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1772 另一个杀人者(求月票)

1772 另一个杀人者(求月票)

 热门推荐:
    就在bob大赛分出胜负的同时,于现实世界里,一条小巷中,手机荧幕的光芒在闪烁。

    有一个人就拿着手机在这里看着直播。

    看着ggo中的bob大赛的直播。

    所以,在大赛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对方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中。

    自然,也包括了罗真将沙萨给生生的捶死,以及对方就地弃权,将胜负让给诗乃的一幕。

    “结束了啊”

    低沉又恍惚似的声音从对方的口中传出。

    透过手机屏幕照射出来的光芒,对方的脸庞亦是暴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少年。

    一个看起来非常柔弱和软弱的少年。

    如果诗乃在这里的话,那就一定能够认出这个少年的身份。

    因为,这个少年就是诗乃唯一认可的朋友————新川恭二。

    只是,此时此刻里,恭二的精神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果然哥哥输了呢”

    恭二注视着被罗真击杀的沙萨,竟是喃喃着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是的。

    哥哥。

    沙萨,就是恭二的哥哥。

    而且,还是亲生哥哥。

    这件事情,不管是罗真还是诗乃,都是不知道的。

    哪怕是罗真,即便推测出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却也不会想到,沙萨的弟弟居然就是诗乃唯一的朋友。

    不过,这貌似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就算沙萨想在游戏里杀人,可在现今的网络上,各种vro都有存在,沙萨对罗真又有恨意,如果想在游戏里杀人,那为何不进入alo中,而是选择在ggo中杀人呢?

    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沙萨和诗乃一样,都是经由恭二的推荐,方才进入ggo中的而已。

    那个时候,沙萨还没想在游戏中制造杀人事件。

    作为恭二的哥哥,亦是综合医院院长的长子,沙萨的真名叫做新川昌一,从年幼开始便一直被病魔缠身,直到初中毕业都一直不断重复着住院和出院的过程,导致高中入学晚了一年,让他们的父亲早早的放弃将昌一培养作继承人的打算,转而将这个责任强加给了小三岁的弟弟,也就是恭二的身上。

    恭二从小就被寄予厚望,没有被期待的昌一则是被逼向了绝路,方才导致精神及心态的扭曲,变成了一个杀人狂魔。

    不过,昌一和恭二兄弟俩的关系却很不错,在昌一自高中退学以后,他就一直在网络世界中寻求着精神安慰,向往着orpg的世界,导致身为弟弟的恭二也喜欢上了游戏,并乐此不疲。

    之后,昌一被囚禁在名为sao的死亡中,在父亲的医院里昏睡了两年,成为了〈微笑棺木〉的最高干部之一,那个让攻略组的顶尖玩家为之忌惮的刺剑使,不知在sao中杀害了多少人,醒来以后也不曾反悔过,甚至将这些事情告诉了恭二。

    自己在sao中杀掉了许多的玩家,还成为了真正的杀戮者,被很多人所惧怕着,这样的事实,让成绩不佳经常被高年级恐吓而受到重压的恭二竟是没有惧怕,反而产生了一种解放感,甚至是爽快感。

    换言之,身为弟弟的恭二也和昌一一样,其精神与心态早就不正常了。

    因此,对于恭二来说,昌一不但不是应该恐惧的对象,反而是一名英雄。

    但是,昌一不止一次的告诉过恭二。

    “我不曾对任何人产生过情感唯独对那个男人绝对绝对无法原谅”

    昌一就一次次的向恭二提及过这件事情。

    恭二便知道,自己视为偶像的兄长,虽然既强大,又厉害,却唯独输给过一个人,让他一直都憎恨着对方。

    有鉴于此,恭二清楚,昌一有多么想赢罗真,甚至是杀掉罗真。

    于是乎,看到罗真宣布要转移到ggo中,并参加这一届的bob大赛,两兄弟几乎是想也不想,当场决定,将罗真视作目标,将其杀害。

    没错。

    沙萨的同党,其实,就是恭二。

    恭二,正是〈死枪〉的另一半。

    之前,操纵〈死枪〉的角色的玩家就是恭二,罗真听到的声音档里的声音就是恭二的声音,前两名玩家在ggo中的角色就是恭二在开枪射击,昌一则负责潜入对方的居住地,将对方给杀害。

    而这次,操纵角色的玩家换成了昌一,恭二则负责潜入罗真家中,负责杀害罗真。

    之所以会这样,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想对付罗真,必须得有昌一出手才行,恭二虽然技术不错,却远及不上昌一,更及不上罗真,由他来操纵〈死枪〉的角色只会被罗真完虐,因而由昌一来操纵角色才是上上之策。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恭二的私心。

    没办法。

    “杀了昌一哥哥不说,居然还和朝田同学那么亲近”

    眼看着罗真和诗乃当面对话,诗乃还露出一副柔弱无助的模样,恭二的面容一阵扭曲。

    对于罗真,恭二的心中同样有所憎恨。

    这憎恨源于这几天。

    “都是因为你,朝田同学才会变得那么奇怪!”

    恭二的语气中就充满着怨毒。

    这几天,因为罗真的关系,诗乃在恭二的面前经常失态,恭二表面上表示关切,实则心中早已掀起了漆黑的憎恨。

    也许,诗乃根本不知道,恭二会和她搭话,并介绍她进入ggo里,根本不是偶然,而是恭二特意为之。

    恭二其实早就知道诗乃的过去,知道诗乃曾经用真枪射杀过人,所以早已将诗乃视为特殊的存在,对其无比的偏执。

    精神与心态早已扭曲,并且对杀人产生了解放感和爽快感的恭二就迷恋着同样杀过人的诗乃。

    这种感情,若是被诗乃知道,一定会大受打击吧?

    恭二就不允许诗乃为别的男人产生变化。

    “跟那种男人在一起,居然让你变得这么软弱,这么无助。”

    恭二便抚摸着屏幕上的诗乃的脸颊,痴迷似的喃喃着。

    “放心吧,我很快就帮你解决掉这个障碍。”

    说着,恭二转过身,从小巷子里出来,看向前方。

    在那里,有着一栋古老的日式宅邸。

    正是桐谷家。

    “嘻”

    恭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笑,随即终于迈动步伐,走向了桐谷家的方向,通过围墙,翻身进去,潜进了桐谷家的庭院里。

    这样的恭二就完全没有发现。

    在罗真房间的窗口上,一个人坐在了那里,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眼中,戏谑般的情感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