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受孙子一拜

第二百一十八章 受孙子一拜

 热门推荐:
    曲江省教育厅这回办的作文比赛,有那么点明清时期科举会试的意思。举子们通过考试便能获贡士身份,下步殿前作答,只要不出太大的差错,再不济也能拿个同进士出身。

    同样的,当走出“曲江省中小学作文竞赛小学组首轮比赛”考场的那一刻,林淼他们这群孩子,也就相当于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会试,走到了今年这条全国比赛长征路的终点。

    接下来命运会作何安排,便和他们的个人能力以及努力程度,不再有任何关系。

    全省比赛首轮考试过后,曲江省赛事组委会就会马上将这些应考作文,明确地分出三六九等。

    排名最靠前的十篇作文直接授予全省一等奖,保送进入今年的全国比赛总决赛。

    再往后两个月内,将会有总数在300篇左右,质量和曲江省一等奖作文相近的作品,从全国各地汇聚至京城的全国比赛组委会的办公驻地。

    而所有这些通过各种或明或暗的渠道,被最终交到赛事最高评委面前的中小学生作文,就好比是从会试中突围而出、呈递御前的八股文章。无论良莠,保底也是全国三等奖。

    最后的最后,10月份全国比赛正式结束之后,这些入选作文就会被印成铅字,在12月之前发行全国,成为来年各中小学毕业生理论上必读的应试范文。

    林淼一路半黑半白、亦正亦邪地走到眼下这一步,直到此刻搞清比赛的全部真相之后,心情实在是有点说不出的复杂。

    当体制的力量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个人能力在各种所谓的公正、公平和公开面前,真的是不值一提。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就算你是李太白转世,没个好爹,也是万事白搭。能突围到省一级比赛,陪太子爷读一回书就该知足了。再想往前进一步——你说你特么多走一步占了道,领导的儿子腿往哪儿迈?

    不出意料的话,像张雪茹和朱佩慈这些陪跑份子,注定都要被淘汰出局。

    甚至其实不用梁红艳说,这些聪明的姑娘,应该自己心里也清楚。

    林淼内定全省一等奖名额的消息,在考试结束后不到半天的时间内就走漏了风声。

    东瓯市代表队人员组成复杂。有几个从下面县里上来的孩子,知道消息后愤愤不平,虽然不敢去找梁红艳理论,却很有胆量在林淼面前说些不阴不阳的话。只是他们没料到,林淼身边还有两个预备初中同学当保镖。张雪茹该泼辣时就泼辣,朱佩慈也自恃南城小学扛把子的身份,在“乡下孩子”面前丝毫不怵。两个小姑娘联起手来,自然没让林淼受半点委屈。

    考试结束后第二天,心里早有逼数的省厅组委会,依然面不改色宣称要批阅作文,所以各市和地区的代表队,可以自己安排活动。

    东瓯市代表队财大气粗。

    丁少仪和梁红艳带着林淼他们十来个孩子,在沪城转了大半天,走了两个大景点,晚饭的时候,甚至无比土豪地在明珠塔上的旋转餐厅订了位子。一群孩子玩了一天,晚上又在这么高端的地方吃上饭,心里头的怨气弱了不少,看林淼的脸色也和善了许多。

    林淼心里很能理解这些小孩的心情,也根本没把这点敌意放在心上。反正这回之后,大家今后可能就再也碰不上了,没必要为这点本就不存在的矛盾和人家起争执。所以哪怕张雪茹昨晚抱着他睡觉的时候一再坚持要告状,他今天一整天下来,也没和丁少仪提半个标点符号。

    一群没见过自助餐的小孩子在餐厅里大惊小怪了半天,才坐下来好好吃饭。

    丁少仪生怕林淼跑丢,拉着他坐了一桌。

    等梁红艳端着满满几大盘子海鲜坐到丁少仪和林淼面前时,张雪茹和朱佩慈也凑了过来。

    老丁心知肚明林淼今年不但已经省赛出线,而且以目前的场外形势来看,全国一等奖也应该已经稳拿。吃饭的时候,她不由得又对这次省赛的排名有了期待,笑着对梁红艳道:“这回搞不好,咱们淼淼真能拿个全省第一啊。”

    梁红艳身为主管中小学工作的市教育局的副局长,被这么大一个政绩砸在头上,简直笑得合不拢嘴,喜滋滋道:“都办了这么多届了,轮也该轮到咱们东瓯市出个状元了。”

    可话音刚落,边上就跳出个不懂事的声音。

    “林淼这个还不算状元吧?”张雪茹家里两个公务员,虽然职务不高,但从小耳濡目染下来,早就已经见官不怕,大大咧咧地反驳道,“全国第一名才叫状元吧?”

    “全省状元也是状元嘛!”梁红艳笑呵呵地打着含混,要敷衍过去。

    不料朱佩慈又跳出来,小声补刀:“那个连中三元,省里也有什么元的吧?”

    梁红艳笑容略微凝固。

    丁少仪转头问林淼:“淼淼知道吗?”

    林淼点点头。

    丁少仪笑道:“那你说说看。”

    林淼淡淡道:“这种历史常识还是不要显摆了吧,显得咱们一整桌人都没文化似的……”

    梁红艳脸上的笑容慢慢僵硬。

    她努力地强撑了两秒,然而很遗憾没能撑住,一张脸就此拉了下来。

    丁少仪见梁红艳神色尴尬,戳戳林淼的脑瓜子,教育道:“别骄傲啊,你那篇作文还是郭爷爷让你过的呢,没人家给你说情,你这下早都被淘汰了,还哪来的全省一等奖。昨天让你重写的作文你写了吗?”

    “还没,等下回去写。”林淼老老实实回答,又好奇地多问了句,“姨姨,那个郭爷爷……到底是干嘛的啊?沪财的校长吗?”

    “嗯,今年刚调过来当校长。”

    “那以前呢?”

    丁少仪微微一笑:“以前啊,京华社知道吗?”

    林淼一惊:“他京华社干嘛的?”

    丁少仪看着林淼,面带一丝骄傲地说出了三个字:“副社长。”

    林淼听完了沉默片刻,思想觉悟仿佛又升华了许多。

    前京华社副社长,副部级干部……

    这样的老爷爷……喊他的时候还有必要带姓吗?

    林淼目光一凛,心中陡然间升起一股浩然之气:爷爷在上,请受孙子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