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1072 狮子王婚介所?

1072 狮子王婚介所?

 热门推荐:
    ————「缘堂缘」。

    “这个名字,我好像听那月姐提起过。”

    罗真注视着眼前的黑猫,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一样,笑着开口了。

    “那是狮子王机关的特任教官的名字,在狮子王机关中拥有着众多的弟子,乃是备受〈三圣〉看重的新生代培养教师,拥有着甚至能够凌驾于〈三圣〉之上的魔导造诣,无论是魔术、咒术亦或者是巫术,都堪称是登峰造极,虽不能说是无人能及,却也几乎位于世界范畴内的顶尖一流,在狮子王机关中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仅次于〈三圣〉那样的存在,我说的没错吧?”

    罗真如数家珍般的道出了对方的情报。

    “嚯?”缘堂缘顿时有些意外般的道:“没想到〈空隙的魔女〉居然会对我拥有这么高的评价,真是不胜惶恐啊。”

    “没办法,比起〈三圣〉那样的攻魔师,那月姐反倒对你更警惕。”罗真如实道:“毕竟,以那月姐的实力,就算是〈三圣〉她都不惧,但你这种类型对那月姐来说,相性可不太好。”

    若是论实力的话,也许缘堂缘还差〈三圣〉那样的最强攻魔师一筹,但其对魔术、咒术以及巫术等等的造诣之高,让那月那样依仗魔术和契约来战斗的魔女还是颇为忌惮。

    毕竟,只要能够破解那月的空间制御魔术,那月的实力就会大减,而如果对魔女的契约极其了解,那甚至能够封住魔女的守护者,让魔女失去其最大的依仗。

    如此一来,那月基本就赢不过对方了。

    因此,像缘堂缘这样拥有着极高的魔导造诣的类型,对依靠过人伎俩进行战斗的人而言,相性可是差到极点。

    罗真也是这个类型的人,所以能够明白,那月忌惮缘堂缘,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不是〈三圣〉都是拥有着极其特殊的能力的家系传承下来的后裔,其强大乃是天生注定的,那在狮子王机关里,缘堂缘绝对才是最强的那一个。

    对于这样的人,评价不高,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

    “你太抬举我了,我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厉害。”缘堂缘若有深意似的道:“至少,我可没有能耐将第四真祖封印在体内,还能像这样毫无顾忌的自由行动,无拘无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这番话语,应该也是很多人想说的吧?

    包括一旁旁听的雪菜,同样是这么认为的。

    罗真能够将第四真祖给封印在体内,并且没有出现任何的纰漏,相信,全世界的所有人都会为之震撼。

    那简直不亚于将一团岩浆塞进体内,有多可怕,可想而知。

    罗真就不但做到了,还完全没有遭到影响,被焚烧殆尽。

    这样的能耐,哪怕是再强的魔导鬼才都不敢声称能办到。

    “但也正因为这样,很多人都在担惊受怕啊。”缘堂缘突然语锋一转,如此说道:“害怕什么时候这团岩浆就失控了,进而衍变成火山爆发,还是随时有可能出现在密集的人群中,一座看不见的火山在爆发,那对于周围的人来说,实在不是多么能够接受的事情。”

    缘堂缘的言下之意为何,根本不用明说。

    “所以,作为国家特务机关,你们必须对这份随时有可能在人群中爆发的危险采取行动,比如说派个人照看着,再在必要的时候控制住,亦或者提前抹杀掉,对吗?”

    罗真事不关己似的这么说着,神态并未有明显的改变。

    这让雪菜不自主的绷紧神经。

    只是,下一秒钟,这绷紧的神经就断了。

    “难道姬柊雪菜不符合你的兴趣爱好吗?”缘堂缘颇为随意的道:“别看她那样,其实她也是个花样年华的少女,平时一脸认真,但在宿舍里的时候可是会偷偷把猫的玩偶藏起来,再到半夜趁室友睡着的时候取出来,抱着它傻笑,很可爱吧?”

    “呃...”罗真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师...师尊大人!”雪菜满脸涨的通红,令其叫了起来,道:“为什么您会知道那样的事情...!?”

    “怎么?难道你以为没人知道吗?”缘堂缘不以为然的道:“身为你室友的煌坂可是一直都在半夜满怀期待的等着这一幕,还把它们全拍了下来,当做宝藏一样的收藏,我只不过是好奇她怎么会在自己的衣柜里设下足以致死程度的诅咒,所以就擅自将诅咒破除,将那本相册给翻了出来,看了几次而已,这里还有其中的一张,你想看吗?”

    这么说着的缘堂缘竟是真的摊出了一张照片。

    在那张照片上,雪菜便于昏暗的寝室里抱着一只猫的玩偶,脸上露出陶醉般的可爱笑容。

    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照片上,雪菜几乎什么都没穿,浑身只有贴身衣物,该被看的不该被看的几乎都暴露了出来。

    “呛!”

    古董店里,一道银光便骤然闪过,将那张照片给切成了两半。

    “~~~~~~~~!”

    手持银枪的雪菜整张脸都是红的,被羞耻、羞愤、羞怒等等一种种的情绪所充满。

    带着这样的表情,雪菜转过脑袋,看向罗真。

    眼中,真实的杀气泄露了出来。

    “......你看到了吗?”

    雪菜以有如幽鬼般的低吟声质问着。

    “呵呵...”

    罗真干笑着,做不出别的举动来。

    反倒是缘堂缘,丝毫没有理会现场的气氛,我行我素的开口。

    “如果觉得这个丫头不行的话,这边还有很多的人选,虽然这些人没办法使用〈七式突击降魔机枪〉这样的武神具,但狮子王机关里还有其余武神具可以多少应付真祖级别的敌人,你自己来选一个当你的监视者如何?”

    缘堂缘转为取出一份资料,上面贴满了一个个狮子王机关的监视者的大头照。

    而且,不知为何,这些监视者全部都是女的不说,还都标注满了三围。

    缘堂缘便兴致勃勃般的介绍起来。

    “看看这个叫羽波唯里的孩子,她可是技艺不在姬柊之下的逸才,虽然有些胆小,但却是个隐形的**,还有这边这个叫斐川志绪的丫头,个性有点冷酷,但意外的容易受欺骗,你随便弄个浪漫点的事情都能把她骗得团团转,还有这个,叫煌坂的这个,就是给姬柊拍照的那个,身材和长相都无可挑剔,可惜个性有点难搞,如果你有特殊的癖好倒是比较推荐你选她,另外...”

    眼看着缘堂缘像婚介所一样的一个接着一个的介绍着少女们,罗真和雪菜差点没有能够反应过来。

    直到一会以后,罗真才嘴角抽搐。

    “行了,你以为是贩卖人口吗?”

    罗真忍不住吐槽。

    “师尊大人...”

    雪菜亦是满脸复杂。

    “怎么?难道你都不满意?那要不要我回去给你物色另外一批?”

    缘堂缘优哉游哉的这么说着。

    这让罗真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