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1895 也是圆桌骑士?(求月票)

1895 也是圆桌骑士?(求月票)

 热门推荐:
    此时此刻里,贝德维尔就站在山头,眺望着远方。

    其眼中,无尽的悲伤及悔恨在流露,令得下意识的叫出对方的名字的玛修都愣住了。

    罗真可以发现,贝德维尔所眺望的方向,正是圣都所在的方向。

    而直到玛修出声,对方才反应了过来。

    “是是你们吗?”

    贝德维尔这才转过身,有些掩饰似的露出极为勉强的笑容,如此开口。

    “明天你们就要前往攻打圆桌要塞了,应该早点休息,好好养精蓄锐才对。”

    贝德维尔以沉静又彬彬有礼的态度,这样子奉劝。

    “我我们只是来这里确认一下圆桌要塞的位置而已。”玛修有些犹豫似的道:“打扰到你了吗?贝德维尔先生?”

    “不,请别在意我,女士。”贝德维尔摇了摇头,自嘲般的道:“我只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里远远的看着的无能骑士而已。”

    “怎么会”玛修当即就想否认。

    但是,在那之前,罗真先出声了。

    “你是在看着圣都的方向吧?”罗真直视着贝德维尔,道:“曾经的同僚、伙伴以及侍奉的王都在那里,你却与他们背道而驰,投入了黑之王的阵营,是不是觉得很孤单?”

    罗真竟是这么说了。

    对此,贝德维尔脸上的自嘲消失,转而被坚毅所取代。

    “不,你错了,罗真殿。”贝德维尔毫不犹豫的道:“我投入黑之王的阵营是必然的事情,因为我不可能和现在的圆桌骑士同流合污。”

    “现在的圆桌骑士?”罗真挑起了眉头。

    “没错。”贝德维尔垂下眼帘,低声道:“他们已经疯了,身为高洁又高尚的圆桌骑士众,居然残杀普通又无辜的难民,还践踏山之民的信仰,无情的将这个时代的人类斩草除根般的一一驱除,这般行为,简直就是玷污圆桌之名。”

    在传说中,圆桌骑士是相当高尚的存在,作为骑士们的规范乃至样本本身,一个个的都拥有着非比寻常的事迹。

    他们需要为众多的骑士以身作则。

    他们需要在大不列颠陷入动乱的那个时代里站出来,力挽狂澜,成为民众们心中的精神支柱。

    这样的他们的品格之高尚,哪怕是纵观整个人类史,都难以找出可以和他们相提并论的存在。

    这样的一群骑士,如今居然成为了狮子王手中的凶器,变成刽子手,不怪贝德维尔会说他们已经疯了。

    反倒是罗真,这样子开口。

    “圆桌也是人,他们不是完美的存在,即便生前享有着再大的名誉,他们的人生都不是毫无污点,既然如此,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这也是一个道理。

    圆桌骑士虽是相当高尚的一个团体,但正所谓人无完人,他们的人生同样不是没有污点。

    就拿阿格规文来说,他的品质绝对称不上高尚,只不过是无情加大公无私而已,本身的性格阴冷不说,若是能够达到目的,即使是不择手段,他都不会介意,作为一名王的副官,他倒是极为称职,可作为一名骑士,他无疑是会掉价的。

    哪怕是被称为最强的骑士的湖上骑士兰斯洛特,其一生当中都存在着许多的污点,其中最大的污点就是私通亚瑟王的王妃,被阿格规文给揭穿以后,当场就将这位同僚给一拳砸死不说,还在王妃被判刑时前来劫持刑场,亲手杀死了不少的同僚,其中还包括了高文的亲人,导致圆桌骑士分崩离析,大不列颠帝国之所以会被灭,说源头是这位享尽荣耀的湖上骑士,同样是没有问题的。

    连高文这位以理想的骑士为目标,深受别人爱戴的太阳骑士都在亲人被兰斯洛特杀死以后,就此陷入了仇恨的深渊,在王与莫德雷德决战时,面对顾及旧情而来救援的兰斯洛特,他不但没有放行,反而将其拖住,最终间接导致了骑士王没有得到支援,被莫德雷德的致命一击给击中,落得一个身死的下场,直到最后一刻才无比悔恨,含着后悔及痛苦而死。

    至于崔斯坦,同样不用说,本是圆桌骑士中备受瞩目的一员,却因为无法理解王的选择,抛下“王不懂人心”的发言就离开了圆桌,造成了骑士王后来失去了民众的爱戴,大不列颠会灭亡,这位骑士同样是导火线之一。

    所以,圆桌众卿虽为骑士的典范,却绝非完美。

    圆桌里,真正完美且理想的骑士仅有一名,那就是得到〈圣杯〉认可,进而升天的那位骑士。

    而即使是这位圣杯骑士,同样有着些许的污点,那就是其为兰斯洛特的私生子,为此即使名列圆桌,和兰斯洛特的关系都不是那么的和睦。

    由此可见,圆桌骑士也是人,他们同样有自己的私心。

    既然有私心,那他们就有可能堕落,协助狮子王,并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贝德维尔就为此哑然着。

    旋即

    “你说对。”贝德维尔叹息般的道:“圆桌也是人,都有自己的私心,都背负着自己的罪孽,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贝德维尔还脱口而出了。

    “单论罪孽的话,他们或许连我的千万分之一都没有,我哪有资格谴责他们呢?”

    此话一出,罗真先不论,玛修是疑惑了起来。

    “罪孽?”

    玛修就不是很明白贝德维尔的意思。

    贝德维尔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却只是苦笑了一声。

    “别在意,这只是些许微不足道的事情。”贝德维尔这么说道:“但就像王所说的那样,狮子王是一个错误的存在,圆桌也错了,所以我必须矫正他们,为此我才加入黑之王的阵营。”

    同为圆桌骑士,贝德维尔就决定与其余的圆桌背道而驰。

    “况且,黑之王同样是亚瑟王,她是吾王,吾之忠诚,理所应当得献给她。”

    贝德维尔再次眺望向圣都的方向。

    “王同样无法坐视圆桌的堕落,所以才会统领山之民,寻找可以和狮子王对抗的力量吧?”

    贝德维尔便这么自言自语似的呢喃着。

    而这个时候,玛修竟是也开口了。

    “我能够理解王和贝德维尔卿的心情。”玛修面色复杂的道:“虽然我不是圆桌,但看到狮子王以及圆桌骑士的所作所为,不知为何,我同样相当的愤怒。”

    当玛修说出这样的话时,贝德维尔却是微微一怔。

    “不是圆桌?”贝德维尔讶异般的道:“怎么会呢?”

    贝德维尔就这么说了。

    “你当然也是圆桌骑士啊。”

    这样的话语,传入了玛修的耳中。

    让玛修,完全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