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百一十章 生而为何

第二百一十章 生而为何

 热门推荐:
    呼啸的警笛,唤醒了深夜。

    观音庙外的小路变成了第二条湖滨路,被十几辆警车堵得难以通行。小路两头被拉上了警戒线,一具满身是屎的尸体被平放在路中间,东瓯市公安局资格最老的法医,面临从业三十多年来最具心理挑战性的一次外出任务,不禁眉头紧皱。而跟着老人家一起来的医学院实习生,则已经在田边吐成了狗。

    不少附近的住户闻讯赶来围观,可又不敢靠近。在警察的驱赶下,几十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交头接耳,结合最近湖滨路闹鬼的新闻,讨论得有鼻子有眼,当场脑补出一套完整的“冤鬼索命”的说话。紧接着过了几分钟,老法医捂着嘴宣布,绑架孩子的犯罪嫌疑人是脑后遭钝性伤害后晕厥,最终窒息而死。更简单形象地来说,就是被粪汤活活憋死的。

    刚吐完肚子里的宵夜的大学生一听这结论,立马又弯下腰去,差点儿把苦胆都吐了出来。

    这时一辆牌照超级牛逼的警车,硬是从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

    车门一开,里头鱼贯走出五个人。

    秦晚秋跃下车,立马就找上现场一个警察,那警察伸手朝观音庙所在的小巷子一指,秦晚秋二话不说,扔下车里的另外四个在东瓯市里跺跺脚就能震三震的男人,拔腿就跑。

    四个男人中跺脚水平相对较低的老林,此时也没比秦晚秋好多少,但好歹知道儿子没事,总算还能保持着领导的体面,先跟两位真正意义上的大领导握了握手:“高书记,赵局,麻烦你们这么晚还要跑一趟。那个……我先进去看看。”

    东瓯市的一把手点点头,一脸悲悯的样子道:“快去吧,这里的事,有老赵和小徐看着呢,你赶紧带孩子回家,碰上这种事,大人都不一定吃得消。”

    老林松开高书记的手,匆匆往巷子里跑去。

    高书记站在原地,跟东瓯市公安局的赵局长一对眼,总算松了口气。

    今晚林淼被洛漓被绑的消息不知从谁嘴里走漏后,市委办的值班室那边,不知都接了多少个电话。其中最特么夸张的一个,居然是从京城社科院打来的,一个姓钱的老头对市委办的值班科员破口大骂,说东瓯市办事不力,祸害宝贵的国家人才储备资源,听得当时值班的那个科员一愣一愣的,赶紧给高书记的家里去了电话。后来一打听,才晓得原来是之前亲自过来找林淼去京城的少年班读书,结果很没脸地被拒绝的那位。

    当然高书记也没法跟人家老头子发火,毕竟社科院那群货,动不动就要去紫禁城里给大长老们上课,展望展望世界形势,分析分析未来坏境,如果一不小心拿东瓯市举个例子,嗯……

    不敢再想了……

    “治安的问题,还是要重视啊。你们这个严打的工作,必须得继续加强才行。”高书记说了句很官方的话,又朝观音庙小巷的方向看了眼,“老赵,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再开会认真讨论一下,时间也不早了,都过十二点了,没什么事的话,就让可以下班的同志先下班吧,这么多警车堵在这里也不像话,太扰民了。”

    “诶,好,小徐。”赵大局长给徐毅光使了个眼色。

    徐毅光马上道:“高书记,这里就交给我吧。”

    高书记点点头,转头往警车上走。

    赵局长又交代了徐毅光一句,赶紧跟上高书记。

    挂着全市最牛逼警车车牌的越野车慢慢退出小路,两位大领导一走,现场的气氛马上舒缓了不少。徐毅光指挥着多余的人员离开,顺带赶走了围观的群众,忙活半天,才总算腾出空来,急忙朝观音庙所在的小巷跑去。

    ……

    老林小跑着来到观音庙前,庙里庙外一片热闹。

    郑晓聪的尸体已经被搬了出来,就摆在庙门口,身上盖着白布。老林刚忍不住想多看一眼,就听到屋里头传入洛漓那凄厉而充满发泄感的痛哭声,哭得就像差点死了老公一样。

    一个年轻的小警员认得老林,赶紧引老林走入屋内。

    也不知是警队的哪个人才干的,短短这会儿功夫,庙里已经亮起了白炽灯。老林走入一片狼藉霉臭的屋里,一眼便看到秦晚秋正抱着林淼和洛漓,泪流满面。

    老林急忙上前,才发现洛漓跟只考拉似的,紧紧缠着林淼,打死也不愿松开。

    林淼和老林一对眼,老林不由慌张问道:“阿淼,没事吧?”

    林淼举起双手,摊开手掌,露出一片瘆人的伤口:“去医院吧。”

    老林顿时就吓傻了,喊道:“还有没有别的地方伤到?”

    “没有,就双手,刚才这里没灯,摸黑摔倒擦伤的。”林淼淡淡解释道。

    老林微微松了口气,傻了两秒,又弱弱问道:“那两个抓你的人……”

    林淼吐出三个字:“我杀的。”

    老林像是脑子被什么东西狠狠锤了一下,整个人愣住,一动不动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秦晚秋和边上一群警察也都露出难以描摹的神情,不知该用什么样表情,来面对这样一个七岁的孩子。不管林淼是怎么做到的,至少七岁的孩子,不该在杀人之后这么冷静。

    哪怕是呈现一下反社会性格,张狂自得一下,也勉强还能算个正常人呢?

    这种像捏死两只毛毛虫一样的样子,真的是有点吓人了……

    秦晚秋不敢再让洛漓抱着林淼,好说歹说半天,总算把洛漓从林淼怀里哄了出来。她抱起女儿,跟老林点了下头,一声不吭,赶紧跑出了这个让她觉得无比压抑的地方。

    老林单手撑着地,坐到林淼跟前,轻轻拿住林淼的手,心疼而毫无用处地吹了一下。

    “唉……”林淼叹了口气。

    老林抬头问道:“怎么了?”

    林淼摇摇头,唏嘘道:“我们这么努力地生活,为的就是能有一天,能和那些跟自己不一样的人区别开来。远离他们,摆脱他们。可这个世界太小,人的关系又这么复杂,最多通过六个人,就能从社会的最底层接触到世界的最高层。爸,你说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老林不明白林淼九死一生、逃出生天后,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疑问。

    他回答不了。

    四周左右的小警察们,当然也回答不了。

    所有人都只是觉得,作家的儿子果然牛逼,杀人都杀得这么意趣盎然。

    “孩子怎么样了?”徐毅光大步走进来。

    林淼抬眼望去,眼神清澈,冷静得近乎冷血。

    徐毅光不由停步,脑海中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

    他想带林淼回局里,拉进审讯室,好好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