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征战无限历史 > 第七百三十六章 站边

第七百三十六章 站边

 热门推荐:
    亚传奇其实是一种非常模糊的说法,在装备等阶已经高于空间数据库判定时,空间所带的数据化功能事实上的失效的。除非是装备的所有者主动去说明,否则其余人已经很难具体去了解它所带的特效或者是技能。在一般情况下,这就意味着这件装备之上本身就凝聚着一定程度的底层规则,它虽然和史诗巅峰只有一丝之隔,但就是这一丝一缕的差距,简直会让人不敢妄想住瞩目。

    直白点说,众神之地里所谓的侯爵,再碰触规则的层次上,大概也就是勉强到达这里而已。

    所以当老八施施然晃晃悠悠戴上这副一黑一黄形貌奇古的拳套时,所有人选择了默然的同时,灵魂收集者和几名统御者,已经在无形中悄无声息地站到了老八的背后。

    识时务者为俊杰,至于刚刚梦境撕裂者提出来的互相对轰一拳,这就彻彻底底成了一个笑话。

    无论是谁,和亚传奇的拳套来一次亲密接触,恐怕只有失了智吧?

    “既然他们都不靠谱,要不还是你亲自来吧。”老八才不管几只小猫小狗的选择,他一点点将拳套完全戴好之后,满意地左手和右手握拳一碰,王霸之道的规则立即如同一大团浓墨滴入了清水之中,原本的世界虽然还算存在,却已经被浸染地不成模样。他随后大笑一声,委屈左手“王道”垂在一边,右手“霸道”化拳为掌,立即凝为一道庞大的虚影,直挺挺地屹立在了此方天地,插入最上层无法探测的虚空之中。

    整个世界瞬间被撕破。

    “不可能!”七芒星侯爵狼狈地几乎犹如刚刚从赌坊里输光出来的赌徒,进场时满场的自信已经化作了脚步上的踉跄,他的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与老八脸上淡定且憨厚的笑容相互映衬。

    即使旁人无从知晓具体交手的经过,但至少从面上来看,老八已经稳稳地占住了上风。

    “你怎么能够突破我‘界’的限制?”七芒星侯爵厉声反问,双手一个旋转,刚刚裂开的世界重新在他的手中凝聚成型,化作了远非另外人可比的领域。

    “什么狗屁的‘界’!无非就是以高压低罢了。”老八嗤笑了一声,刚刚他根本没有动用本身的力量,纯粹只是“霸道”自带的规则就已经完成了凌压。七芒星侯爵看起来威风凛凛,实际却只是一个半步侯爵的西贝货,被他轻易一试,就露出了原形。

    所以哪怕这时七芒星侯爵虽然已经做出了防御的姿势,老八却根本没有将这个动作放在心上,他只是徐徐地伸出右手,和刚刚蛮横撕裂的样子不同,“王道”规则几乎是润物细无声一般直接融入了七芒星侯爵的领域之中。

    然后在下一刻,七芒星侯爵无比恐惧地发现,他居然开始大幅度丧失对自己领域的掌控权!

    对于开拓者而言,领域无异于身体的某个组成部分,如果说“霸道”还只是坦白到极致的入侵,“王道”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兼并,纯粹以大势压人。

    这还了得?只是稍不留神,自己所有的规则就得在“王道”的侵染之下易主了。

    七芒星侯爵不愧是经历过无数剧情世界,参加过无数次位面战争的强者。哪怕此时他的心胆俱寒,却还是保留着本能上的冷静。在这性命攸关的一刹那,他猛地大喝一声,然后毅然而然地斩断了自己和已经被入侵领域之后的联系。

    这样规则的损失方式是永久的,老八仅仅出了半招,七芒星侯爵竟然就已经不得不断腕求生!

    老家伙团队的实力竟然一强如斯!

