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咪咪

第一百五十九章 咪咪

 热门推荐:
    天色阴沉,乌云低垂。

    林淼挽着媳妇儿的手从民政局大门出来,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红本。

    两人相视一笑,身旁的小姐姐又娇羞地低下头去。

    林淼打量着她的侧脸,仿佛有点看不清她的长相,但心里就是笃定,自己的媳妇儿,一定是个万里挑一的大美人。他盯着漂亮小姐姐看了许久,视线逐渐又咸湿地朝下走去。

    长腿细腰***……

    没错了,这就是我日思夜想深爱的姑娘……

    “老婆……咱们去酒店休息一下吧……”林淼抬手一指,前方的乌云散开,远处露出2019年刚刚翻新过后华侨大酒店的轮廓,目力所及之处,还能看到酒店外头悬挂着巨大的横幅。

    横幅上写着几个大字:热烈庆祝林国荣同志荣升西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

    嗯……好像哪里有不对……

    难道要去我爸上班的地方开房?但那头不是酒店吗?为什么感觉逻辑这么乱?

    莫非我是在……?

    林淼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转头看小姐姐。

    小姐姐还在……

    而且仿佛又变得更真实了一些,眼波流转,肤白貌美……

    可是……请问你是谁……?

    林淼心生怀疑,但是……管特么这么多呢!

    老子都结婚了啊!

    今天这个房必须开啊!

    “走吧。”林淼装着绅士,不动声色,挽着小姐姐走下民政局外大楼外的楼梯。

    小姐姐整个人靠在林淼的胳膊上,软绵绵的,轻飘飘的,几乎丝毫感觉不到她的体重。

    走到楼梯下,打开停在路边的宝马x6车门。

    林淼和小姐姐坐进车里,转头先看了眼镜子。

    看到镜子里头自己的模样,林淼瞬间又振奋了许多。

    “东瓯金城武,好久不见……”林淼怀恋地看着镜子自言自语。

    耳边却突然传来小姐姐的悲怆的声音:“淼淼……我要走了。”

    蛤??

    林淼紧忙扭头,发现小姐姐又变成了某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漂亮姑娘的模样,眼里含着哀怨,泫然欲泣道:“淼淼,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才7岁啊……”

    蛤???

    林淼一下子慌张起来,高声道:“口胡!我明明是母胎solo三十四年,江湖人称左臂麒麟、右臂降龙的王牌飞行员,击落敌机没有一万也没有八千!这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发育得这么优良的7岁小孩!”

    “不要说了,是我们有缘无份……”小姐姐打开车门,匆匆跑远。

    林淼看着小姐姐的大长腿在日光下耀眼夺目地离去,心里一着急,开门就追了出去,边追边叫:“不要走!你不要离开我!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的?***!”

    话音刚落,天地间突然剧烈摇晃起来。

    前方马路裂开一道巨缝,场景猝不及防地变成了好莱坞科幻片。

    林淼只听小姐姐惨叫一声,落入深渊。

    林淼呆立当场,刹那间心都碎了。他任由天地震荡,心里想着我老婆死了,痛不欲生地泪流满面,嘴里呜咽着:“咪咪啊……咪咪啊……”

    然后就在这伤心欲绝之时,耳旁突然传来一口地道的东瓯市土话。

    “爬起!爬起咯!”

    “嗯?”

    林淼慢慢睁开眼,扭过头,和站在储藏间小床旁的江萍面面相觑。

    江萍一脸没好气道:“都几点了,还睡!再睡要迟到了!说梦话还喊得那么响……”

    林淼花了三秒钟才从梦境、前世和今生的三重交汇中找到了现实,然后心里狂舒一口气——操,重生者做梦,真的容易精神分裂的……

    “我说什么梦话了?”林淼慢腾腾从床上爬起来,拿过放在床头衣服。

    江萍道:“我也听不懂,就听你一边哭一边喊咪咪。”

    “哦,我梦到了一只猫掉到地缝里去了……”林淼面不改色地说着谎,想起刚才梦境中的画面,心里又暗暗叹了口气。

    要是真是该有多好……

    现在重生回来,想结婚的话,还得等个十几年吧……

    老天爷一定是在玩儿我,要是没重生,这几个月说不定都已经找到女朋友了……

    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大龄公务员,是全面落实二胎政策的主力军,组织上没理由不关心我的个人生活问题的,真的,我不挑,只要介绍一个像梦里那么可爱的小姐姐,我一定马上答应……

    林淼心里嘀咕着,从床上爬下来。

    走到储藏间外,李晓早就起了,正坐在沙发上乖乖地看着电视。

    江萍又破了天荒,居然在厨房里做早饭。

    闻着气味,就知道是她唯一会做地鸡蛋煮稀饭……

    林淼走进卫生间麻利地洗漱一番,等他走出来,江萍正端着一锅稀饭朝摆着大餐桌的小厅走去。小厅桌上已经摆了三个空碗,老林不在家里,西城街道的象棋比赛昨天早上就开始了,老林干脆就睡在了酒店。江萍盛好三碗稀饭,朝外头喊了声:“晓晓,来吃饭了!”

    李晓马上跑进来,坐上高高的椅子,朝林淼甜甜一笑。

    “早上好。”林淼跟李晓说着,被江萍抱上了椅子。

    江萍很焦急地催促道:“抓紧吃,现在都7点50了,吃完坐三轮车过去,到地方差不多就9点了。”

    林淼拿着筷子,在刚出锅的滚烫稀饭中搅动,情绪却还没完全从早上的梦境中抽离出来,垂头丧气道:“紧张什么呢,比了又不一定会赢,赢了又不一定是第一,第一又不一定能进全国决赛,进了全国决赛又不一定能拿大奖,拿了大奖又不见得能出名,出名了又不一定将来有出息,将来有出息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咪咪……”

    “什么咪咪?”江萍见林淼半天不吃,还在饭桌上扯淡,语气不善地打断道。

    林淼突然抬头:“妈,我想养只猫。”

    “养个屁的猫!哪有时间养?再说你爸属老鼠的,平时见到猫就要往死里打,怎么可能让你养?”江萍一言不合就把林淼的提议否定掉。

    林淼吹了吹稀饭,吃了一小口,继续追问:“那要不养条狗呢?”

    “哎哟,我养你就不容易了,还养狗……”江萍没好气道,“快吃,快吃,一会儿迟到了教室都进不去,你爸又要怨我……”

    “真是不懂生活。”林淼叹着气,扭头拉李晓当同盟,“晓晓,你说是吧?”

    “啊?”

    李晓保持着一贯的脑子跟不上林淼的节奏,眼神茫然,小嘴微张,小模样粉可爱。