向什么地方以后,罗真沉默了许久,眼眸更是一直闪烁。

    最后,罗真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默默的启动了〈红翼阵〉的秘术,将血液转化为魔力,补充到魔术回路中,回满不足的魔力,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修炼。

    若是被赤羽家的人知道罗真的这个行为,应该会为之诧异吧?

    虽说〈红翼阵〉是能够将血液转化为魔力,从而使魔力上升十倍的秘术,但还从来没有人利用过这一特点,在自己魔力不足的时候,使用〈红翼阵〉的秘术,用血液来补充自身的魔力。

    这不是随便能够做到的事情。

    可罗真却轻轻松松的做到了,并且还是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若是被赤羽家的先祖们得知,必然会惊叹不已吧?

    罗真便浑然不知自己做了多么惊人的事情,亦或者是知道了也不当一回事,继续一天天的精进着自己。

    在此期间,日轮自然经常是登门拜访,和罗真同进同出,引得夜夜每次都如临大敌般的警戒着她,最近对罗真的夜袭状况也变得越来越频繁,让罗真头疼不已。

    这一天,夜夜的不满终于是累积到了极限。

    “请你认认真真的告诉夜夜,罗真。”

    在罗真因为沉迷于修行而忘记时间,结果导致夜晚降临才想起还有吃饭这回事,想到宿舍食堂去取食,结果却因为过了用餐时间导致食堂关门,只能前往付钱的餐厅用餐的路上,夜夜便满脸严肃的向着罗真质问。

    “你真的讨厌夜夜吗?”

    夜夜便忐忑不安似的询问着。

    看着少女那即不安又胆怯的模样,罗真眨了眨眼睛。

    “我当然没有讨厌你啊。”

    罗真如实的这般回答了。

    夜夜顿时面色一变。

    “那为什么不跟夜夜滚床单呢!?”

    “你的话题跳跃得有够快的啊!”

    面对夜夜发自内心的控诉,罗真直接一句话堵了回去。

    为什么不讨厌就得滚床单?

    这是什么逻辑?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自己得跟多少人一起滚床单啊?

    不知道罗真心中无语的夜夜便嚎嚎大哭了起来。

    “明明夜夜为了得到宠幸,每天都洗得干干净净,还每天晚上都穿得那么少,一般的臭男人看到这里早就忍不住扑过来了,为什么罗真就是没有...!?”

    “不,因为在那之前你就自己按耐不住的扑过来了啊...”

    “难道夜夜有做错什么吗!?添加在水里的媚药的分量难道不够吗!?”

    “......你果然做了那种事情吗?”

    “还是说,罗真其实不喜欢女人,而是喜欢男...!?”

    “给我住嘴!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

    “那就赶紧脱衣服给夜夜看啊!”

    “为什么得变成这样!?”

    主仆二人就在四通八达的主街上互相争执着,吵得不可开交。

    就在这时...

    “沙...”

    一旁的树林里,草丛突然摇曳了起来。

    罗真豁然停下脚步。

    这一瞬间...

    “嗖!”

    一道黑影从草丛里猛然扑了出来,窜向了罗真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