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1893 〈山中老人〉(求月票)

1893 〈山中老人〉(求月票)

 热门推荐:
    这一刻里,通过〈心眼〉的能力,罗真可以轻而易举的窥视到贝德维尔的身体状况。

    例如,心跳。

    例如,血液循环。

    再例如,细胞的活动及神经信号的传递。

    这些,都在罗真的面前展露无疑。

    罗真甚至使用了〈灵视〉的能力,看到了贝德维尔的灵气,随即便掌握了贝德维尔的状况。

    这让罗真的神情也跟着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了。

    而或许是因为察觉到了什么,贝德维尔总算是抬起了头,看向了罗真的方向。

    紧接着,贝德维尔便站起身,来到了罗真的面前。

    “您就是王一直提到的那位迦勒底的御主吧?”

    贝德维尔向着罗真展露出彬彬有礼的笑容,并似一名绅士一般,向着罗真行礼。

    “我已经从山之民的口中得知了您做下的伟业,实在是太漂亮了,正如山之民们所言,那是货真价实的神迹,请允许我代表这里的人向您致上最真诚的谢意。”

    贝德维尔就非常认真的这么说了。

    然而,罗真却没有回应,只是依旧定定的看着贝德维尔。

    “前辈?”

    玛修立即觉得奇怪了起来。

    罗真没有解释,沉默了一会以后,这般开口。

    “你,还能战斗呢?”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却是令得贝德维尔脸上的笑容瞬间一滞。

    紧接着,贝德维尔也沉默了。

    罗真与贝德维尔之间便弥漫起了莫名沉重的氛围。

    这种氛围,既让玛修有些不适应,又让迦勒底的众人都感到奇怪了起来。

    唯独阿尔托莉雅〔alter〕瞥了罗真一眼,像是对其能够看穿贝德维尔的状态感到感叹似的,又像是转移话题一样,如此出声。

    “贝德维尔卿是我方的王牌,直到和狮子王正式对决时,我才会允许他上战场,在那之前,我不会让他上战场,更不会让他和圆桌的任何一人当面对峙。”

    此话一出,姑且不论他人,迦勒底的众人是怔住了。

    “王牌?”

    “贝德维尔卿吗?”

    “这位骑士的灵基数值貌似也没有多高,居然能成为对付狮子王的王牌吗?”

    奥尔加玛丽、罗曼以及达芬奇一行三人就为此疑惑着。

    要知道,在传说中,贝德维尔于众多的圆桌骑士里本来就是极弱的一员,其力量甚至有可能连身为文官的阿格规文都比不过,之前也说了,他的强悍只是相对于一般人的水准,和英雄们相比较的话是差得很远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升格为英灵,贝德维尔的力量都不算出众,灵基数值虽不能说是低下,却绝对谈不上是顶级从者的规模。

    这样的贝德维尔,如何能够成为对付狮子王的王牌呢?

    怕是连圆桌骑士中的任何一人都解决不了吧?

    众人就这么想着。

    唯独罗真,目光隐晦的看了贝德维尔那银色的右臂一眼,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以后,不再多说什么了。

    贝德维尔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味的沉默着,眼中流露出来的是比先前更复杂的情绪。

    于是

    “回归正题吧。”

    阿尔托莉雅〔alter〕便打断了目前的话题,如此说了。

    “接下来,我会将散落在各地的山之民们都召集到这里来,并将另外两骑从者都调到这里。”

    这么说着,阿尔托莉雅〔alter〕还进行了说明。

    “目前,我的麾下一共有四骑从者,除了贝德维尔卿是圆桌骑士,其余三骑都是assassn的职阶,且都是〈山中老人〉。”

    闻言,众人的注意力顺利的被转移。

    “另外三骑从者居然都是〈山中老人〉吗?”

    玛修惊讶了起来。

    ————〈山中老人〉。

    那并不是指单一的一个人物,而是指一个暗杀教团的魁首们。

    大约在11世纪左右,由伊思兰教什叶派之分派伊斯玛仪派的再分派,名为尼查里派的分支里,一群以急进过激而闻名的人们组成了一个教团。

    这个教团以信仰为名,一直都在跟大塞尔柱帝国作对,并屡次对他们发动了战争和暗杀,以极为激进的方式宣传自身的理念,并发展着自身的信仰,因而被后世称为暗杀教团————阿萨辛派。

    assassn(暗杀者)这个词汇的语源,正是来自于这个暗杀教团————阿萨辛(assassn)。

    也就是说,他们正是assassn这个词汇的来源,这个职阶本身就是他们的触媒,若是在一般的〈圣杯战争〉中进行召唤,不使用别的触媒,更不使用特殊的方式的话,那被召唤出来的assassn便必定会是拥有着〈山中老人〉这个称号的阿萨辛派中的其中一人魁首。

    由于其创始人舍弃了本来的名字,以哈桑·萨巴赫自称的缘故,历届的〈山中老人〉都会舍弃自身的名字,被统称为哈桑·萨巴赫,能够得到「哈桑·萨巴赫」之名的〈山中老人〉则一共有着十九个,除了初代以外,其余的十八人均都拥有着各自的暗杀特技,并将其发挥到极境,单论战斗能力或许不高,可在暗杀能力上,绝对是位于暗杀者的顶端的一批人。

    被阿尔托莉雅〔alter〕收于麾下的从者,除了贝德维尔以外,其余三骑便全部都是哈桑。

    “他们原本就在这个时代里庇护着山之民,我也是费了不少的劲才折服了他们,将他们收于麾下,之所以能够统治山之民,都是因为收服了这些哈桑的关系。”

    阿尔托莉雅〔alter〕很是平静的出声。

    “现在,除了一名哈桑失手被圣地骑士抓走,其余两名哈桑都在其余的村落里守护着那里的山之民,在我发出召集的号令以后,大约两、三天的时间,他们应该就能带着大批的民众一起抵达这里了。”

    说着,阿尔托莉雅〔alter〕转入了正题。

    “在这段时间里,有一件时间,我们必须去做。”

    什么事情呢?

    “把被圣地骑士给抓走的哈桑救出来。”

    这就是阿尔托莉雅〔alter〕想做的第一件事。

    不单单是考虑到对方是自己麾下的从者,也不单单是因为考虑到战力的问题,更是因为,如果对那名哈桑放任不管,这边的情报或许会暴露。

    “如果换做其余的哈桑,在被敌人逮捕的瞬间里,他们就会立即自尽,绝不会给敌人有可趁之机,即便无法成功自尽,受过专门训练的他们也不会被成功审问,暴露出己方的情报。”

    “只可惜,这次被抓走的哈桑资历在历代的哈桑中都算是最浅的,不能保证她不会泄露这边的情报。”

    “为此,我们得想办法将她救出来。”

    阿尔托莉雅〔alter〕便如此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