    梦境撕裂者眼神很复杂地盯着场地中的两人,比起其余人变换立场,她却还是安然选择了七芒星侯爵,哪怕此时的七芒星侯爵已经没有了刚刚智珠在握的淡定。大量规则上的损失让他的神色里带上了一丝狰狞,不夸张地说,就刚刚这一下,他几个剧情世界对于规则的感悟已经化为了乌有。

    老八哪里管的上这些,自从带上了“王霸之道”以来,他其实一直没有全力一击的机会,心中实在是瘙痒难忍。原本以为七芒星侯爵能够给自己一个惊喜,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不是天行者陛下的对手——你连做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这个时候,他仔细分辨了一下七芒星侯爵和郁金香侯爵之间的差距,发现其中并没有太多的参考意义。

    天行者陛下既然能够和郁金香并列,那么在实力上相差应该也仿佛,所以老八这句话并不是对七芒星侯爵刚刚自夸的讽刺,而是切切实实客观事实上的陈述。

    半步侯爵和真正的侯爵之间,到底还是有本质性的差距的。

    “这话也未免说的太早了,按照我们的约定,刚刚算是你出了一拳,现在轮到我了!”仿佛是被刺痛了内心最不愿意碰触到的地方,七芒星侯爵语气中已经满是冰冷的杀意。他的眼眶刚刚本来已经因为愤怒变得鲜红,这时却仿佛凌驾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一点一滴去调用属于自己本源规则上的力量。

    这才是他能够成为半步侯爵的真正原因——他竟是用这种完全放开自己的方式,暂时性撇除掉已经理解的规则,然后在此基础上,越级调用更深层次的力量。

    理解规则的方式千千万万,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能够用这种接近于自残的方式去使用底层规则,七芒星侯爵也配得上天纵奇才这四个字。

    之所以说是自残,那是因为他对于底层的规则属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在使用力量的同时也同时要受到规则的反噬之力,伤害的,是他本身对于规则的理解。

    “去死吧!”随着指尖凝聚的规则越来越多,七芒星侯爵唯一担心的只是老八不守承诺躲开这一击,眼见老八根本不把自己当一回事,七芒星侯爵忿然的同时又有一丝快慰和欣喜。

    如果老八躲过了,那么就等于说自己在交手之中赢了老八一道;如果老八没有躲开,那么他至少相信,即使不死,规则上的破灭也一定会让老八身受重创。

    “蛮荒?破碎!”

    等光球仿佛成为电浆一般的流质,七芒星侯爵这才释放了喉间低低的嘶吼。仿古带上了远古巨人对于天地间无情厮杀的愤怒,这股萧杀中带着黯然的气息从光球中散逸开来,让整个剧情世界都为之色变。

    这一击等用于侯爵力量的全力一击,规则上的破灭感甚至让它所经过的时空暂时都被蒸发,沿着它行进的轨迹,一道规则上的裂纹让剧情世界也痛苦地发出了共鸣。

    包括灵魂收集者在内,刚刚本来还因为老八而对七芒星侯爵有所轻视的十二人重新跪伏在了地面之上选择臣服。虚空中那些即使是散逸出来的小电球也带有着非凡的杀伤力,等阶之高更是让他们抵御起来战战兢兢。

    这些都是最纯粹的破灭规则,每一个光点都是对他们本源世界的一次穿透,在他们各自创造的世界中,无数的流星从天而降,到处是一片末日的景象。

    侯爵被称之为仲裁者,果然就拥有了制裁开拓者们的能力,刚刚选择背叛的灵魂收集者几人,是这次攻击余波中的首当其冲,哪怕他们再次选择了站回七芒星侯爵的阵营,依旧没能够降低这次的伤害。

    “终于还算有点意思了。”老八“咦”了一声,在电球即将到达面前的那一刹那,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将一面黑色的巨盾随手往前面这么一撑,几乎没有什么规则上的碰撞,硕大的电浆光球就像是放入烤炉中的雪球,无声无息地就此消失。

    一记约等于历史史诗人物攻击强度,带有底层规则之力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气势,耗尽了七芒星侯爵所有规则领悟的攻击,就这样说没了就真的这么没了,没有再次泛起半缕的涟漪。

    “那是李世民的传奇盾牌——玄甲盾!”灵魂收集者已经有点痛恨自己为什么在大唐世界里恰恰好认识这面盾牌,他的声音里带上了半缕的哭腔。他终于发现,自己始终没有一次是站对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