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才纨绔 > 第2029章 催命符

第2029章 催命符

 热门推荐:
    很久之前,江枫也是认为,自身与虚灵星之间,或许再无一见的机会,直至来到虚家,诸多机缘巧合,牵扯到莲心界,方才是得以拥有接续前缘的机会。

    然而与虚灵星的这一次见面,也是分外坎坷,当然,这方面的情况,江枫却也并不会告知于虚灵星就是了。

    当话音落下,二者相视一笑,而后久久无言。

    最后,虚灵星缓步离去,江枫目送虚灵星离开,直到对方的背影自视线范围内消失,脸上的那一抹微笑,终究是瞬间敛去。

    “咚……咚咚……”

    轻缓的脚步之声,就在这时,传入江枫耳中,虚家神女款步行来,莲步轻移。

    她分明有着一张与虚灵星近乎一模一样的脸,恐怕是对二者再如何熟悉之辈,也是难以凭借肉眼去辨识二者的身份。

    不同之处,或许除了各自对着装的喜好之外,便是各自之间的气质了。

    虚灵星喜好鲜艳的颜色,那和虚灵星的性格有关。而虚家神女由于天性寡淡之故,因而在着装方面,多少显得古板与老气。

    循声,江枫朝着虚家神女望去,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异光。

    “明白了?”

    虚家神女近前来,询问道,这样的一句话听似突兀且莫名其妙,却又是使得江枫瞳孔之中,幽芒烁烁。

    “明白了。”江枫点头,直接承认。

    “所以,你可曾后悔?”虚家神女又是询问。

    “再无遗憾!”江枫回应道。

    “去吧!”一挥手,虚家神女示意道。

    “你就不担心,我将此事泄露出去?”江枫似笑非笑的问道。

    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江枫的话一样,虚家神女转过身去,信步走开。

    “虚灵星是虚灵星,你是你,就算你再怎么去强行改变虚灵星,虚灵星也不可能成为第二个你,难道,你要让虚灵星终此一生,活在你的阴影之下,方才罢休?”盯着虚家神女的背影,江枫沉声质问道。

    身影一顿,虚家神女缓缓回过身,扫视江枫一眼,淡漠说道:“她不会成为第二个我,只会更加独一无二。”

    “这就是你将你的意志,强行加到虚灵星身上的理由?”江枫冷声问道。

    虚家神女摇头,说道:“她可以变得更加完美,或者,无限接近于完美,何乐而不为?”

    “所以,你认为你是完美的?”江枫讽刺道。

    “我正在变得完美!”虚家神女这样回应,末了,似乎兴致寥寥,竟是无意更多争辩,一步步的走出江枫的视线。

    “这世上,岂有完美的人?岂有十全十美的事?”江枫低低说道,一声轻叹。

    这一次与虚灵星相见,固然时移日迁,时间的流逝,让虚灵星身上发生着极多的变化,但更多的变化,却并非源自于虚灵星本身。

    当察觉到这一情况,江枫总算是明白过来,为何自身要见虚灵星如此之难,为何为了阻止自身与虚灵星见面,虚家神女不惜三番五次出手!

    其根本原因,在与虚灵星身上的那些变化。

    虚灵星的变化太过显著,给江枫异常强烈的冲击,江枫就算是想要假装视而不见,都是很难。

    再加上伴随着虚灵星修为境界的极大提升,其身上的灵性,反而是不如此前的十分之一,由此一点江枫便也不难得知,虚灵星的身上,有过不为人所知的变故。

    而能够将那些变化,加诸到虚灵星身上的,恐怕也就只有虚家神女了,这也是为何,江枫会发出质问的缘故。

    任由着虚家神女如何辩解,江枫都是强烈感受到,虚灵星分明是越来越像虚家神女,二者即便是一母双生,但也并非一模一样,但在虚家神女的打造之下,虚灵星的个性被强行抹去,若是再给虚家神女一些时间的话,那么,虚灵星与虚家神女简直就是变成了一个人。

    至于在这般强行改造的过程之中,虚灵星有何想法,是否快乐,没有人会去关心,所谓完美,在江枫看来,不过是虚家神女的一厢情愿罢了。

    “唉——”

    江枫又是一声长叹,却也知,此事非自己所能插手的,因为江枫另有一种感知,虽说是虚家神女将自身的意志强行赋予给虚灵星,但从始至终,虚灵星并未拒绝。

    也就是说,虚灵星是自愿的。

    既然虚灵星是自愿的,那么,江枫非但没有插手的理由,更没有插手的资格!

    “江枫,你跟我来!”虚雪菲出现,领着江枫离开神山。

    当江枫返回住处,约莫半个时辰左右,就是有一则消息传出,传消息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虚雪菲。

    “来的可真够快的!”江枫冷声自语。

    虚雪菲代神女宣布了一件事情,告知虚家上下,与江枫并无关联,这一则消息,言简意赅,但中心意思,一目了然。

    当消息传出,即刻之间,群情哗然,虚家上下,掀起风浪,江枫瞬间,就被推向风口浪尖。

    虽说和虚家神女的交谈中,江枫早就知道,强行要求去见虚灵星,这就是虚家神女给的警告,但虚家神女竟是决绝到这般地步,还是多少出乎江枫所料。

    “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不过,我心甘情愿承受!”江枫在心中默默说道。

    与虚灵星一见,一段心愿了却,再无牵扯!

    ……

    “哦?这件事情,却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夏长安笑吟吟的说道。

    夏氏一脉在得知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召开了一场会议,夏长安也在其中,与会之人,还有夏侯钰以及夏震庭等人。

    “确实是有意思的很!”夏侯钰笑眯眯的说道。

    毕竟,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那一则由虚雪菲所宣布的消息,简直就是一则催命符,随时都能要了江枫的性命。

    而要知道,在此之前,很多的人都是认为,江枫与神女关系不菲,接受江枫的庇护啊。

    至于消息的真实性,没有人会去怀疑,虚雪菲身为神女的侍女,也没胆子胆敢散布虚假消息,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

    “接下来,如何处理?”转即,夏长安询问夏震庭。

    他在江枫手里,吃够了苦头,可也不会忘记,江枫施加给他的那些痛苦,眼下既然有机会扳回一局,自是不会介意,落井下石。

    “不着急!”夏震庭微笑着说道,“等着看戏便是!”

    “也好!”想了想,夏长安点头,强行将心头的那份躁动,按捺了下去。

    ……

    近乎于同样的情况,在古氏一脉上演。

    “真是可笑啊,竟是被江枫欺骗了这么长时间!”古志杰恼火不已的说道。

    身旁,古峻峰是一样的反应。

    当初,由于伏天式和伏垣之故,一度让江枫身上,多了一层神秘面纱,今日里,那一层面纱被揭开,江枫再无神秘可言。

    “被耍了,不可饶恕!”古峻峰阴森森的说道。

    “这件事情,江枫从未表态,从未承认!”那名古玉繁的老者,缓缓说道。

    “这又如何?不管怎样,他都是最大的受益人!”古志杰不满的说道。

    古玉繁笑了笑,说道:“事情有点古怪,权且先看着罢!”

    这算是一锤定音,即便古志杰和古峻峰有着再多的不满,也是只能,听命行事……

    ……

    相比较于夏氏一脉和古氏一脉,虚氏一脉的反应却是要淡定的多。

    藏锋楼内,九楼,有着三道身影。

    三人分别是夏堂东、古非凡以及虚庆之。

    神女之下三天骄。

    三者大名在外,声名显赫,但同桌而坐的机会却并不多,上一次是在藏锋楼,这一次,还是在藏锋楼。

    “你们二人应该都收到消息了,什么想法?”虚庆之问道。

    “非常古怪!”古非凡大大咧咧的说道,他一身酒气,仿佛宿醉未醒一般,打着酒嗝,说话的语气含糊不清。

    “没错!”夏堂东认同点头。

    “我也觉得古怪,太多余了,反倒是显得刻意!”虚庆之这样说道。

    由虚雪菲传出去的那一则消息,刻意的痕迹要多明显有多明显,赫然是在告诉所有人,斩断与江枫之间的关系,进而方便诸人,向江枫发难一样。

    三者都是聪明人,自是轻易就通过那表象,解读出一丝丝不同寻常的意味。不至于被这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冲昏了头脑。有着一以贯之的冷静和克制。

    “你是不是想说,江枫和神女之间,的确是有牵连?”想了想,夏堂东问道。

    虚庆之笑着摇头,矢口否认道:“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你说的。”

    夏堂东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谁知古非凡也是戏谑说道:“我也听到了,是你说的。”

    “闭嘴!”

    夏堂东恼怒不已,他可不敢妄议神女的是非,万一传到神女的耳中,后果不堪设想。

    虚庆之和古非凡相视一眼,都是大笑。

    夏堂东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就要走,虚庆之伸手将他拦下,笑呵呵的说道:“开个玩笑罢了,何必当真。”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夏堂东冷冷说道,不希望有第二次,不然将翻脸不认人。

    虚庆之对夏堂东的性格了如指掌,自是不会尝试去激怒对方,邀请夏堂东落座,继续商谈。

    而在这时候,江枫所居住的酒楼之外,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人的出现,第一时间,就是将整栋酒楼内的客人给惊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